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旅遊
2019-06-27-星期四
◎米糠伯結緣 │
 
 





臺灣的困境與解決之道 ─陳茂雄
 

最近信箱幾乎被電子郵件塞爆,有太多電子郵件是談論臺灣主權問題,有的人主張臺灣有人民、土地、政府、主權,所以是一個主權獨立的國家,也有人堅決反對,其理由相當多。有人主張提出開羅宣言沒有人簽字的證明,就可以解決臺灣獨立建國的問題,更有人主張臺灣屬美國的屬地,意圖利用美國的力量來對抗中國的併吞。最近也有人認定只要執政黨宣佈獨立,就可解決臺灣的獨立建國問題。

這一些主張對筆者來說是似曾相識,因為在十多年前組建國黨時,就討論得相當多,而且與施明德打了一場仗,因為施明德主張臺灣已經是一個主權獨立的國家,民進黨即使執政,也不必宣布臺灣獨立。

當年就是為了獨立建國才組建國黨,若是臺灣已經是一個主權獨立的國家,那就沒有必要成立建國黨。當年筆者是建國黨九人小組成員,所以對獨立建國有很多論述,不過所有論述都停留在「主張」,沒有能力執行。事實上只有「主張」,沒有能力「執行」就變成一種「口號」,因而被民進黨譏為「喊爽的」。就是沒有能力執行臺獨主張,這些話題因而停了一段相當長的時間,想不到最近又成了熱門話題。

臺灣面對的有三個困境:第一,決定國家政策的國會被外來保守勢力把持,他們抗拒臺灣獨立建國。第二,對岸政權不放棄併吞臺灣的政策。第三,美國並不支持臺灣的獨立建國。

目前大家談了很多獨立建國的方法並不能解決上述臺灣的困境。就算沒有開羅宣言,臺灣還是要面對上述三個困境。臺灣即使宣佈獨立,也一樣沒有解決問題。想將臺灣當作美國的屬地好像可以利用美國來抗拒中國對臺灣的併吞,事實上美國再笨也不會跳入火坑,美國不可能為了擁有臺灣而與中國對抗。目前臺灣事事都要聽美國的,美國並不必盡義務。若是臺灣變成美國的屬地,美國不只要盡義務,臺灣人又可在美方享有權利。別忘了人的心態寧可養一隻「狗」也不願意養一個「人」。

中國法統勢力在蔣經國時代建立了強而有力的利益共同體,他們利用網狀人脈把持地方選舉,控制國會。藍營裡面絕大部分人是土生土長的臺灣人,可是他們只扮演外圍分子,真正主導政策的是外來的保守勢力,他們要奪取政權,可是又不願意在臺灣建國,在政策方面他們是親中反臺獨,最嚴重的是他們掌控決定國家政策的國會。

臺獨運動人士第一個要努力的是在選民身上下功夫,積極改變國會架構,只喊口號並不能使國會正常化。

對外而言,中國以經濟併吞臺灣的或然率遠比武力攻臺還要高,「戒急用忍」還是臺灣的重要經濟政策,臺灣的經濟必須避免寄生於中國,臺灣人若是靠中國吃飯,到時候臺灣人自己會向中國投降。

另外國防武力也很重要,國家的生存是要依賴實力,不是期待敵人的善意,可是軍購案還是卡在國會,它不是提出臺獨主張就可以解決。美國的態度對臺灣也是很重要,因為中國的經濟過度依賴美國,只要美國對中國實施貿易制裁,會使中國的經濟崩潰,所以美國的態度可以嚇止中國的蠢動。以往臺灣人社團對美國國會下不少功夫,事實上美國白宮智囊團更為重要。

很顯然的,解決臺灣的困境不在於臺獨口號,而是要改變國會體質、調整對中經濟政策、加強自衛性國防武力以及建立白宮智囊團與國會議員良好的關係。【作者陳茂雄為中山大學教授、臺灣安全促進會會長】2007/08/03
   
 
Copyright © 2012 自立晚報.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禁止擅自轉貼節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