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旅遊
2018-11-19-星期一
◎台北廣西同鄉會 │ ◎勁車網 │
 
 





晚期乳癌新機化療藥物 核准上市使用
(記者陳家珍台北報導)
今年74歲、罹患乳癌已超過11年的張媽媽,歷經了乳癌復發、骨頭轉移、惡化…幾乎已使用過了所有的化療藥物。去年底發現再次復發,且已經轉移到肺部,由於她對過去的化療已產生抗藥性,且之前的經驗讓她對於化療副作用既恐懼又喪氣,她對主治大夫高雄醫學大學附設中和紀念醫院癌症中心主任侯明鋒醫師說,「時間到就走了,不要再用化療了。」

侯主任鼓勵她再試一次,因為醫界已有全新機轉之化療藥物,此類化療藥物Epothilone證實可以突破過去藥物產生的抗藥性,而且新的化療藥物反應率不錯。治療以來,張媽媽情況進步,副作用輕微,還可以出門見見老朋友。女兒說,如果不是侯醫師,她們真的會放棄。

侯明鋒醫師表示,根據一項台灣四大醫學中心的回溯性研究發現,台灣的晚期乳癌,在歷經兩次復發、或轉移,接受紫杉醇(如太平洋、歐洲紫杉醇)、或是蔥環類(如小紅莓)的化療藥物治療後,平均的存活時間長達23個月,這樣的治療水準,和其他國家不相上下。


嘉義長庚紀念醫院內科部主任李冠德醫師表示,目前晚期乳癌治療,仍面臨許多棘手的瓶頸:

(一) 晚期乳癌患者治療難:台灣每年約新增7000名乳癌個案,其中有500名發現時已是晚期,舊病人五年內約有四成的患者會復發。在治療的過程中,幾乎八到九成都會使用過紫杉醇、或是蔥環類等化療藥物,一旦用過這類的藥物疾病復發或是轉移,就算是對於治療產生抗藥性。在沒有解決方案之下,醫師只好把以前用過、或沒用過的藥物再次使用,治療效果都不明顯。

(二) 三陰性乳癌、快速復發的乳癌,治療棘手:乳癌治療會根據患者對不同接受體的表現,而選擇不同的治療策略,例如ER、PR,只要有一個呈現陽性,就可使用荷爾蒙療法;若是HER-2呈陽性,就可以考慮標靶療法。但若上述的三種接受體都呈現陰性時,也就是所謂的三陰性乳癌,復發、疾病進展快速、且對於治療反應非常有限。
除此,有些患者在接受治療後就快速復發,也使治療變得棘手。快速復發的定義包括,在早期乳癌完成輔助治療後,一年內復發、或是晚期乳癌在做紫杉醇類的治療後,四個月內復發的患者。這類的患者對於治療反應同樣有限。

(三) 台灣的乳癌患者較為年輕,病程長:台灣的乳癌患者發病年齡平均較歐美早十歲,停經前女性荷爾蒙持續分泌下,二次乳癌、轉移機率高。一旦對於治療產生了抗藥性,就有可能彈盡援絕。李冠德主任解釋,第一線病人使用化療,超過7成的患者都會有所反應,之後就隨之遞減,到了第三、四線,幾乎只有1∼2成的病人可以對於治療有反應。當乳癌腫瘤轉移至身體其他部位時,可以全身性治療的化療就越顯重要。但是,病人的身體狀況也漸漸虛弱,可否找到有效、耐受性又好的化療藥物,一直是醫界尋求的解決方案。

李冠德主任解釋,紫杉醇類的化療藥物,是在癌細胞進入有絲分裂時,找到α、β微小管做結合,阻斷它們繼續分裂,造成癌細胞死亡,達到治療癌症的效果。
2005年,科學家在東非尚比西河沿岸發現萃取一類全新的化療藥物,稱為Epothilone。Epothilone的這類藥物可以「逮捕」較多的癌細胞,且可以留在癌細胞中。目前這類的藥物共有六個藥物在積極研發中,最近已有第一個藥物上市。

根據第三期大型臨床試驗,包含了1973位曾使用紫杉醇、以及蔥環類的化療藥物,仍復發或是轉移的患者。試驗共分為兩組,一組是使用目前標準治療的capecitabine,另一組則是再加上Epothilone類的藥物來做治療。試驗結果發現:


(圖為:晚期乳癌新機化療藥物Epothilone)





   
 
Copyright © 2012 自立晚報.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禁止擅自轉貼節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