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旅遊
2018-11-20-星期二
◎台北廣西同鄉會 │ ◎勁車網 │
 
 





鋸箭式的健保改革 ─陳茂雄
 

衛生署積極推動二代健保,希望在這一次臨時會強行過關,因為爭議性太大,只好留待五都選舉後再議。二代健保是改變徵收健保費的方式,可是沒有能力改變健保的弊端,充其量只不過是利用改變收費方式的機會,在民眾不易察覺的情況下,提高全國健保費的總收入而已。

健保剛開辦的幾年內,收支不只可以平衡,還有結餘。後來入不敷出,而且越來越嚴重,代表其中出現弊端,而且作弊的行為越來越熟練,風氣越來越普遍。政府該做的不是提高保費來彌補因弊端所產生的虧損,而是要研究如何防弊。

台灣人缺乏保險概念是全民健保最大的障礙。像出外旅遊,若是保了意外險,沒有人會期待獲得保險理賠,花了保險費而平安歸來是最佳的結果。依保險概念,繳了保險費而不必看病是最幸運的人,只是多數台灣人沒有保險概念,繳了保險費就想回收,醫療浪費是必然的。政府該研究的是要如何克服這個障礙,不是以提高健保費來彌補虧損。

實施全民健保之後,醫師的平均收入普遍降低,但在台灣社會,醫師還是屬高所得者,不至於有太大的反彈。實施全民健保後的第一階段,弊端出自醫師的較少,大部分問題出在醫藥浪費而造成入不敷出。為了選票,執政黨都不輕易提高保費,所以將腦筋動到醫師身上。
以前醫師屬強勢族群,自從實施全民健保之後,醫師、健保局、病人形成三角關係,健保局有政府支撐。病人(一般民眾)屬多數人,會影響選舉,執政黨不敢碰。

醫師屬少數人,對選舉影響有限,因而變成弱勢族群,當全民健保收支不能平衡時,政府優先動醫療體系的腦筋。

醫師變成弱勢族群之後,一般醫師仍然規規矩矩的執行業務,少數人為了維持高收入,因而出現弊端,而且會傳染,弊端越來越多,健保虧損最重要的因素逐漸由病人移到醫療機構。

病人的醫療浪費屬小額,醫師出現的弊端才是大宗,這些問題政府還是提不出解決的辦法,只在保費動腦筋,只消除目前的窘境,不能解決長久的問題。

坊間有一則笑話,有人中箭找外科醫師醫療,外科醫師只將箭鋸斷,留在體內的箭頭要受傷者找內科醫師處理。此則笑話是在諷刺不負責任的人,只處理表面上的表象,不解決真正的問題。

二代健保就算順利通過,可以挽救目前的部分虧損,弊端若沒有解決,虧損還是繼續擴增,難道還要來個「三代健保」?

鋸箭式的改革不是始自今日,當初實施全民健保的目的是要彌補錯誤的政策。以前的公保、勞保、農保的醫療保險形成黑洞,然而為了選票考量,不敢改革上述醫療保險的浪費,最後使出全民健保,如此可以將公保、勞保、農保等與醫療保險切割,改變體制,造成公、工、農等行業多繳了保費而不自覺,解決上述人員的醫療保險黑洞又沒有損失選票。

實施全民健保之後,並沒有將公保、勞保、農保的「箭頭」取出,而將它留在全民健保「體內」。政府若沒有能力取出「箭頭」,至少要縮小受傷程度。沒有能力改革弊端,只好縮小健保範圍,只保重病、慢性病,不保一般疾病,如此照樣可以消除窮人延誤就醫的社會問題,但可以減少弊端。2010/08/29【作者為中山大學退休教授、台灣安全促進會會長】http://mypaper.pchome.com.tw/news/mhchen0201


   
 
Copyright © 2012 自立晚報.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禁止擅自轉貼節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