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旅遊
2019-08-21-星期三
◎米糠伯結緣 │
 
 





【社論】立委選戰後的餘思
 
立委選戰煙消雲散,整體來說,泛藍表現優異、泛綠不如預期,但此一戰役並没有真正的贏家,真正的贏家是全民,泛藍選民雖然對國親頗有微詞,但還是力挺,中間選民對於泛綠執政不滿,即使全力造勢仍然不為所動,使得泛綠選情來個開高走低,在在証明,民意如流水,其不可測性、不可操作性,值得政黨及政客們畏懼,這也是台灣民主政治最可貴之處。

此次立委選舉與總統大選頗為雷同之處,在於執政黨主導議題、採取攻勢,但差別於,主導議題固然是有利的,但議題不能隨便拋出,尤其是涉及意識型態的爭議,其結果,雖然鞏固了泛綠選票,卻也嚇走了中間選票,激怒了泛藍的選票,民進黨挾總統大選的勝利,意圖一舉殲滅泛藍陣營,此一企圖心不足為奇,但是,當把對手逼至牆角時,所遭受的反撲也是不可低估的。

泛藍選民內心深處,並没有走出總統大選的陰影,民進黨如果改變策略,拉攏中間選票,同時,不要刺激泛藍選民,這場選舉的結果,可能就會不一樣,問題在於,民進黨的手段過於激烈,詆毀國父、更改黨徽一顆顆震撼彈拋出,泛綠選民固然欣喜,但中間選民就看不過去了,泛藍選民更是同仇敵愾,民進黨的得票率雖有增長,但泛藍的政治板塊卻瞬間凝聚,泛綠的輕敵,終於導致近年來少見的挫敗,陳總統選後重申要走中間路線,就是一種檢討後的重大修正。

總統選舉與立委選舉最大的不同在於,總統選舉是基本盤鞏固為重,那一方鞏固得好,中間選民就會選邊靠,陳總統的獲勝,即在於打法正確,但同樣的打法用在立委選舉,可能就要吃大虧了,立委選舉是選擇個人,因此,在固守基本盤的同時,要拉住中間選民,同時挖走泛藍選票,才有獲勝的可能,民進黨強攻猛打,顯然說國親兩黨吃不消,但選民卻不吃這一套,尤其迷信強制配票,打出「安定要過半、過半靠配票」,但卻忽略了,所提名候選人良莠不齊、水準不一,泛綠選民自行配票的結果,導致不少現任立委中箭落馬,這些都是落敗的重大原因。

陳總統為了搶泛綠選票,打出正名、制憲的訴求,但選票大餅也因此做不大,尤其,為了拉台中市選票,以古根漢設館為條件,吃台中市長胡自強豆腐,為了拉雲林縣選票,對於縣長張榮味的落網,他落了個「缺德」之名,尤其,為了拉台東的選票,開出建設支票,誘使台東縣長徐慶元挺綠,結果,提名候選人照樣落選,所謂機關算進太聰明,陳總統雖然是選舉機器,但操弄過了頭,終於產生負面效果,他辭去黨主席為敗選負責,也是理所當然的。

有趣的是民進黨執政之後,陳水扁登上總統大位,黨主席一職即有如雞肋一般,其重要性也大不如前,由立院黨團召集人柯建銘暫代,其層級更不可能提昇,黨的弱化恐怕是不可免得趨勢,明年二月黨主席選舉,如果呂、謝、蘇、游等人出線,或許還可營造一些接班氣氛,如果是立委落選者當選,這個黨的前途將轉為黯淡,從另一角度來看,台聯此次得票率,當選席次都比三年前下降,對於李前總統這位老帥來說,確實是一大挫敗,台聯未來何去何從?繼續一副民進黨?還是走自己的路,都值得深思,但有一點可以證明,極左路線必須修正,否則不但會違背民意,也有可能日漸萎縮。

反而是國親新三黨,各有不同的,新黨保住了政黨生命,不置於玩完,國民黨在不看好之下,突然獲得勝利,之後應該更謙卑努力,親民黨選票回流國民黨,席次大幅滑落,宋楚瑜選後火力全開,痛批國民黨,未來合併之路更加坎坷,宋楚瑜選後立刻展現大內高手的「技藝」,令泛藍選民大開眼界,未來國親是合併還是合作?預見宋楚瑜將挾關鍵少數的力量,為自己增添籌碼,也成為政壇的另一顆「詐蛋」。1220
   
 
Copyright © 2012 自立晚報.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禁止擅自轉貼節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