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旅遊
2019-01-21-星期一
 
 




黨主席候選人辯論評析 ─陳茂雄
 

三位民進黨黨主席候選人於五月十日下午二至五時在高雄市勞工局禮堂舉行,在反應機智與體力方面當然是年紀越輕,越佔便宜,不過辯論的結果,對選舉的影響有限。多數台灣人對國家政策都不感興趣,不過對政黨的走向倒是相當注意,只是民進黨該改革的地方大部分沒有良方可治。

辜寬敏以比較感性的語調表示在有生之年奉獻自己的力量,以造福民進黨及台灣。蔡同榮比較專注國家定位問題以及面對藍營政權背離台灣主體意識因應之道,蔡英文雖然也重視國家主權問題,但採取較溫和手段。她以北京話發言,一則台語不是她最流利的語言,一則表示尊重各族群。

現場提問的人發問的時間太長,先發表一段論述後再提問題,甚至於將問題參雜在論述中,這是辯論會的通病,提問的人為了表現,忘了最佳的提問方式是簡短清楚,提問的時間太長,有時候辯論的人不容易抓到問題的靈魂。提問的人其性質有點像談話性節目的主持人一樣,有很多理想,但只起個頭,讓來賓盡情發揮。

現場提問與通訊提問有太多是談國家政策的問題,忘了民進黨並不是一個「以黨領政」的政黨,討論國家政策並無多大意義,即使是民進黨執政,黨部未必能左右國家政策。所以會如此,是被以前的中國國民黨所誤導,以前該黨「以黨領政」,政策在中央黨部形成之後再交由從政黨員執行,國會議員及政務官都必須遵行。

民進黨只有「黨政合一」及「黨政分離」兩個模式,沒有「以黨領政」的問題。總統兼黨主席就是「黨政合一」,在「黨政合一」的體制下,從政黨員的政策就變成黨的政策,「黨政分離」則雙方未必要有同樣的政策。無論屬「黨政合一」或是「黨政分離」,可以確定的一件事就是政黨的地位等於是一部選舉的機器。所以黨主席候選人該討論的是如何使政黨茁壯以便幫助選舉,不是推動哪些國家政策。

民進黨內部真正引起爭執的是國家定位問題,以前有台獨黨綱,後來有人擔心該黨綱對選舉會造成負面效應,因而又提出台灣前途決議文,兩者之間的區別是前者不認同「中華民國」,後者則認同。

陳總統執政之後在國家定位方面變了好幾次,即使在他擔任黨主席期間,也沒有完全遵照台獨黨綱或台灣前途決議文施政。三位黨主席候選人當中,辜寬敏及蔡同榮是堅持台獨的主張,蔡同榮還主張以群眾運動來完成民進黨的目標。蔡英文則主張採取彈性做法,以台灣主體意識為主軸。

通訊提問方面,人頭黨員的問題算是重要的事項,也就是出現人頭黨員問題,在公職候選人初選時,才會加上民調,後來有人由於要在民調上過關,時常砲口朝內,以期在民調時,能獲得藍營支持者的奧援,為了改進該缺點,才會有排藍民調的設計,只是上一次中執會已取消排藍民調。人頭黨員那一題由蔡英文抽中,她解釋不要排斥人頭黨員,而要將人頭黨員轉換成一般黨員,不過要如何轉換她沒有時間解釋。

中國國民黨雖然也有人頭黨員的傳聞,只是它沒有帶給該黨困擾,主要的原因是中國國民黨組織嚴密,由黨部掌控樁腳,任何人吸收的人頭黨員都在黨部掌控中。民進黨的組織鬆散,黨部沒有掌控到黨員,才會出現人頭黨員問題。【本文作者陳茂雄為中山大學教授、臺教會會員】2008/05/13
   
 
Copyright © 2012 自立晚報.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禁止擅自轉貼節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