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旅遊
2018-09-20-星期四
◎台北廣西同鄉會 │ ◎勁車網 │
 
 





國民兩黨都面對轉型壓力 ─陳茂雄
 

五都議長副議長的選戰與以往完全不同,以前民進黨雖然也提名參選議長副議長,但只是象徵性的提名而已,沒有實質意義,因為國、民兩黨的席次差距過於懸殊,民進黨沒有機會爭龍頭。但這一次完全不同,民進黨已經給中國國民黨相當大的壓力,雙方都在爭取無黨籍人士的支持。

五都選戰到底哪一個政黨獲勝,各有不同的解讀,大家都在市長的席次及總得票數打轉,反而忽略了市議員的席次及總得票數。依以往的經驗,小選區的選舉民進黨完全沒有空間,因為中國國民黨的地方派系掌握人脈,在小選區的選舉發揮很大的功能,這次市議員的選舉,在席次與總得票數民進黨已經與中國國民黨分庭抗禮,它值得大家研究。

正常民主國家的選舉,決戰點在於候選人的條件、政黨形象、環境的客觀條件等。可是台灣的選舉最重要的決戰點卻是人脈與政治意識,前者中國國民黨佔絕對優勢,後者則是民進黨賴以擴張政治版圖的利器。其他屬正常民主國家選舉致勝的因素在台灣反而不如人脈及政治意識。

這次市議員的選舉,說民進黨進步倒不如說是中國國民黨退步,以往小選區選舉該黨都有亮麗的成績,民進黨的選戰成果連無黨籍人士都不如,這一次的選戰,國、民兩黨幾乎平分秋色,代表中國國民黨的地方派系弱化,人脈已大不如前。

中國國民黨的派系弱化是自然演變,當年的地方選舉產生派系,在獨裁體制下執政黨掌控所有政治資源,地方派系爭相依附執政黨,地方派系所掌握的人脈也變成執政黨的工具。政治民主化之後,這種政治生態逐漸改變,一則缺乏獨裁統治的壓力,政治資源的分配容易出現糾紛,一則在民主政治的薰陶下,選民的自主性提升,人脈的功能自然下降。

由這次的市議員選舉可看出中國國民黨的地方派系及人脈已經弱化,該黨非轉型不可,否則難與民進黨競爭。若是中國國民黨的政治版圖沒有往正常國家的方向發展,競爭力必然衰退。民進黨也出現同樣問題,政治意識已經衰退,若沒有往正常國家選戰致勝條件的方向發展,還是難以壯大。

黨外時代及民進黨創黨初期,政治意識的確風光了一段時間,有不少政治人物只靠政治意識就可當選,也因此使綠營政治人物疏於耕耘基層,只是依賴政治意識獲取選票每下愈況,主要的原因是要有被壓迫的悲情政治意識才能發酵,早期的獨裁政權在台灣產生莫大的悲情,政治意識當然有很大的空間。

年輕一代沒有經歷過被壓迫的悲情,老的一代也逐漸淡忘悲情,深綠社團雖然不斷回顧以前的悲情年代以喚起政治意識的抬頭,但成果有限,除了少數深綠人士外,多數人只重視現在,忘了過去,只要中國及中國國民黨不犯錯,政治意識能拓展的空間相當有限。

有些深綠人士埋怨民進黨在五都選戰沒有以政治意識為選戰主軸,事實上民進黨所考量的是有很多深藍人士因不滿馬政府而「含淚不投票」,民進黨若挑起藍、綠對決,正好促使那些人轉為「含淚投票」,不利於民進黨。

中國國民黨的人脈以及民進黨的政治意識都逐漸褪色,國、民兩黨還是要依賴政治人物的品質、政黨形象以及抓對時代的脈絡才能打贏選戰。2010/12/29【作者為中山大學退休教授、台灣安全促進會會長】http://mypaper.pchome.com.tw/news/mhchen0201

   
 
Copyright © 2012 自立晚報.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禁止擅自轉貼節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