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旅遊
2019-05-26-星期日
◎米糠伯結緣 │
 
 





「三一三」衝擊扁政權【社論】
 
胡 家 祥

在外界不看好的情況下,藍營在不到兩週的時間發動了三一三大遊行,成功的在二十五縣市動員三百萬民眾走上街頭,聲勢之浩大不僅令人嘆為觀止,也蓋過了二二八手護台灣的風采,此一奇襲式的大型群運,讓藍營支持者一吐心中怨氣,反倒是綠營支持者開始擔心憂慮,此一大遊行是否開啟連宋勝出之門?答案很快即可分曉!

此次總統大選有別於以往的最大特點在於,藍綠兩大陣營動員群眾能力雙雙創下歷史新高,二二八手護台灣動員二百萬民眾,原來大家以為此一空前記錄很難打破,沒想到藍營接著動員三百萬民眾締造新紀錄,綠營從台灣頭到台灣尾擺下「人肉長城」陣勢,藍營不甘示弱竟然來一個全島大串連頗有取得決定性勝利的架勢,這場選戰不但精彩、刺激,也充滿了高度的戲劇性。

「二二八」手護台灣,讓綠營在此次總統大選中先拔頭籌,在大幅提振內部士氣的同時,也向藍營施展出巨大的擠壓作用,此一大型群運深深刺激到藍營支持者,喚起他們深藏心中的危機意識,「三一三」大遊行的舉辦,不啻提供一個完全投射的管道,讓他們長久以來積壓的不滿情緒,有如火山爆發般的宣洩而出,很多人感到驚訝的是,泛藍支持者變了,他們已前一向是保守沈默的一群,對於走上街頭並不熱衷,究竟是什麼力量讓他們挺身而出?

民進黨執政四年並未交出一份像樣的成績來,過去深受各界期待的反黑金訴求,成了過眼雲煙,叫人不能接受的是,換了位子、換了腦袋不說,往日清廉的形象不但不復見,如今已成為「新黑金」的化身,更糟的是,不思如何福國利民,反而推出公投大戲,只要是反公投就扣上不愛台灣、「中共同路人」的帽子,人民早已忍無可忍,出現反射是必然的。

民主時代與威權時代最大的不同在於,民主時代是做不好就換人,威權時代只有訴諸革命一途,陳水扁最大的問題在於,明明做不好還想連任,整個選舉過程除了負面攻擊對手之外,看不到任何新願景,為了維繫政權,不惜將泛藍支持者視為外來政權的殘餘勢力,就如同李登輝所言非消滅不可,如此的操弄族群以遂個人及政黨私利,想要民眾不反也很難?

泛藍的支持者終於意識到,他們不站出來是不行的,尤其當扁嫂諷刺「小貓兩三隻」之後,更激發了內部動員,當二十五縣市街道上都被人群塞滿,不但是一大可用的民氣,也是一股足以改朝換代的力量,但綠營看懂了嗎?一些死忠支持者抨擊此一大遊行無聊,綠營高層也做出奇怪的解讀,綠營看不出任何自省的跡象,甚至令人不禁懷疑,此一改革力也早已消失了!
陳總統批評三一三大遊行是「分化台灣、只有仇恨」,吳乃仁批評此一遊行是臨時性的激情表演,究竟是對是錯,選民自有公斷。但拿二二八與三一三相比較,說什麼前者多麼偉大,後者多麼狹隘,如此的比喻並不恰當,反而與人模糊焦點的意味,綠營可將此次大選定調為台灣與中國之戰,藍營為何不能將其定調為對陳總統的不信任投票,如果對換總統的訴求都不能提出,這不但是封建思想作祟,也是對民主政治的嚴重曲解,那又何必舉辦此次總統大選?乾脆由陳呂自行宣布連任算了!

綠營一向最會搞群運,但「仁義之不施,攻守之勢易也」,此次三一三大遊行舉辦之前,壓根沒把藍營動員能力放在眼裡,等到親眼看到萬頭鑽動的景象,才知苗頭不對,當不上街頭的人都上了街頭,當不生氣的人都火冒三丈,意味著扁政權已岌岌可危,他們才剛從公投的泥沼爬出,不料,卻陷身於「圍城」之中,城內固然有無數綠軍人碼,城外藍軍卻是黑鴉鴉一片,隨時會破門而入,究竟結局如何?相信明眼人已可看出端倪。(作者為本報副總編輯)2004/3/15
   
 
Copyright © 2012 自立晚報.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禁止擅自轉貼節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