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旅遊
2018-11-19-星期一
◎台北廣西同鄉會 │ ◎勁車網 │
 
 





總統先生,請鬆手! (施明德)
 
施明德 (作者為前民進黨主席)

沒有雪的耶誕走了,新年也走了。即使遠居美東,刻意避開從一九九九年延燒到今天,預測在三二○投票後也不會終止,還將延燒到二○○八年的總統大選,腦海中真是波濤起伏,無限痛楚。選舉不等於民主!台灣人何其熱中選舉,竟創造了舉世無雙的「永不日落總統大選」。四年來,扁連宋沒有一天不是保持「總統候選人」的心態與舉止。一舉手、一投足,都在震盪台灣。沒有截止日期的「總統大選」,已成台灣最大的災難。

政客操弄公投議題 從中牟利

但新年假期中,我憂心的另一個議題,是公投。多年前,大雨滂沱中,和來自全台灣的民進黨支持者,一起在台北街頭淋雨遊行。現在公投法終於通過,該是值得大大慶祝喜悅的事。其實沒有一個法案在最初訂定時就十全十美。但,有一個母法做基礎,逐漸修法,終有改正之時。台灣真是怪異,公投法一通過,朝野沒有開香檳,反而攻防又起、罵聲不絕,公投法議題搖身一變成為「防衛性公投議題」,這讓我得到一項結論:

思想家發掘議題(或問題),政治家解決議題(或問題),政客永遠都會操弄議題(或問題),從中牟利。

選舉固然重輸贏,因勝王敗寇,所以競選高手往往不擇手段,但是真正愛台灣、愛人民的政治家,心中都會有個界限,那就是再怎麼不擇手段、再怎麼求勝,也不能以台灣的安危做祭品,不要打著愛台灣的旗幟,最後造成毀台的悲劇。

我拐彎抹角這麼說,就是要說:求勝固然是最高的道德(就政客而言),但國防和外交的禁地卻不可以拿來做冒險的道具。

在我擔任民進黨主席期間,有一次訪問日本,和日本前防衛廳長官(即國防部長),有個私下的充分討論。他的一句話令我迄今深刻不忘,他說:「台灣和台灣海峽的安全,不是靠你們台灣人自己就能保全的,也不是靠日本的協助就可安心的,我們日台雙方應該努力把美國拉住,留在台灣海域,台灣才能安全。日本和台灣也才能稍減國防預算,努力發展經濟。」

聯日拉美 才是愛國者的心態

這才是愛國者真正的睿智和心態!

不錯,民主是我們可以向世界誇耀的成就,也是美方願意支持台灣的重大理由之一。但,選舉不等於民主。高舉民主大旗的背後,有沒有其他的動機,國際社會不會完全看不懂。美國國務院發言人包潤石就說:「在特定的日子,舉辦特定議題的公投,那不是民主!那是政治、是選舉。」

美方已說得這麼白了,我方也該見好就收。等到日本、歐盟也紛紛表態關切,更該順勢下台階了,不能再逞強表示:「我有抗壓性!」這不是抗壓性,這是莽撞!

其實,美國對台灣半世紀以來都非常友好。即使斷交後,仍沒有不顧台灣安危。從「上海公報」、「建交公報」、「八一七公報」到「台灣關係法」,美方雖然在發展「美中」關係措辭上有些調整或因應,但終有一條迄不放棄的防線,那就是「以和平方式解決台灣問題,關係美國重大利益!」換句話說,美國再怎麼調整腳步,對中國笑臉相向,最後,他們仍會不厭其煩地對中國說:「你們不能打台灣,你如果打,我就會…」。

美友善對待我 不應恃寵而驕

美國既然對台灣這樣友善,我們對美方也該多一份體諒,台灣不應恃寵而驕,以為可以耍耍小手段;更不可以想玩「博弈理論」。坦白說,我們連進世界大賭場的門票都沒有,連看牌的權力都沒有,更不用說要上桌玩牌了。

當今的世界大勢,經濟的全球化,在WTO成型後,已不可阻擋;而政治情勢,在一九八九年蘇聯瓦解後,美國已成為世界唯一的超強!不管你我是否喜歡,大美帝國的時代早已降臨。美國不再是六○年代的「國際警察」而已;如今,她已集「警察」和「法官」於一身。

如今,以美國為首的唯一強權,他至少有兩項主流價值:第一、「和平解決爭端」。任何以非和平方式處理爭端的情勢,都是美國所關切,而可能採取反應的。台灣已不會要「反攻大陸」、對中國使用武力了,所以在這點上,我們得一百分。

第二、「維持現狀」。因為大多數國家都從維持現狀中得到好處,大家都在努力維持現狀。政治領袖、革命領袖要懂國際大勢,並把自己國家的利益與大勢融合在一起。

一九八○年美麗島大審中,作為一輩子捍衛台灣主權獨立的工作者,我沒有戀棧生命,我努力用最後一口氣,告訴當時的獨裁者:「台灣應該獨立,而且已經獨立三十年了,她現在的名字叫中華民國。」我是第一個把「維持現狀」解釋為「台灣獨立」的人。

想要勝選 不必單靠公投這招

一九九五年,作為民進黨主席,在華府國際記者會上,被一群擔心民進黨執政會宣布獨立、破壞現狀的學者和記者逼問時,我公開對國際社會宣布:「台灣已經是一個主權獨立的國家,民進黨執政不必也不會宣布獨立!」我把「獨立」和「維持現狀」融合在一起,這樣就把中國要求的「統一」變成了「破壞現狀」。我一步步把民進黨帶進國際主流價值中,讓國際社會不再擔心民進黨會是「麻煩製造者」。

不管怎麼說,阿扁就職後,「四不一沒有」,也接受了「維持現狀」就是台灣獨立,兩岸統一,才是改變現狀、破壞現狀!在這一點上,我們也拿到了高分,反而使中國要求統一的主張,淪入「破壞現狀」的國際壓力中。

阿扁愛台灣,我並不懷疑。但,防衛性公投已經引起美國和友好國家的強烈疑懼。

總統先生,勝選不必單靠這一招。中國絕不會因為我們在三二○舉辦防衛性公投就撤走飛彈的,台灣卻有可能因此陷入新的困境和孤立中。捍衛外交利益和國防安全是總統的天職,不能拿來作為助選的工具。

總統先生,請您鬆手吧。
(本文摘自中時電子報)
   
 
Copyright © 2012 自立晚報.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禁止擅自轉貼節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