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旅遊
2018-11-19-星期一
◎台北廣西同鄉會 │ ◎勁車網 │
 
 





阿扁辦公投只是一個假民主假改革的表象【社論】
 
戴 瑞 麟

陳水扁總統執意在三二○舉辦和平公投,無非是將其個人利益強制加諸在台灣二千三百萬人民身上,是假民主之名,行獨斷專政之實;假改革之名,行獨夫意志之實。陳水扁以「軍購」換取「公投」,不禁讓人想起了民初的袁世凱與二十一條不平等條約。

陳水扁經常表示,他可以不連任,但一定要完成公民投票。這是陳水扁的「沉重表白」,也許他正在追尋的是歷史地位!但不也正是我們所常見他慣有的選舉語言?

當美國人反對台灣片面改變現狀的公投,不同意我國宣達團赴美,陳水扁就迫不及待的於春節前夕交出公投題目告訴美國人,結果公投議題縮水到既沒有要求中共撤除飛彈,也沒有要統獨公投或制憲公投。

依據立法院通過的公投法所謂防禦性公投條款,適用時機必須要中共兵臨城下,用在國家主權有變更之虞;但陳水扁硬拗從防禦性公投,改口為防衛性公投,再調整為和平公投,違法地提出了「購反飛彈、兩岸協商」兩個不相關的政策性題目。

陳水扁提出和平公投的項目,是為了強化台灣的防衛能力,這種充滿社會期待的選項,沒有人會公開表示反對。本是既定政策的國家安全防衛部署,又可以再交付公投,以民粹取代軍事專業幕僚的規畫,這樣所謂的民主深化工程,怕是開了一個惡例,政府將來的任何政策,都可能因為總統一己的喜好,任意交付公投,讓政府政策反覆不定。

面對陳水扁提出的贊成政府採購反飛彈裝備、贊成政府推動建立兩岸和平穩定的互動關係,這兩個問項可以預期會獲得高度正面的答案。和平公投所反映出的結果,在文字命題的強迫性設計下,營造出虛擬的假民意,與民主深化沒有半點關聯,只是為了讓陳水扁保存顏面,完成一場空洞的公投。

如今,國親批評是違法公投,陳水扁卻又轉向告訴人民,說什麼要深化民主,要讓人民在三二○可以當家作主,投下史上第一張公投票,並宣示說,不一定要連任,但一定要在任內完成公投。

這就是百變阿扁的標準行為模式,面對美國人不再高喊撤除飛彈,轉而要向美國人購買反飛彈裝備;面對選票壓力時,又可以將政治性的防禦性公投,轉而改變成政策性的公投。

在國際與中共的壓力下,陳水扁舉辦公投從三日一小變、五日一大變的更改公投名稱,如今提出了兩個公投議題後,陳水扁冀望藉兩岸危機來凝聚民氣的策略,已經踩下煞車並找到了下台階。

公投題目出爐後確實是幫陳水扁脫困,不過也是拿全台多數民意向美國人輸誠,保證一定會採購反飛彈裝備。公投制憲變成公投軍購,防禦性宣示搖身成為辦公投的門票。美方先前曾批評台灣執政者意在挑釁,無心加強防禦能力,現在極可能看在軍火訂單的份上,不再反對台灣辦公投?

細究陳水扁提出的公投內容,其實公投的訴求對象並不是台灣人民,也不是中共,而是美國。這不是個需要台灣人民同意的公投,而是需要美國諒解的公投,目的是要修補先前因公投對選情造成的損害。因此和平公投只不過是陳水扁營造個人勝選的糖衣,選民不是公投的主體,美國才是。

台灣全民首次的公投是為拚選票而產生,執政者拿鉅額軍購預算換取公投舉辦權,藉辦公投救選情。陳水扁一再向民眾宣言:推動公投是幫人民圓夢。可是綜觀上述情況來看,三二○的和平公投,並非只是圓了人民的夢,還圓了美國軍火商的發財夢,最重要的是有機會圓了陳水扁的總統夢。(作者為本報副總編輯)2004/01/27


   
 
Copyright © 2012 自立晚報.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禁止擅自轉貼節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