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旅遊
2018-11-18-星期日
◎台北廣西同鄉會 │ ◎勁車網 │
 
 





煮『酒』論英雄 今朝有酒今宵飲
記者顏心凱撰稿

「酒」是人類物質文明的重要產物。中國自有「酒」出現以後,「飲酒文化」就逐漸成了人們日常生活中不可或缺的「藝術」之一。

在中國人的觀點中,「酒」並不是生活必需品,但在社會生活中,「酒」卻具有其他物品所無法替代的功能。

「酒」在中國的政治、軍事、經濟、農業生產、商業、歷史、文化、藝術等領域都留下了深深的烙印。大到地位崇高的國家元首、領導階層裡的達官貴人,小到社會叢流裡的平頭百姓、販夫走卒等等,從某種物慾的意義來說,生平滴酒不沾的人大概是少之又少了。因此,「酒」與人們的日常生活關係之密切是不言而喻的。

「酒」,是人類生活中的必須飲料,喝酒並不是生存需要,而是一種情感交流和社會溝通的需要。不論是節慶酒還是結盟酒、送行酒還是接風酒、賀喜酒還是解憂酒、祝壽酒還是喪葬酒等等,首先它也主要是為了滿足人們在心理、情趣和審美方面的需求。即便是與古賢先聖心靈的遙相互映,它也與人們的生活緊密相連,它也是人們感情交流的一種抒發工具。

就以反映人類社會生活寫實為任務的小說,當然和「酒」離不開了。在小說中不僅有大量的描繪與酒有關的場景,更是借「酒」來勾勒書中角色的性格,揭示人物的思想情趣,進而推動章回情節的發展,成為一種重要的「藝術手段」。

文人嗜酒,或因酒能啟竇靈感,或因酒能忘卻惆悵。武者嗜酒,和文人有相同之處,也有迴異之處;相同之處是酒能使人的情緒提升,使人神情亢奮,有飄然暢意的快感,迴異的是文人酒後大做文章,武者酒後哆嗦動粗。

不同的酒可以給人不同的感覺,感覺是一種可以令人打顫的東西,像吃一口珍饈,喝一口醇酒,聽一首悸動的音弦。凡是叫好叫座的,都會令你感覺到何以是「佳釀美酒」。

如果說「酒」是男人的珍愛之物,我想一定沒有人反對,但如果說酒也是女人的寵物,肯定會有很多人不以為然。

中國人對飲酒的體會,是大碗喝酒大塊吃肉、草莽式酣暢淋漓的豪爽;是『煮酒論英雄』惺惺相惜的慷慨!是『風蕭蕭兮易水寒』的悲壯!是『酒逢知己千杯少』的多情!是『與爾同消萬古愁』的放縱!

「酒」能賦予人靈感,抒發心中激情;就像縱酒放歌的詩仙李白,每每酒到酣處,便石破天驚,『指點江山,激揚文字,下筆有如神助!』又像火燒赤壁的諸葛孔明和魯肅,推杯換盞,『羽扇綸巾,談笑間,檣橹灰飛湮滅!』

「酒」,沉澱了世代相傳的太多太多的陽剛氣息。「酒」,濃縮了中國歷史難以記載的無數英雄好漢的故事。

我非酒罇神仙,亦無聖賢豪傑之肚量。我不豪飲、也不狂飲,只是觥籌交錯,杯起盞落,歡慶之餘,總會想起「人生得意須盡歡,莫使金樽空對月」的豪情壯志!

當你高興時對酒當歌,微醺中揮灑心中的愜意是人生一大快事。當你失意時借酒消愁,讓甘洌的醇酒拌著酸楚的淚水洗盡纏繞在心頭的鬱悶。如「鐘鼓饌玉不足貴,但願長醉不願醒!」便知多少壯懷詩篇在酒的澆灌下流芳百世。


   
 
Copyright © 2012 自立晚報.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禁止擅自轉貼節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