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旅遊
2018-09-24-星期一
◎台北廣西同鄉會 │ ◎勁車網 │
 
 





媒體不應扮演政黨的打手─陳茂雄
 

台灣不少媒體扮演政黨的宣傳機構,他們站在某一個政黨的立場來攻擊其敵對政黨,近日更趨嚴重,專選擇「花風暴」或「水風暴」來圍剿對手。攻擊「水風暴」的媒體對台北市只有捧,不會貶,圍剿「花風暴」的媒體也一樣,對高雄市只褒不貶,這算是世界奇景,他們忘了媒體的角色。

媒體本來應該扮演第四權的角色,專門監督行政、立法、司法三個單位,尤其是立法單位,因為它不受監察權監督,如果媒體再不監督,立法單位真的會無法無天。

媒體有既定的政治立場是無可厚非,然而不應該一面倒,至少也要「裝一下」公正的立場。可惜台灣有不少媒體不只沒有「裝一下」公正,還赤裸裸的扮演政黨的打手。

正常的媒體對三權有監督的功能,對社會的影響力相當大,可惜台灣多數媒體已經沒有這種影響力,因為沒有既定政治立場的中性選民不相信那些扮演政黨打手的媒體,而深藍及深綠的民眾只相信與自己政治立場相同的媒體。這些媒體沒有監督的功能,卻能激化深藍、深綠對立,甚至於相互仇視。

就以陳水扁案為例,本來大家應該尊重司法,可惜未經司法審判,就有媒體將陳水扁妖魔化,認定將他處死都不足以贖其罪。另一方媒體則表示陳水扁完全無罪,是中國勾結國民黨誣陷陳水扁。深藍與深綠的民眾只相信與自己政治立場相同的媒體,不只深化對立,還被挑起仇恨。

不少深藍民眾雖然將陳水扁妖魔化,可是他們卻不能詳述陳水扁哪些行為違法,他們將深藍媒體的論述當作司法審判,不會深入瞭解真相。相對的,也有很多深綠民眾深信陳水扁完全無罪,他今日的官司是被陷害的,可是他們卻不能詳述哪些罪狀是杜撰的,他們只不過讓深綠媒體牽著鼻子走。

國民黨下野前的年代,幾乎沒有親在野勢力的媒體,沒有媒體戰就不容易激化朝野仇視,那時候社會遠比現在和諧。李登輝執政年代,朝野之間甚至於還相互暗助,例如李前總統提名連戰擔任行政院長時,面對非主流派的杯葛,就是民進黨暗助連戰才過了關。

相對的,國民黨也曾幫過民進黨的忙,訂定政黨補助的制度就是明顯的例子。那時候國民黨很容易讓民進黨瓦解,因為國民黨有黨產支撐,民進黨沒有,在財務方面民進黨不容易撐下去,雙方合作訂定政黨補助制度算是幫了民進黨財務方面的大忙。

由於媒體介入政治鬥爭,激發朝野嚴重對立,大家只想重創對方。而深藍民眾與深綠民眾之間已不是「對立」的問題,而是雙方相互「仇視」。陳水扁被羈押將近兩年已夠倒楣,深藍民眾還罵馬英九對扁案太過於軟弱,難道應該就地槍決?深綠民眾雖然挺扁,可是他們也埋怨陳水扁執政時沒有利用公權力瓦解國民黨。台灣到處充滿恨,這是媒體的傑作。

台灣也出現不介入政治鬥爭的談話性電視節目,這是好現象,可惜他們忘了媒體兼有社會教育的功能,他們的節目內容卻踐踏專業。例如有一位名嘴大辣辣的說美國的太空望遠鏡隨時發出「聲波」探測外太空,只要受過國中教育就應該知道「聲波」不能傳到外太空,台灣的名嘴的確太扯了。2010/10/06【作者為中山大學退休教授、台灣安全促進會會長】http://mypaper.pchome.com.tw/news/mhchen0201

   
 
Copyright © 2012 自立晚報.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禁止擅自轉貼節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