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旅遊
2018-09-22-星期六
◎台北廣西同鄉會 │ ◎勁車網 │
 
 





感觸張克輝的故鄉情 ─許文彬
 

身為在大陸的老一輩本土台灣人,張克輝年逾八旬的人生經歷,真可以說是海峽兩岸歷史滄桑的珍貴縮影。

張克輝於九月二十三日在台北國賓大飯店舉行新著發表會,把自己所稱「心靈旅程最真實的記錄」︱「海峽心.兩岸情」一書,呈現在台灣社會民眾的面前,也正見證著兩岸同胞手足情深,化干戈為玉帛的情境。

張克輝是一九二八年出生於台灣彰化,二十歲那年由台灣到廈門大學讀書,一九四九年國府遷台,他就留在福建,後來參加人民解放軍,從基層工作開始,歷任要職。一九九一年當選為「中華全國台灣同胞聯誼會」會長,一九九七年當選為「台灣民主自治同盟」中央委員會主席,一九九八年當選為「全國政治協商會議」副主席,並擔任「海峽兩岸關係協會」顧問。著有散文集「故鄉的雲雀崗」、小說「農民」、電影劇本「雲水謠」等書。在政界兼具文學作家聲名,實屬難能可貴。

中秋節前一天,張克輝自北京搭機抵達桃園機場,彰化鄉親們在出境大廳拉開歡迎的紅布條,熱烈迎接他第三次返鄉。深情的擁抱,親暱的呼喚,讓他感動得熱淚盈眶,頻頻呢喃著:「故鄉真好!」、「鄉親真好!」斯情斯景,使人感觸到政治與人性交織的夢幻影像。

猶憶一九九八年五月,我應北京大學法律系的邀請,率團參加該校一百週年校慶活動;其間經一位彰化籍台商的引介而認識張克輝,他特地在北京飯店設宴相迎。席間他用閩南話跟大家交談,讓人感到無限的親切。當時他剛上任全國政協副主席職位未久,在私下相敘時,感慨地說:「我的彰化鄉親們當年可能不會料想到我今天會成為一位共產黨黨員!」聽到這句話,我突然覺得眼前這位共產黨領導級人物,竟是跟我一樣說閩南話的台灣耆老,可欽可敬的長輩,這不正是兩岸化敵為友的象徵嗎?

二○○二年四月,我以台灣「中華兩岸文經觀光協會」理事長身份,率團前往北京轉赴陝西省參加清明公祭軒轅黃帝陵典禮活動,張克輝在北京國際大飯店設宴款待我們;久別重逢,相談甚歡。當年十月,我又率台灣司法界訪問團應「中國法學會」之邀赴京參訪,張克輝選在同一地點盛情接風。相隔半載,再度見面,席間,我賦詩一首相贈,並當場朗誦:
今春一別後,重逢已深秋;
明月來相照,年華似水流。
鄉音猶未改,容貌尚依舊;
此夕京城會,何時寶島遊?

張克輝閱後,當場對我說:「寫得很好,不過我要改兩個字;『寶島』改為『故鄉』,因為『寶島』這個詞是對一般大陸人說的,可是對我而言,應該說『故鄉』才對,因為台灣是我的故鄉啊!」當下我為他這細膩的故鄉情懷,感動得說不出話來,全團團員也都沾染到那兩岸鄉情的濃郁氛圍。

而今,思索張克輝離開台灣家鄉那個世代的時空背景,當年台灣上層社會耆宿離鄉背井,有赴美國者,有赴日本者,有赴中國大陸者,或許都懷著「擺脫殖民統治,反抗專制壓迫」的遠大志向,而其「愛台灣」的一顆心絕對是相同的。

厥後,在美、日的台籍大老與在中國大陸的台籍大老於政治理念及立場上分道揚鑣,應是生活背景的不同所形塑而成;然在內心深處,當然都是熱愛寶島故鄉的。

因此我常想:老一輩高知識水準的海外及大陸台籍耆宿們,或許有一天可以相聚一堂,共同嚴肅地思考:若要讓台灣的未來更加美好,到底要走怎樣的一條正確道路?

張克輝的故鄉情,在他的新書發表會中展現得淋漓盡致,這是海內外台灣人所矚目的歷史篇章。誠如他在新著「自序」中所云:「當年辭別故里,奔赴大陸的熱血青年,如今已是白髮蒼蒼、步履蹣跚的老者」、「兩岸分離日久,家國團圓,故鄉富饒,社會和諧,同胞們安康幸福,這是貫穿了我一生的夢想!」

但願像張克輝這樣在大陸的台籍耆老美夢成真,兩岸人民同享和平、發展、繁榮的福祉。唐代詩人王昌齡詩云:「青山一道同雲雨,明月何曾是兩鄉?」正是海峽情誼的貼切寫照!2010/10/08【作者許文彬為律師、國策顧問】

   
 
Copyright © 2012 自立晚報.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禁止擅自轉貼節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