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旅遊
2018-11-21-星期三
◎台北廣西同鄉會 │ ◎勁車網 │
 
 





英國經濟學人雜誌:中國大陸經濟繁榮逐漸向內陸地區
 

(93/11/23 )
(本報訊)

對於中國大陸,永遠有數不完的樂觀主義者,如同十九世紀的英國商人希望勸每個人都增加衣服的長度,現今瘋狂湧進中國市場的汽車製造商,則使產量過剩以致利潤已薄到不能再低。同樣地,對中國的悲觀主義者也從未缺少過,一九八○年代以來不斷的有人預言鄧小平的改革可能將造成經濟蕭條。

對悲觀者來說,中國空前的經濟發展一直相當地不平均。經濟繁榮一直侷限在某些沿海地區,而內陸的經濟落後地區,如同過去經常發生的,則因此而出現叛亂活動。中國的區域不平衡已達到了臨界點,鄉村的失業率不斷攀升,到處都有示威及動亂,如果繼續下去將會出現災難。

樂觀者並非全盤錯誤,但悲觀者的憂慮中有些是事實。中國在發展的過程中的確出現越來越多的不平衡,而公共秩序是一個根本的問題。但這些應被視為是過渡的痛苦。過去二十年來中國勞動力的流動造成了兩個主要的特徵。

第一個就是人口從內陸流向沿海,使得某些成長特別快速的地區正更快更廣地向外拓展範圍。另一是中國空前快速的都市化。根據聯合國的資料,過去二十五年來中國居住在都市的人口比例成長了近兩倍,達到總人口的百分之四十。相較於另一個大陸型的國家—美國,達到這樣急遽的成長花了近五十年的時間。

不僅是人口在移動,中國的經濟發展也在移動。雖然中國的沿海地區仍然遠比內陸富裕,沿海地區具有強大並持續成長的腹地,向內延伸數百英哩。

例如上海經濟繁榮所帶動的經濟走廊延伸長度將近與長江等長,另外成為全球工廠的廣東省目前正將其經濟範圍向內陸延伸數千哩,幾乎與印度接壤。目前廣東省的黨書記正推銷一個名為「九加二」的計劃,創造一個整合的自由經濟區,其人口與歐盟相當,涵蓋九省份及香港及澳門特別行政區。全部的人口總合將佔全中國的三分之一。

這個構想來自中國政府,它的實踐就需要政府與企業的合作:在移除經貿障礙(如鮮為人知的跨省貿易障礙)以及讓企業融入這樣的體系。這樣一個由兩大經濟區—長江走廊及廣東,加上中國首都及其他大城市如上海及香港所組成轉型中的中國,將非常不同於過去繁榮侷限在沿海地區的中國經濟。

還有另外一個不被悲觀者唬住的理由。如果低收入階層的實際生活水逐漸改善,如同現在的中國現況,則逐漸增加的不平衡較貧者越貧的社會容易解決。數據顯示中國鄉村地區的所得仍呈成長趨勢,甚至成長速度遠較都市地區快得多。

也許更重要的是,目前在呈現社會及地理流動性快速成長的中國,一般人對他們子女的未來能有所期望。而中國就國際化來說也並不那麼糟糕。Gini係數—一個用來衡量所得分配不平均的指數—顯示中國的情況大致與美國相當,雖然這些數據令人存疑,且某一方面低估一個漸形惡化的問題。

自然地,根深柢固的悲觀者提出另一個憂慮。中國經濟驚人的成長力絕大部分來自於出口市場。因此很難想像外銷怎麼可能以這樣的速度持續成長。的確,如果中國的貨幣匯率重新調整,或是主要的出口國美國經濟成長趨緩,則中國外銷成長就會重挫。但事實上,中國越來越有能力承擔如此的跌勢。

雖然中國經濟依賴貿易,但還未到了過度的地步,它的外銷佔國民生產毛額的比例約為百分之三十,就美國及日本的水準來說是高了些,但與歐洲及其他亞洲國家來說並不為過。

隨著經濟榮景不斷擴張,越來越多的中國人民有能力負擔較奢侈的生活,中國的國內經濟正逐漸成為本身經濟成長的主要動力,如同過去日本及美國的經濟發展歷程。要支撐這一切榮景並不容易,而中國共產黨仍然為國內私人產業發展的主要障礙,因為它仍堅持保護低效率的國營企業。

這顯示在可見的未來,儘管在越南及印度等國的強力競爭下,中國仍將是全球最低成本的製造工廠。它的繁榮讓人民逐漸趕上物質享受的過程最終將造就一個健全的內需市場。對中國警覺仍然存在:它具有嚴重的政治及社會問題,更別論嚴峻的能源短缺及驚人的壞帳。但說到悲觀主義,則是大可不必。







   
 
Copyright © 2012 自立晚報.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禁止擅自轉貼節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