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旅遊
2018-11-16-星期五
◎台北廣西同鄉會 │ ◎勁車網 │
 
 





感觸台灣鄉土曲調的哀愁 ─許文彬
 


那個秋風蕭瑟的七夕隔天夜晚,老友孫德銘在台大醫院加護病房悄悄地走了。獲知這不幸的消息,我ㄧ方面為他久罹病魔糾纏終獲解脫而嘆了一口氣,另一方面也替他高堂白髮人送黑髮人之悲凄而不捨。心中感懷萬端,不知如何索解那種人世悲歡離合的情境!

記憶回到舊時歲月,大約三十年前,因著大學同窗彭欲信的引介,認識了她這位才氣橫溢的表弟。孫德銘給我的第一印象是:雖只有高商畢業學歷,卻是思慮敏捷,見識甚廣,記憶力超強,他可以即席背誦小學課本中的「武訓興學」、「十二院轄市」。尤其是他那無師自通的台語歌謠唱腔技藝,堪稱為社會大學高材生。

那時我剛從南部舉家搬來台北不久,孫德銘則是從新竹到台北就業,我們都有著同是異鄉人的相惜心懷。記得當年市內有些餐廳設有歌唱助興,剛從「那卡西」轉型為「卡拉OK」,我第一次試唱甫流行的那首鄧麗君歌曲「你怎麼說」,孫德銘還在旁邊幫我打拍子。後來他有段時間在中山北路一家飯店駐唱,我邀朋友去捧場。一曲招牌歌「男性的復仇」,那俏皮、流利的口白,令人拍案叫絕,百聽不厭,連作詞家葉俊麟老先生都讚不絕口。

用歌詞詮釋人生百態,展歌喉結交四方益友,孫德銘實為一性情中人。

民國七十二年十月,他上了沈春華主持的台視「我愛紅娘」節目,當場未配對成功,倒是在稍後的聯誼派對晚會中,找到了理想的對象,也就是現在的夫人廖慶筠。

記得當時孫德銘要我與另一位好友許坤金一起「混」入場幫他看頭看尾地「挑選」,我們終於完成任務,不到兩個月就到法院辦了公證結婚。

再過一年,他報名參加台視「五燈獎」歌唱賽,我也邀友人到現場幫他加油打氣,可惜只到「二度一關」,就因工作忙碌而未繼續出賽。時隔二十多年,昔日展藝情景仍歷歷如昨,而他三個乖巧的女兒也都已長得亭亭玉立。

孫德銘不只是一位嗓音動人、風度翩翩的業餘歌唱家,且在台灣歌謠的詞曲實務研究方面,也有獨到的見解與心得。更難能可貴的是,他懷著文化的使命感,往往在台灣民主運動的群眾場合,站在第一線,展獻他的歌喉,把情真意切的鄉土歌聲,從台灣頭唱到台灣尾,而完全不計較金錢上的酬勞。

民國八十三年六月,他與本土文史工作者莊永明先生共同編著「台灣歌謠鄉土情」一書,蒐集了台灣流行歌謠「自然民謠」、「創作歌謠」(分日據時期、戰後)共兩百多首,介紹其時代背景、歌詞義涵、作者生平,並訂正坊間以訛傳訛的謬誤。

此部心血結晶之作,傳頌一時,既為即將失傳的台灣本土歌謠留下歷史紀錄,也讓喜愛這些歌謠的廣大民眾得到了深一層的領悟與啟發。

三年後︱民國八十六年的端午節,孫德銘、林二與我一起策劃,以「台灣歌謠著作權人協會」名義,獲行政院文化建設委員會鼎力贊助,於台北市大安森林公園舉辦了一場台灣歌謠演唱大會。

老牌歌星洪一峰、郭大誠、鄭日清、方瑞娥、文夏、文香等都來共襄盛舉,電視台也作了全程轉播,讓沈寂已久的本土老歌再度風光發聲。

歲月悠悠,多年以來,孫德銘執著於台灣本土歌聲的傳揚和史料的保存,可謂不遺餘力,「鞠躬盡瘁,死而後已」。可惜天不假年,這位剛屆耳順之齡的優秀業餘演唱家,就此撒手而去,老友們莫不感觸到那台灣鄉土曲調的哀愁!謹以一幅輓詞為悼:

德澤庇蔭賢妻女 銘心守護台灣魂

【作者許文彬為律師、國策顧問】2010/09/02



   
 
Copyright © 2012 自立晚報.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禁止擅自轉貼節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