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旅遊
2019-08-22-星期四
◎米糠伯結緣 │
 
 





神父的笑話
 
網友Venson提供

有一個滿身酒氣的醉漢上了一班公共汽車,他坐在一個神父旁邊。
那個醉漢的襯衫很髒,他的臉上有女人的亮紅唇印,口袋媮朁韙F空酒瓶,他拿出他的報紙閱讀,過了一會兒,他問神父說:「神父,得關節炎的原因是什麼?」這位先生,它是因為浪費生命、和妓女鬼混、酗酒和不自重所引起的。」
神父如是說:「噢,原來如此!」
醉漢喃喃自語後繼續閱讀報紙。
神父想了一下後,又向醉漢道歉說:「對不起,我剛剛講話是不應該這麼直接的,你患關節炎有多久了?」
「不是我,神父,我衹是在報紙上看到教皇得了關節炎。」


新任主教聽說到達紐約後很有可能被報界拖入預設的陷阱,所以格外小心。
從機場出來,有記者一見面就問:「你想上夜總會嗎?」
主教想避開這個問題,就笑著反問:「紐約有夜總會嗎?」
第二天早上,報紙登載的這次訪問新聞的大標題是:「主教走下飛機後的第一個問題:紐約有夜總會嗎?」
空中小姐在飛機上遞了一杯酒給神父。
「現在離地面多高?」神父問。
「三萬英尺。」
「我看我還是不喝的好……因為這兒離我們總部太近了。」


神父:「你想跟上帝說什麼嗎?」
病床上的老人似乎很想說些什麼,但衹能作出痛苦的表情,連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神父趕緊拿了紙和筆遞給老人說:「不要緊,你可以寫出來。」
過一會老人去世後,神父大聲朗讀老人的臨終遺言:「該死的神父......踩著我的呼吸器氣喉......」


一個懶惰的廚子,連續幾天都把剩菜熱一熱就端到桌子上。
神父並不作聲,坐下就吃。
廚子很奇怪,問他為什麼不先祈禱就吃飯。
神父淡然回答:「桌上的每樣菜,我至少都謝過兩次了。」


在某個家庭聚會中,有四個信天主教的主婦在一起聊天。
聊呀聊,她們就聊到自己的兒子。
主婦A說:「我的兒子是 Priest(神父),當他走進大廳時,人們都叫他 Father (父親)。」
主婦B說:「哼!那沒什麼,我的兒子是 Bishop主教),當他走進大廳時,人們都叫他 Your Grace(閣下)。」
主婦C說:「我的兒子是 Cardinal(紅衣主教),當他走進大廳時,人們都叫他 Your Eminence(殿下)。」
主婦D慢慢說:「我的兒子身高 200公分、兩塊大胸肌、翹屁股、一張帥氣臉,當他走進大廳時,所有的女人都驚叫『Oh!My God!』」


   
 
Copyright © 2012 自立晚報.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禁止擅自轉貼節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