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旅遊
2018-09-19-星期三
◎台北廣西同鄉會 │ ◎勁車網 │
 
 





校園問題是台灣社會的噩夢 ─陳茂雄
 

青少年以鋁棒攻擊警察並奪走警用槍枝,成為社會重大新聞沒多久,台灣又出現校園霸凌問題,其嚴重性已不在幫派之下,不只欺負學生,還恐嚇教師。霸凌問題成為大新聞之後,校長在樓下接受訪問,學生在樓上大喊校長下台,一邊喊一邊拍手,連教育部長到校都不給面子。

校園所以會出現亂象,主要的原因是學生已經很清楚,他們不會受到任何懲罰,國中是國民教育,學生不會被退學,更不可能出現體罰。學生對教師罵髒話,教師也無計可施,家長可以做學生的後盾,教育行政單位表示絕對禁止體罰,民間教育團體又會對教師施壓,學生無法無天學校又能如何?

任何人做錯事都會被懲罰,只有學生有豁免權,校園如何不亂?加上目前的家長普遍重才不重德,不會要求子女遵守社會規範,他們心目中子女做的永遠是對的。這次襲警奪槍案發生後,家長第一個反應是他們的小孩很乖,家長心目中很乖的小孩會犯下滔天大罪,這個社會是病得不輕。

教育行政單位為了保護自己,下令根絕體罰,可是要如何面對頑劣的學生絕口不提。人有個別差異,學生也如此,有的學生受到侵犯完全不敢反抗,有的學生天生就是喜歡侵犯他人,而且不聽勸止。教育行政單位主管都相當會當官,只要主張禁止體罰就可以坐穩官位,他們主張「人性本善」,只要教師有愛心,就可導正學生錯誤的行為。既然「人性本善」,社會上哪來那麼多作奸犯科的人?

民間教育團體只是將他們的工作當作舞台而已,未必有誠意做好教育工作,只要出現教師體罰學生,他們就可以上舞台表演一番,可是學生或家長打了教師,由於不好處理,他們會低調帶過。教師體罰學生,他們可以把它擴大變成重大新聞,可是以前學生以斧頭砍死老師,他們並沒有提出要如何處理。

台灣是一個很奇妙的地方,有很多人關心受刑人的人權,但關照受害人的心靈者卻不多,主要的原因是前者的舞台容易演,後者則否。對教育也如此,修理教師的舞台容易演,對學生及家長做錯事則不容易面對,以這一次霸凌事件來說,民間教育團體也該說說話,要如何應付這些學生。

教育行政單位嚴禁體罰,可是沒有提出如何處理行為特殊的學生,而學生也很清楚,無論自己如何做,教師都拿他沒辦法。多數家長的心目中學生永遠都是對的,只有敏感度不高的教師才會糾正學生偏差的行為,聰明的教師只負責「教」,不理會「管」,如此自己可以保平安。若出現學生侵犯他人,就由家長自己去處理。在這種環境下,社會怎麼可能不亂?

以前英國的教育體系有體罰制度,學生犯錯,教師得提報輔導單位體罰,而不是由教師自己執行,如此就不會發生因教師自己的觀點而體罰學生,也不會有體罰過當的問題。後來有人反對,體罰制度因而廢止。可是最近又恢復,這值得國內教育行政單位參考。

據英國近日媒體報導,由於禁止體罰衍生不少後遺症,教師因而被授權在課堂上使用體罰措施,英國學校事務大臣鮑爾斯表示,教師可以在特殊情況下對學生體罰。這種言論若出現在台灣,必定受到各方圍剿,民間教育團體必定也大秀一番。2010/12/22【作者為中山大學退休教授、台灣安全促進會會長】http://mypaper.pchome.com.tw/news/mhchen0201

   
 
Copyright © 2012 自立晚報.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禁止擅自轉貼節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