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旅遊
2019-08-21-星期三
◎米糠伯結緣 │
 
 





這一路上 我不孤單(94)--- 最大的敵人—自己.
 
網友; 曹燕婷提供

二姐曾經是我的忠實聽眾,她過世之後,少了一個可以靜靜聽我發一晚牢騷的朋友,對於愛情、友情,甚至我的生命,我沒有重新開機的權利,我只能更換掉記憶體,好的,繼續保留;壞的,一律淘汰。我的心情,我的故事,利用文字表達著我的情緒起伏,希望你跟著我一起快樂,不快樂的,就隨風而去吧!

第九十四章: 最大的敵人—自己.

記得還在榮總中正樓復建的時候,一天,復建完等電梯時,一位老婆婆坐著輪椅,她問我為什麼這麼年輕就坐上輪椅?我沒說太多,只是簡單的跟她說:「婆婆,我摔傷,所以坐輪椅」,對於那段往事,感情路上的迷惑,跌完又跌,撞完又撞,我拒絕回憶。「那妳應該很快就會好,不像我,一輩子坐輪椅….」婆婆竟掉下眼淚的說著,我告訴婆婆,其實我是傷到脊椎,也許會好,也許就一輩子坐輪椅,我沒有抱任何希望。

「嗄,妳怎麼會傷到脊椎啦?么壽喔,妳勾少年咧!」婆婆用台語表達著她的驚訝,我沒再說什麼,只是笑一笑,聳一聳肩膀。進了電梯,婆婆告訴我:「妹妹啊,看到妳這樣子,我不會再抱怨什麼了,年輕的妳都能這麼樂觀,我這個老人家,不會再抱怨什麼了!」,我笑笑的告訴婆婆,「你要開心喔,不要像剛剛那樣哭,哭就不漂亮啦!」,出了電梯,我們分道揚鑣前,婆婆忽然冒出一句:「我覺得妳好可愛喔!」,如果這只是場面話,當然誰都會說,但是,我感應得到她說那句話時是真心的,所以,得到讚美的我反而愣在當下,完全不知道接下來該說些什麼才是,空氣就這麼凝結了大約五秒鐘吧,才想起我至少應該說聲謝謝吧,婆婆卻早已被她的親人推著輪椅,消失在我的眼前。

其實,那時大概是我受傷還不到一年半的時間吧,我並不是如婆婆看到的那般樂觀,我還是會偷偷的哭泣,對於茫然的未來,我沒有任何把握,我到底還能擁有什麼?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二姐曾經是我的忠實聽眾,二姐的離去,我孤單了;我的心事、我的心情,鎖在屬於我的私人抽屜裡,沒有人可以讓我信任,所以,我不會跟任何人吐苦水,我只會藉著文字塗鴉,抒發它!

在跟婆婆相遇的那個晚上,那種莫名的情緒悄悄來襲,躺在床上,我感覺到眼窩潮濕,那是什麼?整片慢慢的蔓延,從眼窩到臉頰,是眼淚,我在哭!我拒絕不了自己的腦袋,記憶又回到從前,前男友對我所做的,壞遠超過好的點點滴滴。我記得曾經跟他說過,「喂,我們之間無形的距離,愈來愈遠,到底有辦法再拉近嗎?」,他沒有任何一句,我繼續的說:「真的沒想到是這麼辛苦,我好累,筋疲力盡;我好想哭,如果哭能夠讓你對我心軟,請放了我」,他只回我幾個字:「不想分手!」

我的遷就,換來的是我從八樓摔下來;我的尊重,換來的是我失去了行走的能力,那個晚上,我想到這些,眼淚陪伴著我入眠。我多希望我就這麼閉著眼,眼睛再也睜不開了,因為,這是一個沒有希望的島嶼,再也沒有什麼事物美得讓我想去瞧見,當我們不再期待,經過一段掙扎之後,什麼都不是、什麼都沒有。沒有什麼值得看見,沒有什麼值得想念。我受傷後的心情故事,發現了一件事:原來自己不聰明,原來,我,輸給了自己,我必須向自己----認輸!(黃安平/ 美西電訊)

   
 
Copyright © 2012 自立晚報.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禁止擅自轉貼節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