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旅遊
2018-11-18-星期日
◎台北廣西同鄉會 │ ◎勁車網 │
 
 





網路消息----李登輝 搞清楚是我在養你
 
登輝...搞清楚是我在養你!

九十三年的政府預算即將展開審查,總統府光是依「卸任總統副總統禮遇條例」規
定,編列給前總統李登輝的費用,金額就高達七千萬元,幾乎是總統府總預算的五分
之一,遠遠超過前副總統李元簇七十萬元不到的禮遇費用。
台灣總統的薪水曾是全世界排名第二,每個月高達八十二萬二千元。就一個小島的元
首來說,能坐擁如此高的薪情,確實讓全世界都感到驚訝。雖然在陳水扁總統主動要
求減薪下,這個奇觀已不復再;但是我國卸任正副元首李登輝與李元簇身價差距,將
近百倍,恐怕是全世界絕無僅有的奇例。立法院新的會期已經展開,政府各部門九十
三年的預算也陸續出爐。根據總統府編列「卸任總統副總統禮遇條例」的預算來看,
光是卸任總統李登輝一人,所需費用將近七千萬元,占總統府總預算十二億八千六百
萬,比例為十八.三%,幾乎是預算總數的五分之一。卸任副總統李元簇的經費七十
六萬,只是李登輝的零頭而已。
總統府所編列給李登輝的預算中,有高達一千三百萬的「業務費」,這包括他的住
所、辦公室以及警衛室的租金費用,八百五十三萬五千元,換算每個月為七十一萬一
千二百元。以台北市的辦公室租賃行情而言,可在價位最高的信義計畫區,租下至少
二百五十坪的辦公用地。除了高額的租金外,同時每年還須編列水電費一百二十九萬
元,及房屋建築養護費二十三萬四千元。另外,李登輝的通訊費則是二十四萬元,平
均每個月為二萬元。此外,總統府還提供他汽車六輛及所需的稅捐與規費二十五萬五
千元、保險費三萬六千元、汽車油料費三十四萬七千元,每輛車每個月為二百一十公
升,粗估約可跑二千五百公里,高速公路從北部起點至南部終點,可來回跑四趟。
還有一般事務費,包括經常性一般公務十萬九千元、保健醫療費用三十五萬元、寓
所、辦公室管理費八萬元、接待賓客所需茶點、紀念品及雜支一百三十一萬一千元
等,合計一百八十五萬元。此外,房屋建築養護費二十三萬四千元,及車輛辦公器具
養護費二十三萬八千元。
除了上述總統府所編列的預算數字外,其他像人員配置預算,則是編置於總統府的總
預算內,如車子六輛、司機六人、八名事務人員,以及六十名的國安局人員費用,未
納入禮遇經費中,平均每年約以五千萬預算來支應。
相較於李登輝每年高達七千萬元的排場,李元簇就顯得格外低調。據悉,李元簇卸任
時,由於本身沒有房子,居然出現無屋可住的窘況。幸虧在友人的協助下,他在苗栗
頭份租下現在的房子,約三十坪每個月租金約三萬元。官舍事件算是為李元簇的平民
生活展開序曲。
沒有國家卸任副元首的排場,李元簇就像一般房客,簽約付押金,自行整理庭院,除
草種花,沒有像台北官舍的高牆,沒有任何的不適應,此後,李元簇幾乎不參與任何
公開活動,完全除去了卸任副元首的身分。
儘管李元簇低調,但總統府每年仍舊依照禮遇條例編列預算給他,只是與李登輝所得
到的資源完全沒得比;像今年兩位卸任的副總統,僅一百五十八萬六千元,平均每人
七十六萬元,與李登輝的七千萬元,居然有百倍之距。
副總統的禮遇部分,除了不提供房舍外,其餘部分是李登輝的四分之一,包含通訊費
六萬元,汽車二輛,稅捐與規費為十萬二千元;車輛保險費為一萬二千元,汽車油料
費則為二十一萬五千五百元,一般事務費四十萬元,車輛及辦公器具養護費十萬三千
元。另外,總統府也提供給李元簇禮遇,像是三至四人的事務人員,以及十二名的國
安護衛。但以李元簇低調的個性,幾乎不會去動用這些名額,像事務人員僅二名在為
其處理事務,國安護衛平時也只有二人跟隨在側。
由此比較,卸任元首的百倍身價,並非禮遇條例造成。像是李登輝的官舍,平時只有
與總統夫人居住,再加上一些隨扈與事務人員;除了房舍不需要如此大之外,通訊事
務費用也都能減少許多。而國安人員也可以隨著居住的房舍縮小,人員也可減少。如
按照禮遇條例的十六人配給,費用幾乎可省下三分之二。
據國民黨黨部表示,卸任國家元首禮遇的差異,已引起民眾反彈,像在地方黨部,就
經常接獲民眾要求,希望針對這部份說明與解釋,這表示民意已經在覺醒。回想當初
修訂「卸任總統副總統禮遇條例」,主要是考量卸任元首關係著國家機密,因此有必
要維護其人身安全。但是,在政黨輪替以及政策轉變的速度來說,卸任總統的重要
性,將會隨著時間而減輕,所以,應該學習美國的作法,禮遇分為過度與終身分立原
則。 鳄鱼
如果以李登輝的卸任禮遇費用六千八百五十萬四千元,與美國前總統相比,是柯林頓
三千三百一十八萬的二倍,卻是老布希二千零九十九萬的三.五倍。我國去年的平均
國民所得為一萬二千八百五十一美元,與美國平均國民所得三萬零九百四十一美元相
比,我國對待卸任元首的禮遇,似乎太過浮濫。
此外,根據美國的禮遇條例中,還有著明確的卸任時過渡與終身分立原則,像幕僚的
人事費,主要著眼於元首剛卸任時,須要一段時間做為回歸平民生活的過度期,因
此,需要多一些協助;但是,等到一定時間後,自然不再需要幕僚的協助。未來我國
的卸任總統副總統禮遇經費預算編列,就應該朝向這部分改進。
其實,一個國家就像一個企業,景氣低迷時,身為企業的一分子,都應該共體時艱,
就像是陳水扁自願將薪水減半;如同企業遇上難關,老闆應該帶頭起示範,員工自然
心服口服。就李登輝來看,卸任三年來,除了領取終身俸外,身邊的國安人員還一日
比一日增加,早已超過禮遇條例中的十六人,完全沒有考量到國家財政困難。是否真
有必要到六十人之多,實在值得商榷。


   
 
Copyright © 2012 自立晚報.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禁止擅自轉貼節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