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旅遊
2018-11-19-星期一
◎台北廣西同鄉會 │ ◎勁車網 │
 
 





包庇弊端就是愛台灣嗎? ─陳茂雄
 

花博及新生高架的「花風暴」已經造成台北市政府的權責單位手忙腳亂,四人幫走了三人,郝龍斌說不是為選舉考量,事實上是為了選舉才須要斷尾求生,若不是為了拉抬選情,何必請三人走路?政治人物就是不願意說真話。

依據民調,市府走了三個重要人物,對郝龍斌的選情並沒有止血的功能,使中國國民黨緊張,因而傾全黨的力量救台北市的選情,黨主席馬英九也積極加入救郝行列。

總統馬英九於十七日表示,六年前台北市政府很不容易爭到花博主辦權,它不只是台北市的花博,而是全台灣的花博,民進黨將它醜化、毀滅,只會形成「多輸」的局面,搞臭花博,整個台灣就輸了,民進黨並沒有贏。

馬總統的說詞似乎主張不要揭發弊端,將花博包裝好對台灣才有利,他平常所背的「清廉」神主牌位原來是偽裝的。

民進黨議員並沒有「反花博」,他們是「反弊端」,兩者不應該混在一起談,可是中國國民黨為了搶救選情,刻意將「反弊端」誤導成「反花博」。弊端剛被揭發時,郝龍斌刻意找花農來開記者會,以花農的利益來對抗民進黨議員的揭弊。不過現在的選民眼光相當明亮,他們將注意力還是放在弊端,花農因而救不了郝龍斌的選情。

繼花農之後,馬總統也加入救郝行列,只是他的邏輯概念有問題,他也是將「反弊端」當作「反花博」來看待,認為「反弊端」是醜化花博,傷害台灣。

依馬總統的論調,台灣的司法檢調單位應該裁撤,因為他們的工作就是要揭發弊端,其威力還百倍於市議會。依馬總統的邏輯,市議會的揭弊都會傷害台灣,那司法檢調單位的揭弊豈不是要消滅台灣?

正常國家必須有一套規矩來約束公務人員越軌,依台灣的體制,除了行政處分外,還有司法權與監察權來約束公務人員。行政處分就是讓行政首長來匡正公務人員的行為。行政首長有了權力當然也有責任,若是公務人員出現弊端,即使弊端與行政首長無關,行政首長照樣要負政治責任,而仲裁者就是選民。

目前郝龍斌就是面對選民的審判,中國國民黨若是要切割弊端,就要切割郝龍斌,「棄車保帥」並不能真正切割弊端,因為地方政府首長還是要負政治責任。

二00八年中國國民黨所以再取得政權,是因為中性選民認為民進黨已變成「貪腐」的政黨。中國國民黨打出的口號就是「清廉」的國民黨對上「貪腐」的民進黨,他們認為直到二0一二年都可以用這個口號擊垮民進黨。只是蔡英文接任黨主席之後,成功的切割貪腐的形象。新生高架及花博被挖出弊端之後,中國國民黨又背上「貪腐」的形象,造成連鐵票區的台北市都出現淪陷的危機。

新生高架及花博的弊端不只會影響郝龍斌的選情,連二0一二年的總統大選都會影響到中國國民黨的選情。馬總統該做的是如何清除弊端,不是用詭辯的手段硬將「除弊」與「傷害台灣」扯在一起,選民的腦筋不會那麼笨。2010/09/19【作者為中山大學退休教授、台灣安全促進會會長】http://mypaper.pchome.com.tw/news/mhchen0201

   
 
Copyright © 2012 自立晚報.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禁止擅自轉貼節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