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旅遊
2019-08-22-星期四
◎米糠伯結緣 │
 
 





無賴與政客【社論】
 
戴 瑞 麟

行政院長游錫堃在立院備詢時,被親民黨立委嘲諷為「無賴政客」,一怒之下憤而當場率領全體閣員退席抗議;就游錫堃來說,他可以自嘲為「政客」,但是被奉上「無賴」之名卻敬謝不敏。孰不知,「無賴」充其量只是形容小奸小惡的賴皮混混,「政客」之過失確足以禍國殃民,使百姓遭殃!

這次退席風波肇因於,親民黨立委鍾紹和、鄭金玲為了客家委員會預算議題質詢,由於葉菊蘭及民進黨政府故意扭曲、抹黑國親兩黨客籍立委杯葛客委會預算,結果引起客家族群的誤會,鍾紹和等立委要藉著施政總質詢為自己辯護。

問題是:游揆率眾退席是否恰當?從憲政體制看,行政院長到立法院備詢,是依五權分立原則向立法院負責。游揆站在國會議場,面對的不只是在野黨,而是整個經民選產生的國會。因此,游揆可以拒絕再面對鄭、鍾兩位立委的無理質詢,卻不能掉頭就走,更不能把全體閣員都一起帶走;因為他還需接受其他立委的質詢,一走了之,就是藐視國會。

行政院長面對質詢對象,不是只有在野黨,更不是只有兩名在野立委,他必須向所有朝野立委以及他們所代表的選民負責。事實上,當天擔任大會主席的江丙坤,在游揆抗議後,即阻止鄭、鍾兩人再作人身攻擊,鄭、鍾兩人也立即接受當場改正;但游揆卻依然憤然離去,不僅有藉題發揮之嫌,更嚴重的是,他全然棄自己的憲政角色於不顧。

回顧八十年二月廿六日,郝柏村在國會因民進黨的強烈議事杯葛,目睹前民進黨立委王聰松、吳勇雄在議場企圖縱火及撒冥紙,遲遲無法上台做施政報告,憤而與各部會首長退席。當年立委陳水扁、葉菊蘭、陳定南等人相繼上台痛責郝院長「藐視國會」,兩者相較時空背景容或不同,角色卻有錯置之感。

郝柏村的退席引起民進黨團的強烈抗議,過後郝柏村願意道歉,不是對一、二言行顯然失當的民進黨立委道歉,而是對行政院向立法院負責的憲政體制道歉。這也是為什麼立法院長王金平認為,游揆可以拒絕無禮、無理的少數立委,但不能拒絕立法院。

平實而論,今天在野黨對於閣揆的不尊重,僅止停留在口頭上說說而已。陳水扁當年做立委時,曾在郝柏村面前丟預算書;前民進黨立委朱高正跳上前行政院長連戰的座車,踹凹了車頂;當年內政部長余政憲在閣揆面前揮幡旗,民進黨當在野黨時對行政官員的不留情面,又那是今天在野黨所能及?

游揆在立院答詢時曾以「政客」自我解嘲的場景,國人記憶猶新;此次發飆顯然只是因為在「政客」上被加了「無賴」二字。立委質詢時指人「無賴」確是不禮貌的不當言詞,但豈有比指人為「政客」嚴重?「無賴」不過是賴皮之徒,小奸小惡而已;但「政客」若仗恃權力的傲慢而違憲違法,橫行霸道,則可是要禍國殃民、禍及百姓的。

過去游揆曾笑臉自稱「政客」,也曾被批「縮頭烏龜」,昔時且能忍氣吞聲,現在卻要求公道,進退之間,分際與標準究竟有何改變?游揆自始說話就應謹言慎行,該自重要求他人將其當個行政院長,更遑論將自己視為「政客」。游揆今天演出退席大動作,外界解讀視為一選舉行為,更是個人閣揆保位戰,此舉顯現出對民進黨選情不樂觀的情緒焦躁不安、患得患失的表現。

但是游揆退席抗議的動作犯了嚴重的錯誤,它破壞了行政對立法負責的憲政設計,逾越了憲法的規定。憲法既然明定立法院為國家最高立法機關,最高行政機關首長就應對其負完全責任。行政院長在毫無理由,只因個人情緒反應,貿然帶頭率領閣員出走,就是製造了憲政危機;由此看來,主政兩年多的游錫堃所表現出乎意氣用事、氣量狹小,確實不像是個國家最高行政首長應有作為!(作者為本報副總編輯)2004/03/02




   
 
Copyright © 2012 自立晚報.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禁止擅自轉貼節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