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旅遊
2018-11-13-星期二
◎台北廣西同鄉會 │ ◎勁車網 │
 
 





從無能政府到無恥政客 (社論)
 
戴 瑞 麟

從日前被陳水扁政府視為「新十大建設」指標的蘇花高速公路即將動工前夕,行政院長游錫(方方土)的喊停緩建,到公投法覆議案失敗辯護,游揆自稱是「政客」等事件看來,讓全國人民又一次見識到甚麼是無能政府!甚麼叫無恥政客!

行政院「新十大建設」項目之一,也是陳水扁在花蓮縣長補選時親口許諾一定會建的蘇花高速公路,如今卻由行政院長突然宣布緩建,並要求花蓮縣政府三個月內作出決定。此一事件,充分說明了所謂「新十大建設」根本就是為選舉而推出的急就章式政治花招,既不符法律程序要件,多項計畫又欠缺實質正當性。

政府自從七十九年起著手規劃的蘇花高速公路,由於環保問題、經濟效益以及財政考慮等諸多因素,始終未有定案。去年花蓮縣長補選,由陳水扁宣布一定興建,並且宣稱是「平衡東西部建設」的重要措施。在此總統選舉將屆,行政院又將這項總經費高達近一千億(九百六十二億元)的交通工程,列為「新十大建設五年五千億元」的建設項目之一,要求立法院同意特別預算,作為當局在大選季節重要的政治宣傳。

可見蘇花高速公路興建與否的輕率反覆,完全是為選舉而拼湊出來的建設計畫。該案在立法院的處理尚未完成,行政院就先以「地方人士有意見」、「環保」等理由,自己打消了這項預算近一千億的蘇花高速公路。由此看來,所謂新十大建設的其他項目,其計畫合理性與週密性,確是難以化解社會各界的疑慮。

事實上,蘇花高評估十年仍未有具體進展,除政府財政困窘,經濟效益偏低外,環保團體也一直持反對立場。雖然花蓮地方過去長期爭取蘇花高,但因中央政策不支持,整個問題一直在建與不建上角力,並未被完整討論及正視,相關配套措施更付諸闕如。如今為總統大選倉促推動建設,政策上又有過多少周詳評估?更可笑的是,當政策已確定、且邀民間投標,卻又突把決定權推給地方民意,這豈是負責的態度?

行政院原先急著在花蓮縣長補選前推動蘇花高,並急著要在年底前動工;如今卻又突然以民意為由宣布緩建,政策逆轉可以說「全是為了選票」作為考量。從蘇花高的驟變看新十大建設,在選票至上的決策過程中,所謂的新十大建設果真成為「十大騙局」?

行政院如此輕率地提出又撤回高達九百六十二億元的建設計畫,難道不該負起政治責任嗎?蘇花高興建的正反意見早已存在十年以上的時間,政府當局作出決策之前,理當衡量過利弊得失,始能作出決定;豈可在決策作成之後,又藉詞推翻?如此重大政策的決策輕率反覆,政府當局必須負起政治責任,這是任何具有政治良心的執政者的應有承擔。

此外,行政院所提的公投法覆議案在立法院被否決,公投法覆議失敗是否下台 游揆亦能厚顏自稱是「政客」,無須下台;游院長自稱是政客,我國政府淪落到如此地步,真是國家的恥辱。

民進黨為了總統大選,主打「公投、制憲」議題,如今制憲遭到中美兩大強權的嚴厲警告,暫時縮手。至於公投議題,民進黨從一開始就不打算立法,當民意都反對沒有法源依據的公投之後,才勉強送審立法院。不料,首輪與在野黨對決,因陳水扁臨陣退縮「輸到脫褲子」的全面潰敗,致使國親版本的公投法大獲全勝。

可是陳水扁接著抓住一個防禦性公投蠻幹,要以此作為三二○公投的主軸,又引來美國的嚴重關切,認為是意圖改變現狀的挑釁之舉,因此民進黨決定改個防衛性公投的名稱照幹下去。陳水扁此舉只為刺激中共、挑戰美國從中可以獲得同仇敵愾的選票。

在總統府主導決定辦防衛性公投的同時,行政院提覆議案,結果遭立法院否決,行政院仍然不服氣,游揆強調沒有辭職問題,因為「我是政客」。全國最高行政首長竟然以政客自居而毫無羞愧,全國二千三百萬人民真不知情何以堪!

為了選票藉民主之名挑起兩岸的緊張已經是一不負責任,也不道德,更不是一個領導國家的人或政黨所應有作為。如今游院長寧願稱自己是政客,而不願自許是政治家,無非祇是為了規避政治責任罷了。而中華民國政府竟然出現一個自比政客的行政院長,著實令人感到悲哀。(作者為自立晚報副總編輯)2003/12/23

   
 
Copyright © 2012 自立晚報.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禁止擅自轉貼節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