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旅遊
2019-05-25-星期六
◎米糠伯結緣 │
 
 





四一O帶來的教訓【社論】
 
胡 家 祥

四一O事件在優勢警力壓制下總算落幕,但台灣社會的傷痕累累,短時間內不可能平復,泛藍群眾要求全面驗票、調查槍擊案真相的心願,一日無法達成,潛伏下的暴亂因子就會持續堆積,到達一定的臨界點之後,就會宣洩而出,五二O便是下一個引爆點,如何妥善排除此一定時炸彈的引信,藍綠雙方都應共同努力,不應彼此攻訐下去。

四一O事件締造多項暴亂記錄,有八、九十位民眾員警受傷,現場丟出第一枚汽油彈,介壽路派出所被砸毀,警方首次用噴水車驅散民眾,這些都是未來警民衝突必然升高的跡象,警方雖然用優勢警力壓制民眾,但民眾也學會如何對抗的方式,下一次雙方在街頭相逢時,民眾的攻擊力也會有所提升,鎮暴警察儘管裝備齊全,值勤的風險性有增無減,此一深刻認知值得治安單位深思。

警方在驅散民眾的手法上,確實比過去有進步,但如何在行使公權力時避免過當,仍是值得再加強之處,舉例來說,當民眾丟擲保特瓶、石塊時,隊伍中不少員警隨即拾起回丟,反而容易激怒群眾,此外,對於手無寸鐵的群眾,強制驅離不能漫無節制,向四O三事件時衝入國民黨中央黨部毆打民眾,就是非常壞的惡例,四一O事件雖然有所改善,但仍不理想。

在四一O的翌日凌晨一點,五千多民優勢警力將國民黨中央黨部團團圍住,帶給留在黨部內的民眾極大壓力,好在民眾還能有所克制,大家都以靜坐方式回應,鎮暴警察此時也沒有再前進的理由,最後只有收隊後撤,對付不到五百位民眾,需要擺出如此龐大的陣勢嗎?在輿論指責民眾是暴民之時,恐怕也很難擺脫「暴警」的形象?

此時四一O事件中,確實有不少不良份子滲入,藉機鬧事,例如推倒鷹架就是在一些人鼓譟下進行的,而有人丟汽油彈、有人噴滅火器,甚至有人帶來鋼管、鐵條提供給民眾用來攻擊警察,這些人的成分如何,還有待進一步查清,國親秘書長不過提出心中的質疑,認為可能是民進黨的支持者,民進黨副秘書長李應元立刻放話要告,似乎有些反應過渡。

日前有位學生反對國親支持者在中正紀念堂長期聚眾抗議,登上宣傳車以英文演說方式加以批評,下台之後立刻遭到暴力圍毆,民進黨曾公開加以譴責,但李昌鈺到台南市採證時,有位婦人不過批評阿扁幾句,即遭人拳打腳踢,他實在氣不過,憤而提出告訴,民進黨卻視若無睹,像這樣對群眾事件的雙重標準,不但無法化解紛爭,反而促使對立更加尖銳化,不是執政黨應有的作為。

唯今之計,若要徹底消彌群眾再上街頭,唯有加快全面驗票腳步,儘速成立槍擊事件調查委員會,執政黨應拿出誠意全力促成,泛藍支持者以公投連署方式進行,不但勞師動眾,而且是繞遠路的笨方法,阿扁總統既然自詡為全民總統,不妨展現風範,如果槍擊事件是真,又何必擔心各界檢驗,真相早日大白,才能還自己一個公道,也還社會一份安定。

執政黨最大的問題,還是出於傲慢心態,總統大選贏一票也是贏,在野黨要鬧就去鬧,反正鬧到最後,吃虧的還是在野黨,民眾對其反感加深的結果,對於執政黨年底立委選舉相對有利,沒錯,過去國民黨長期執政時,對於在野黨確實鴨霸,如今,改朝換代之後,應該有與過去不同風貌的作法,但看到執政黨變本加厲的對待在野黨方式,也會讓人對於台灣民主政治未來發展產生很大的迷惘。

執政黨對於泛藍民眾提出兩大訴求,不要欲迎還拒,畢竟,拖的越久,人民的不耐越會升高,政黨對決若經常在街頭上演,付出的社會成本太高,泛藍決定四一O之後暫停街頭抗爭,一切等到五一九再說,此一戰線拉長動作,有助於雙方情勢的緩和,未來一個多月的時間,藍綠雙方應該好好坐下來談一談了,彼此罵來罵去,不能解決問題,受害的是民眾、受累的是社會、經濟,大家都得不償失。(作者為本報副總編輯)2004/4/11
   
 
Copyright © 2012 自立晚報.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禁止擅自轉貼節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