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旅遊
2019-07-16-星期二
◎米糠伯結緣 │
 
 





陳由豪爆料後的亂象【社論】
 
胡 家 祥

前東帝士集團總裁陳由豪隔海爆料,宣稱捐助陳總統不只一千萬元的政治獻金,對於此次總統大選將造成重大影響,值得關切的是,國人的看戲心理、檢調的袖手旁觀、媒體的趁機批鬥,在在顯示出,當政治鬥爭到達極致之時,所有道德、良知、專業,不僅會被拋到一旁,也會遭受嚴重扭曲。

陳由豪可能從沒想到,他有一天會將政治捐助一事公諸於世,雖然一再強調,這些都是他心甘情願的,但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他所得到的經濟利益應該不少。可是,他在證據的保留方面,沒有做的很徹底,很容易被綠陣營找出破綻,所謂陪同一起去官邸的「大老」,他基於誠信原則,未將此人名字說出,也讓綠營得到喘息的空間,等到風聲過去,立刻展開按鈴申告的反擊行動。

從綠營方面來看,陳由豪早已不是出手闊綽的商場大亨,而是流亡海外的通緝要犯,當年即使有受過他的好處,那也是「船過水無痕」,如今既是存心和綠營過不去,對他就不必客氣,打他也絕不手軟,綠營巧妙的化危機為轉機,也贏得支持者的更加凝聚,但也無形中暴露出,廉潔操守有瑕疵不夠寬厚的政黨個性,此一事件勢必影響中間選民的投票取向。

值得注意的是,此一事件發展至今,國人雖然保持高度注意,但似乎仍抱持著一種看戲心理,好像一切與他們無關,這才是問題的核心。首先,應發出要求政府說清楚、講明白的呼聲,讓這些高層人士瞭解國人內心的不滿,接著要求懲處相關失職人員,並在最短時間內制訂出政治捐獻法,讓未來此等行為攤在陽光下,不容有任何利益掛勾或條件交換的不法情事發生。

檢調的袖手旁觀是最令人感到不解的。上次總統大選爆發興票案,不僅檢調全動了起來,連財經單位也加入調查行列,當時不過是國民黨的家務事,都照樣依法究辦,此次政治獻金的受贈者是陳總統,而且陳哲男、張景森等官員也牽涉其中,檢調竟然一點動作也沒有?在立法院面對立委質詢,一副優哉游哉的模樣,過去執政黨未執政時,經常批評國民黨選舉一到,許多單位都在放假,有所謂「選舉假期」之譏,如今,難道也如法泡製一番?

政治已經很沒是非了,檢調絕不可和稀泥,對於有不法情事的查察,本身負有不可懈怠的職責,放著眼前的大案不吭不哈,卻把矛頭對向藍營有無賄選,這不但是雙重標準,也是說不過去的。過去國民黨官員曾說過一句「法院是我們開的」名言,民進黨四年,對於檢調的掌控力已不遑多讓,檢調體系一旦沈淪,絕非全民之福,國家之福。

令人感嘆的是,藍綠對決也就罷了,媒體也來湊一腳,在各自選邊的同時,也展開猛烈批鬥,令人大開眼界,例如某新聞媒體「圍剿」某大報,只因其大幅報導陳由豪專訪,又刊登了陳的廣告,引來不少媒體菁英大罵變為政治打手,套句陳總統名言,「有那麼嚴重嗎」?既然標榜新聞自由,就應彼此尊重,如果,此一罪名能夠成立的話,多家媒體接受政府置入性行銷廣告的刊登,又該作何解釋?被侮辱後又去侮辱別人,本身又清高到哪裡去呢?

更令人訝異的是,某報高層竟然向全體員工表明「挺綠」立場,要求不認同此一立場的儘快在選前離職,看來國內媒體環境比起過去的確更艱困了,沒錯,美國紐約時報在選舉時也會表明自己立場,但對於內部員工的政治立場不會加以干預,希望凡事取法乎上,不要見樹不見林。選舉會帶來不少激情,但仍應保有相當高度的理性,綠營執政後,有不少媒體菁英坐上高位,在情感上,希望陳呂連任,不希望連宋當選,這是可以理解的,但尊重專業、善待員工,仍是文化人應守的本分。(作者為本報副總編輯)2004/3/7
   
 
Copyright © 2012 自立晚報.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禁止擅自轉貼節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