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旅遊
2018-12-13-星期四
◎台北廣西同鄉會 │ ◎勁車網 │
 
 





社運依附爛黨,沒有好下場
 
◎ 傅雲欽 (律師 / 建國廣場負責人) 2008.09.09

台灣的社運團體一向沒有主體性,不是親藍,就是親綠,都喜歡跟政黨或政客團團轉。轉來轉去,社運團體的幹部變成明星,然後變成政黨吸收的政客,棄社運而去。社運結果,只是社運幹部出頭天,社運本身仍在原地打轉。君不見,社運的基層支持者三十年前上街頭,三十年後還是要上街頭。

先說親綠的八三○遊行。

八三○遊行的人不少,如果這算是成功,那是社運的成功,還是民進黨的成功呢?金筊m今天說民進黨在遊行籌備過程中百般阻撓,事後竟志得意滿,彈冠相慶,令他齒冷。他認為遊行應是綠營的勝利,不見得是民進黨的成功。台灣公民運動已踏出成功的第一步云云。

真的這樣嗎?不。民進黨對這次遊行,起先雖有猶豫,但後來也積極投入。別忘了, 8月12日台灣社等本土社團的幹部還拜訪民進黨,希望民進黨能至少協助動員三萬人參加遊行。因此,這次遊行並不是與民進黨切割,恢復社運主體性的社運活動。

事實上,參與這次遊行者十之八九還是民進黨的支持者。遊行時只有零星的批扁聲音,看不到批民進黨的聲音。相反的,遊行民眾反而把對馬英九政府的不滿,轉化為對民進黨的期望。民進黨的頭人仍走在遊行隊伍的前面,仍然搶盡媒體的鏡頭。遊行是綠營的勝利,也是民進黨的成功。

即使如金筊m所說,民進黨只是「收割者」、「不勞而獲」、「無功受祿」、「撿現成便宜」而已,這也是跟班、小弟為老大奔走賣命的必然現象。親綠社團長期當民進黨的跟班、小弟,遊行成果雖由民進黨收割,但主辦者想讓遊行人山人海,充滿支持民進黨的愚忠之人,可說求「人」得「人」,金筊m又何怨乎?

金筊m又說「台灣公民運動已踏出成功的第一步」。天啊!民進黨這麼爛,居然還有這麼多愚忠的支持者。這些愚忠的支持者是台灣想要的公民嗎?應該不是。台灣的公民應該是台獨的真實信徒,唾棄國、民兩黨,嗆馬也嗆扁,嗆國也嗆民才對。只嗆馬、國,不嗆扁、民的運動,只是「台灣愚民運動」,不能說是「台灣公民運動」。

再說親藍的紅衫軍倒扁運動。

紅衫軍倒扁運動在今日滿兩週年。前倒扁總部總指揮施明德帶一群人到總管府,希望在與馬總管會面。不過,馬總管避不接見。施明德非常不滿,說馬總管有權力的傲慢,以前倒扁失敗,也要怪馬總管。他又說貪腐的問題不只是扁氏一族,藍綠多年來的貪腐也應該一併處理。如果馬政府不回應倒扁總部的建議,造成人民的氣憤達到對馬政府整體的不信任,揚言紅衫軍最後會重回凱道云云。

當初倒扁的紅衫軍成立時,雖標榜「超越黨派,不分藍綠,包容統獨,百萬人民站出來」,但肯捐錢給倒扁總部,肯站出來的人大多是反扁的藍營人士、統派人士。有一次,倒扁總部主任王麗萍在凱道的台上說:「我們台灣國的兄弟姊妹,我們最優秀的公民,全部沒有因為這場大雨離開。風雨擊不潰『台灣國』民眾的信心」施明德和總部人員聽到「台灣國」一詞,面面相覷,群眾則頓時一陣騷動,罵聲四起。最後工作人員提醒王麗萍小心用詞。倒扁副總指揮李新還廣播道歉說:「剛才我們在報告的時候,如果有說錯的,請你們原諒。」連續道歉了三次,才平息群眾的怒氣。

施明德當時又曾和馬英九秘密會面,共商大計。可見紅衫軍其時是統派的藍衫軍的變妝。紅衫軍倒扁運動哪裡是「超越黨派,不分藍綠,包容統獨」的社運活動?那明明是國民黨鬥爭民進黨的政治運動。施明德只不過是國民黨或馬英九的一個棋子而已。沒有當時擔任台北市長的馬英九的放水暗助,紅衫軍可以在街頭獲得警方這麼多禮遇嗎?

民進黨執政,國民黨在野時,國民黨當然暗助施明德成立紅衫軍,占據凱道,給陳水扁政府難看。倒扁運動的結果,反貪腐的訴求未必成功,但鬥臭鬥垮民進黨方面則很成功。其後,國民黨收割倒扁運動的成果,選舉大勝,甚至復辟執政。

倒扁運動的成果讓國民黨收割,這也是跟班、小弟為老大奔走賣命的必然現象。現在,國民黨既已執政,當然不容紅衫軍矛頭轉向它,倒扁變成倒馬,更不願看到紅衫軍重回凱道。施明德這個跟班、小弟現在見不到老大的面,又怨嘆老大傲慢,似乎不知攻守之勢易也。

施明德也不想想,當初想讓紅衫軍聲勢浩大,達到百萬人,可說也是求「人」得「人」,施明德又何怨乎?

如同舉辦八三○遊行的親綠社團一樣,施明德也曾標榜紅衫軍倒扁運動是「台灣公民自覺運動」。其實這種只嗆扁、民,不嗆馬、國的運動,只是「台灣愚民不覺運動」,不能說是「台灣公民自覺運動」。

金筊m在怨嘆民進黨,施明德在怨嘆馬英九,讓我這個不甩國、民兩黨的台獨真實信徒覺得好笑。金、施兩人的怨嘆證明一件事:社運依附國、民兩個爛黨,固然搏得愚民的掌聲,但掌聲過後,國、民兩個爛黨收割成果。社運會變成政治的花瓶,沒有好下場。

附帶說明,社運依附爛黨,沒有好下場的是社運,不一定是社運團體的幹部。如前所述,社運團體的幹部往往變成明星,然後變成政黨吸收的政客,分得一杯羹。再者,說依附爛黨的社運沒有好下場,不表示:「不附爛黨的社運有好下場」。我們建國廣場成立至今十三年,堅持不依附爛黨,結果是曲高和寡,奄奄一息,下場更慘。我這篇文章只是「百步笑五十步」,「不同病而相憐」而已。
   
 
Copyright © 2012 自立晚報.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禁止擅自轉貼節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