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旅遊
2018-09-21-星期五
◎台北廣西同鄉會 │ ◎勁車網 │
 
 





司法公正 警政中立 不容潰堤 (社論)
 
胡 家 祥
大選投票日逐漸迫近,整個社會已經被攪的沸沸揚揚,偏偏政客們還嫌不夠熱鬧,非要絞盡腦汁,機關算盡,施展出一些奇怪的手段與招數。花蓮地檢署檢察官李子春傳喚陳總統作證,被法務部長陳定南點名批判,屏東縣警局調查村里長總統大選投票意向,內政部長余政憲竟說警察絕不會介入總統大選,都讓人不禁感嘆,此次總統大選真是亂到最高點,司法警政的分別捲入,到頭來倒楣吃虧的還是全民。

司法是社會正義的最後一道防線,除了凸顯司法獨立的重要性外,也說明司法一旦偏頗,其危害性是難以估量,司法應永遠站在人民的一方,為他們的權益進行各種維護,如果司法成為執政者打擊異己的工具,這樣的司法,徒有正義的象徵,骨子裡卻完全不是那麼一回事,人民權益將無所依循,很不幸的,當前的司法出了問題,國民黨過去有句名言----「法院是我們開的」,不料政黨輪替後,民進黨不但全盤承襲,而且還發揚光大。

花蓮地檢署檢察官李子春為了花蓮縣長選舉頭目津貼,日前簽發傳票傳喚陳總統作證,此一石破天驚之舉,至今仍在政壇餘波蕩漾,法務部長陳定南先為他扣上一頂違反[檢察一體]的帽子,接著又指責他明顯違反「偵查不公開」原則,下令台灣高檢署派員調查,並將依調查結果議處。有趣的是,陳總統已承諾將出庭,創下現任總統尊重司法的首例,剛贏得不少選民的掌聲,陳定南突然來這麼一招,又立刻收到減分的效果,究竟執政黨是不是在玩兩手策略還不得而知?但顯然可以看出,陳總統與陳青天之間的溝通、連繫又出了問題。

平而心論,陳定南出任法務部長之後,對於司法改革確實有不少的建樹,但近來不知怎的,出顯了不少荒腔走板的舉措,如司機拔擢為高職等公務員,放話要為總統大選站台,未出席會議卻領取大筆出席費等,多少讓好不容易建立的廉能形象,受到某種程度的損傷。他跳出來指責李子春是檢察一體制度下的脫韁野馬,他似乎忘了一點,所謂「子率以正,誰敢不正」,這位司法體系的大家長,在不知不覺之中。又作了多少不良的示範?更何況,李子春只是依法辦案,為所當為,這樣勇於任事的執法者,沒有得到上級的肯定也就罷了,一在給予各種打壓還定出罪名,在辱人的同時也是自辱。

所謂違法傳喚,是指檢察官針對重大案件應報告檢察長,問題在於,陳定南認為傳喚總統是重大事件,這本是個因立場差異產生的,更何況,刑事訴訟法也委規定發傳票要呈閱檢察長;至於,所謂違反「偵查秘密」根據內部消息,李子春就是擔心消息外洩,還親手寫傳票還到郵局寄出,連書記官都不知道此事,反倒是總統府召開記者會公開傳票,因此這兩頂帽子扣的實在太牽強,卻彰顯了陳青天對陳總統的忠誠度,這可能才是他真正想表達的重點。至於民進黨立委蔡煌瑯說,民進黨87位立委都為頭目津貼站台背書,李子春應該傳喚他們才對,這更是消遣到了家,對付一位小小的檢察官,擺出如此大的陣仗,除了擺明要欺負人外,又有何正面意義!

說到屏東警察局調查村里長總統大選投票意向,更是令人不敢置信如果不是主事者已到了幾]近瘋狂的地步,就是當前警政系統出了非常嚴重的問題,大家都曉得,國內治安問題日趨惡化,警察在維護治安的能力方面,不論觀念、制度、配備、人力上,都有許多值得加強之處,不料屏東的警局卻突發奇想,放著維護治安的正事不做,反而嚴格要求各刑事偵查員進行訪談 ﹐調查表中竟然有對本次[總統、副總統選舉有何看法]﹖[有否特定支持對象]?此種作為連同僚都看不慣,高雄的警局就批評「笨到不行」,長官也忍無可忍,警政署長張四良直飭胡搞,一定究責。但內政部長余政憲卻老神在在,一副事不關己的模樣,說了一句「警察絕不會介入大選」,企圖加以淡化。

余政憲可能太健忘了,花蓮縣長選舉之時,他下令警察大舉查賄,在山地鄉進行大規模路檢,引起原住民強烈反彈,想幫游盈隆不成,卻助了謝深山。事後,被黨內批的狗血淋頭的往事。此次,動用警力進行訪談的工作,對外宣稱是旨在制約暴力賄選,實際上有多少功能令人質疑不說,尤其是「有否特定的支持對象」 ,這叫授訪的村里長要如何回答,說支持阿扁或支持連戰,等於公開其投票取向,違反秘密投票原則,說二人都不支持,又變得太過矯情,此種作為不但是為難他們,且有擾民之嫌,也讓警察淪為替執政者服務的工具,對於警察形象行成極大傷害。

司法不公正、警政不中立,一向是民進黨在野黨時的主要訴求,希望不要「換了位子、換了腦袋」,從高雄市正副議長賄選等的雷厲偵辦,可以看出司法改革工作確有在推動,但所有司法人員的努力,卻被法務部的不當言行抵銷了,予人一種一曝十寒的遺憾。同樣的道理,警政不中立的後果,必須加以正視,政府公權力行使不當,不用在打擊犯罪,保護人民,反而賦予政治化色彩,進行另類的「白色恐怖」,不由得令人無比難過,民進黨不能為了延續政權,而將所有得政治理想都拋在腦後,如此一來,不但失掉民心,也自毀立場。

民主政治之可貴,在於以數人頭代替打破人頭,是良性競爭而不是惡性鬥爭,是訴諸於民意而不是玩弄民意於股掌之間,過去,民進黨仍是在野時代,對於執政黨的行政不中立大家抨擊,如今一朝權在手,卻有樣學樣,完全不顧形象,行政不中立早就沒了,如今連司法警政也攪得一團亂,實在是愈走愈偏,當前全民一致的心願,除了搞好經濟外,也希望司法警政能保持中立。畢竟,選舉不應凌駕一切,什麼都不正常總不是個好現象。(作者為自立晚報副總編輯)2004/1/10

   
 
Copyright © 2012 自立晚報.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禁止擅自轉貼節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