生活旅遊
2018-09-23-星期日
◎台北廣西同鄉會 │ ◎勁車網 │
 
 





愛滋非天譴 呂秀蓮改叫呂愛滋
 
謝 安 博
非常遺憾一國副元首竟然用落伍觀念來談論愛滋病,造口業啊............。 呂秀蓮副總統批評AIDS不應該翻譯成愛滋,以免給人一種「愛在滋長」的浪漫印象。她還說,社會有太多顛覆與沉淪,以至於有人說AIDS之所以蔓延,是因為連老天爺都看不下去了,不給一點「天譴」的話「人異於禽獸者幾稀」,全民應該要在性道德淪陷上,做更深切的省思。 對於呂副總統的「天譴說」,衛生署官員急忙滅火。官員說,副總統的說法確實反映部分的現實。不過,這樣的思考角度無助於防治。這幾年來台灣推動愛滋防治時,已經不從這個角度出發。至於呂副總統說要為愛滋「正名」,官員表示,會想想看有沒有更好的選擇,再與大家討論。 真不知道什麼叫做天譴,只知道用這種態度面對AIDS,此人根本沒有人權概念。況且不從實際醫療資源投入幫助愛滋病患或增加防疫資源以減少發生機率,只會爽嘴皮子說這兩個字取得不好,要改名,那根本就是笑掉國際社會大牙的說法。 台灣人一聽到愛滋,多是負面思想,誰還會想到愛在滋長?改不改名,根本無助改變什麼。搞不懂她要攪和什麼?一國副總統身分,隨便就講這種言論,真的非常不妥,她應該為這席話鄭重的向國際社會道歉。 陳水扁總統選不選她作副手,沒意見,也無興趣。但是以後不管誰當上副總統這個位置,都不應該發出這類言論。她愛怎麼講嘴巴長在她臉上沒人能管,但是如以一國副首之尊,又在那種公開場合講出那席話,就非常的不恰當。就算是引用別人的言論,只要是由副總統口中講出,那自己就要負完全責任。 是不是連國內得愛滋病的人都是天譴呢??? 一個有影響力的政治人物真要關懷AIDS,就應該替AIDS爭取更多治療與防治資源,這樣才是正辦。而不是只會說人家是天譴,又說要改名,這種無關痛癢的小節。 如果真要是老天爺都看不下去,那HIV病毒應該要能夠穿越保險套才對!呂秀蓮當深宮怨婦當到腦細胞受損,這麼簡單的道理都不瞭解,一個所謂人權鬥士,對愛滋重症病患如此之羞辱,基本上此人就不會關懷、同情病人。不配人權哪!(作者為資深新聞工作者)2003/12/11


   
 
Copyright © 2012 自立晚報.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禁止擅自轉貼節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