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旅遊
2018-11-18-星期日
◎台北廣西同鄉會 │ ◎勁車網 │
 
 





天佑台灣------God bless Taiwan 施明德
 
編按:
民進黨前主席施明德先生赴美講學,親自在台灣總統過境美國之後,寫的一篇感想,目前在網路上廣為流傳,其實,台北的報導與實際狀況差異甚大,是愛國心,還是被置入性行銷,總之,真相是最重要的.本報向施前主席致敬,並且披露其文章,與讀者共同省思.

天佑台灣

現在是美東時間2003年11月5日凌晨4點45分,天還是一片濛濛的黑。望著窗外的幽靜,我並沒有期待天趕快亮的焦急或盼望,只是躺在床上想東想西已經兩個多鐘頭了。這裡是維吉尼亞州的Fairfax郡,距離我在喬治梅森大學的研究室也只有7、8分鐘的車程,加上沒有課程的壓力,又自動封鎖與外界的交流,所以半夜醒來,常常可以悠悠地想一、兩個小時,不必強求自己承受『趕快再睡吧』的折磨。
人生已難得有這份自在了。

幾天前,阿扁才路過附近的紐約,如果從僑社的狂、台灣媒體的熱和藍綠對決隊伍的瘋癲抽離,阿扁的過境,在美國當地和世界媒體卻顯得只是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美國媒體不僅未見報導,只在日前電視的評論指出:陳水扁過境美國一事,讓美國警覺到,台灣有可能給美國帶來一些困擾。在台灣媒體上,一場沸沸揚揚的「欣榮之旅」,終究不過是台灣茶壺堛瑪E情演出。在巴拿馬慶典這種國際性正式場合中,陳水扁總統與美國國務卿鮑爾的正常的禮貌性握手寒暄,竟也可以被台灣媒體誇大成台灣這個「國際隱形人」終於現身了!這無非又是民族欠缺自信的反應。

所謂「高規格」的接待,背後的因素其實就是台灣人民在買單,沒有什麼好炫耀的。至於藍營攻擊「接待阿扁的是軍火商」、「未鳴放21響禮炮」,也沒有什麼風度。因為此行台灣人民既然已經慷慨買單了,錢已經花了,我們又何必吐槽阿扁,使人民花出去的錢全貶值了。如果這種戲碼延續下去,下次輪到藍營過境也一樣被「高規格」的接待時,綠營也一定會狠加吐槽!

「過境紐約」這齣「選舉連續劇」中的單元劇,顯示了至少兩個特徵:
第一、台灣政界領袖們已忘記了如何「欣賞別人的優點或成就,只會揭露他人的瘡疤或弱點」。同時,也只會誇大自己的成就,卻從不反省自己的缺失。

第二、台灣「選民」(不是整體人民),已經失去了判斷是非、評估原則的智慧與能力,整群的陷入藍綠對決的瘋狂情緒中,就像是足球賽或棒球賽中兩隊瘋狂的球迷。但是球迷縱然在球場上瘋狂叫囂、鬧場甚至打群架,離開球場,還會自然冷靜下來。可是台灣選民的失智,則已到了病入膏肓的程度了。藍營的選民,不只是把支持綠營的人當作笨蛋,而是把他們當成是敵人、仇人、賣國賊〈或賣台賊〉;反之,綠營的選民,也如此看待藍營!選舉已經把一個台灣變成「兩國」了,這樣分裂的台灣再說什麼拼外交、拼政治、拼經濟,都全是一派謊言!什麼也拼不起來的。如此低劣的「民主」心態,難怪連李登輝老先生都會說如果連宋贏了,他要逃離台灣!但是民主制度本來不是以「數人頭取代砍人頭」的文明遊戲嗎?前總統為什麼也把自己搞得這麼緊張兮兮的,到底為什麼這麼怕?非逃不可?

有什麼樣的選民,選出什麼樣的政府和領袖!當我們在批評政府、謾罵政治人物時,先想想自己是不是也是瘋狂、弱智,失去理性和教養的那類選民。


近年來,我越來越常提「台灣選民」漸漸少用「台灣人民」了。
選民,是指那些已把自己完全物化成藍或綠的陣營的打手或嘍囉的人。這類人實在很可憐,他(她)們還真的以為這樣支持藍或綠的熱情行為,就是愛國、愛黨、愛台灣。他(她)們完全不知道自己其實是那個「人家在吃包子,你在喊燒」的角色。看看政黨輪替前後,有什麼改變?只是享受權利、得到利益、擁有特權的人,換成另外ㄧ批人罷了。選民們得到什麼?物質的、精神的,有嗎?

事實雖然如此冷酷,很不幸的,「選民」卻越來越狂熱,像被附身的乩童。特別是在「偉大的候選人」的起乩下,台灣已在「選民亂舞」中,沒有辦法返魂了。

所以相對於「台灣選民」的「台灣人民」,似乎越來越無奈,越沉默,越萎縮了。
瘋狂的選民多,理智的人民少,這是台灣的極大危機!
所以,2004年的總統大選竟成為一場只是「比爛」的選局。誰比較不爛,誰當選;誰比較會選舉,誰當選。
不想爛中做選擇的人,只好冷漠,只好沉默,或者只好像我這「軟弱的懦夫」,暫離台灣,棲身在美東校園的一角,在夜深人靜時沈思與反省。

因為「選民」多,「人民」少,大勢或大局一時很難改變,只有耐心等待「選民」甦醒。或者,學學我對門的鄰居,在門口掛上個「God bless America」。

天亮後,我一定要很虔誠地在門口,也掛上一幅牌子:
God bless Taiwan

施明德
2003.11.5

   
 
Copyright © 2012 自立晚報.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禁止擅自轉貼節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