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旅遊
2019-05-25-星期六
◎米糠伯結緣 │
 
 





公投辯論給我們的啟示【社論】
 
楊 堯

在台灣首次為公投而舉行的辯論會,第一場由兩組人馬做正方反方的辯論,場面熱烈,掀起不少民眾對公投議題的關注。

公投問題在阿扁提出以來,不只是國外政要針對此一問題發表談話,而國內也因公投是否切合實際有不同聲音。總統候選人在政見辯論中,泛藍一方直指公投是違法的,因此表明不會投公投票。

公投話題爭論不休,接著便有公投正反辯論開始,讓台灣民眾在所謂名嘴和學者間的對話中一一了解,到底此次320公投,會產生多少向心力和離心力。

看第一場公投辯論,有原住民高中學歷的立委對上美國名校博士,也有在選戰中打滾多年,民進黨的創黨大老對上名作家,辯論的內容,剖析問題的大膽,可讓在螢光幕前觀看的民眾開了眼界,也聽到了平時不易聽到的問題。

例如有反方的辯論者強調,政府用大筆錢向美國做軍購,為的只是抵抗對岸做軍備競賽,而置國內失業問題,社會福利不顧等,確是相當尖銳化的。

類似這種購軍備的批評,在以往電視節目或報章雜誌,是不大容易看到。因為減少軍費可能對支持我們的友邦有冒犯之虞。可是在公投辯論中,此一針對問題的批評,卻公開而明朗的表白出來。

又如「對等談判」的一組辯論,也是由反方指出,台灣以何種身份和對岸坐下來談,不如先宣布台灣獨立,才能以台灣國的名稱和對岸爭一席之地。

台灣宣佈獨立,這是何等重大而具有火爆性話題,官方和民間對此一說法,一向是不做公開提出,以免刺激對岸,甚至美國友邦。可是在公投辯論中,提到對等談判,才由反方以反諷方式認為若不正名,不知如何坐下來談。

軍備耗資不貲和統獨問題,多年來大家一直避憚不談,更別說做公開辯論,如今卻因公投辯論而上了台面,也可讓我們廣大民眾了解我們當前處的環境的確十分艱困。

如辯論中有一方指出,台灣要大家具有共同生命體的想法,唯有內部團結,才能讓國際友人對我們重視。只是在台灣,二二八悲情一再被政客操弄,一再地P染誇大,造成族群間的裂痕越見擴大,這又豈是共同生命體應有的表現。

公投辯論,聽到正反雙方直率的指出問題所在,也讓生活在台灣的我們有了啟示。(作者為本報副總編輯)2004/3/2

   
 
Copyright © 2012 自立晚報.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禁止擅自轉貼節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