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旅遊
2019-08-22-星期四
◎米糠伯結緣 │
 
 





「四O三」事件透露的警訊【社論】
 
胡 家 祥
驗票懸而未決,槍擊真相未明,使得總統大選的紛擾持續不斷,而學生絕食、冒充現役軍人、以及街頭抗爭轉趨激烈,對於扁政府來說,都是值得注意的警訊,以時間換取空間的戰法並不正確,以為拖到五二O之後就天下太平了,社會動盪不安的結果,不僅付出沈痛代價,藍綠雙方都是輸家。

陳總統對於驗票表示贊成,但這不能光說而已,必須發揮其影響力,台灣高等法院針對總統大選所引發的當選無效官司首度開庭審理,雙方律師僅達成一項共識,同意全面驗票,就是個最好的例子,綠營律師團擺出一副高姿態,並強調驗票費用高達上億元,應先釐清這筆錢由誰出?其實大可不必。

既然是委託當事人進行訴訟,就應深體雙方解決爭議之心,全力促成全面驗票,一些情緒話能少說就少說,部分技術性問題也應予以排除,遺憾的是,綠營律師團火氣極大,除了指責對方概念不清,也有意要對方負擔全部驗票費,也難怪藍營律師團按奈不住,非加以駁斥不可。公投綁大選花了五億多元,只落得個無聲無息,驗票是何等重大之事,不要說上億元,再多的錢也應花,為何連此一基本共識都無法建立?

藍綠雙方目前仍在氣頭上,很難平心靜氣的坐下來商談,三黨秘書長見了一次面就不歡而散,從此再也沒有任何會面,這是必須予以嚴厲譴責的,此一會面應予持續,那怕一時之間沒有任何交集,也不能貿然停擺,事實上,藍綠之間太缺乏潤滑性的溝通機制,雙方互鬥下去,三巨頭的見面也將遙遙無期,許多紛擾也會有惡化的趨勢。

民進黨目前一切推給司法,這對於泛藍支持者而言,不但難以平復內心焦慮,反而會有火上加油的意味,學生絕食的出現,顯示出,他們心中的不耐,為何全面驗票要拖拖拉拉?為何不能成立槍擊調查委員會?這些都是他們抗議的目的。民進黨過去野百合事件之所以成功,不也是靠著學生嗎?如今,對於同樣的一群人竟然無動於衷,甚至指責他們「搞錯對向」,反而會產生更大的刺激作用。

四O三當晚有位退役軍人,穿著軍服、戴著軍帽、手拿國旗,抗議扁政府選舉不公,並剝奪他的投票權,引來軍方的高度關切,立即舉行記者會加以澄清,如此迅速的反應,正顯示其承受的壓力,據了解,總統大選之後,軍心一直處於不穩定狀態,這位退役軍人之所以豁出去,雖說是偶發事件,但有同樣不滿情緒的軍人應不在少數,民進黨不要以為殺雞就一定能夠警猴,未來許多作為再不小心、謹慎,恐怕會引來更大禍端。

總統府前廣場歷經兩次警民衝突事件,第一次是柔性驅離,台北市政府的處置得當,但第二次是強制驅離,台北市政府承受不小壓力,扁政府表面上尊重馬市長,但卻一再侵犯其職權,一下子限時驅散,一下子發文施壓,搞得馬英九左右為難,等到群眾被強制驅散後,內政部長又跳出來,說了一大堆沒營養的官話,這些都是很沒意義的。

街頭抗爭已經轉趨激烈,這才是真正必須正視的課題,民進黨過去從事街頭抗爭,之所以會產生巨大的威力,主要是因為,其支持者中有不少行動派,他們與鎮暴警察抗爭時,不懼一切,勇往直前,如今,這些人已銷聲匿跡,已被藍營支持者所取代,這在以往的右派陣營中是完全看不到的現象,這股極右勢力繼續成長、茁壯,不但不受藍營節制,也會帶給社會、治安很大的混亂。

國民黨主席連戰日前說:「不信公義喚不回」,對於國民黨此一叱吒風雲的政黨,說出這樣的話,不僅有自省作用,也等於確定自己在野的意味,但民進黨卻沒什麼感受,公理、正義不見得都站在執政的一邊,往往都是在野的專利,因為,他們沒有權力,民進黨應瞭解,以德服人的道理,全面驗票、公布真相,是在野的要求,必須加以回應,如此紛爭自解,以力服人的結果,換來的將是沒完沒了的動亂,民進黨應慎思明辨才是。(作者為本報副總編輯)
   
 
Copyright © 2012 自立晚報.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禁止擅自轉貼節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