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旅遊
2018-11-20-星期二
◎台北廣西同鄉會 │ ◎勁車網 │
 
 





五都選戰評析 ─陳茂雄
 

五都選舉結果是民進黨贏了總得票數,而中國國民黨贏得北北中三個席次,好像各有斬獲,事實上是中國國民黨退步了相當多。

五都選舉以前,筆者就數度在媒體評估,總得票數民進黨會贏,然而席次未必能夠超越三席。台南、高雄兩都民進黨會大贏,但要贏得北北中三都則相當不容易,因為這三都藍營的政治版圖遠大於綠營,民進黨在這三個地區只要小輸就算贏。

北北中三都的勝負取決於投票率,只有多數對執政黨不滿的藍營支持者「含淚不投票」,民進黨才有贏的機會。

上一次直轄市長及縣市長選舉,五都得票率是53.5%比46.5%,藍營的版圖大於綠營,主要的原因是民進黨的氣勢逐漸衰退。在司法層次方面,當時沒有任何證據顯示扁家有問題,可是人民已經對扁家做了政治審判,民進黨因而也跟著衰退,到了二00八年,由立委選舉與總統大選可看出民進黨已經崩盤。

政黨的衰退必有其重要原因,國、民兩黨都如此。政黨辜負選民的期待必定遭受選民唾棄,選民不期待的項目,即使做不好,選民也不會有劇烈的反應。

選民在清廉方面對民進黨有所期待,只要喪失「清廉牌」,民進黨就受到重創,中國國民黨就沒有這方面的問題。相對的,在經濟方面選民對中國國民黨有很大的期待,只要經濟不景氣,選民就會唾棄該黨,民進黨也沒有這方面的困擾。

權力與腐化是一體的兩面,長期執政的中國國民黨腐化是必然的,連中國國民黨支持者都難否認這一項事實。早期台灣的政治版圖絕大部分掌握在中國國民黨手中,後來有很多選民由藍轉綠,是因為他們認定中國國民黨腐化,因而支持新的政黨,期待政壇能煥然一新,造成民進黨的成長。

可是自二00五年開始,不少民眾認定民進黨已逐漸失去「清廉牌」,因而遠離該黨,因為選民認為該黨辜負選民的期待。在中國國民黨方面,就算出現貪腐事件,民眾也不會制裁該黨,因為他們對該黨的「清廉」本來就沒有期待。

相對的,選民對民進黨的經濟沒有期待,二000年民進黨執政時,經濟曾經呈現負成長,二00四年民進黨還是一樣繼續執政。對中國國民黨則不同,只要經濟不景氣,選民就會唾棄該黨,因為選民對該黨的經濟有期待。

總統大選前馬英九提出六三三政見,並表示股市會從一萬點衝向兩萬點,選民相信馬英九的政見,可是兩年來馬英九讓選民大失所望,選民制裁該黨是意料中事。

除了經濟因素外,還有政治因素,多數選民希望台海之間「維持現狀」,二00八年總統大選前多數選民認定馬英九就是要「維持現狀」,才獲得多數選民支持,可是目前多數選民認定他一路走向「統一」,這是他的致命傷,不要說中性選民,連中國國民黨支持者多數人還是抗拒「統一」,連很多「中國情結」很深的人也只願意回中國探親,就是不願意回去定居。

國民黨還有內鬥問題,數次立委補選,連鐵票區都淪陷,這當然與執政黨施政不佳引起民怨有關,可是以前也出現過選民對中國國民黨不滿的事件,但不至於使鐵票區淪陷,最近的立委補選,就是有派系內鬥,才造成鐵票區淪陷。

這次五都選戰,藍營中潛沈的反馬勢力逐漸浮出檯面,使中國國民黨失去不少選票。

在選舉方面,國民黨最強的就是人脈,而人脈是掌控在地方派系手中,而絕大部分地方派系都被中國國民黨掌控,早期全國的政治版圖都屬中國國民黨,後來有些地區變色,其原因當然很多,可是最重要的因素乃是地方派系弱化,台南、高雄兩都就是地方派系弱化才由藍轉綠,例如原來的高雄市的政治版圖是藍大於綠,那時候中國國民黨的政治版圖為陳、王、朱三家所掌控,後來陳家為了照顧家族企業,主動退出政壇,王家與朱家也因故淡出政壇,中國國民黨的氣勢大為衰退。

台南與高雄兩都本來就是綠大於藍,加上馬英九執政以來引起太多民怨,使綠營的政治版圖更加擴張。本來中國國民黨期待綠營分裂好坐收漁翁之利,只是台南的許添財最後決定不參選,因為以前他脫黨參選就摔過一次,有智慧的人不會在同一個地點摔兩次。楊秋興雖然參選,可是他不但沒有分裂民進黨,反而分裂國民黨,並因為中國國民黨內部出現嚴重矛盾而受到重創。

北北中三都的政治版圖本來就是藍遠大於綠,這次的選舉,國、民兩黨得票率的差距遠比上一次接近,民進黨進步不少,正符合「小輸就是贏」的評估。馬政府及北北中三都首長的表現不佳,使部分中性選民投向綠,但還難撼動中國國民黨的優勢。台北市及新北市的選前民調藍、綠各有勝負,主要的原因是有不少藍營支持者不滿執政黨,所以在民調時並不表態支持中國國民黨。

民調時不表態支持中國國民黨的藍營支持者不太可能轉向支持民進黨,但他們有可能不出席投票。若是投票率正常,民進黨就沒有機會贏得北北中三都的席次,若是對執政黨不滿的藍營支持者不出席投票,藍營在三都就有淪陷的機會。這次的選戰,投票率很正常,所以民進黨輸掉北北中三都的席次。

值得一提的是台中都的選戰,對藍營來說,台中都最穩,可是開票結果,國、民兩黨的差距相當小,其原因有二:第一,原來台中縣的紅派及黑派的整合並沒有成功,雖然廖了以公開表態支持胡志強,可是紅派的人並未跟進。第二,蘇嘉全很懂得選舉,他沒有將時間浪費在與綠色社團座談,大部分時間是勤走基層。前者是與支持者座談,後者是與一般人接觸。

連勝文的槍擊案警方認定是候選人私人的恩怨,可是藍營卻將它轉化成為「選舉暴力」,激起藍營人士的悲情,造成部分含淚不投票的藍營支持者出席投票。二00四年的總統大選藍營說陳水扁贏在兩顆子彈,事實若真的如此,那這一次選戰應該說連勝文的一顆子彈讓藍營多得不少選票。2010/11/27【作者陳茂雄為中山大學退休教授、台灣安全促進會會長】http://mypaper.pchome.com.tw/news/mhchen0201

   
 
Copyright © 2012 自立晚報.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禁止擅自轉貼節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