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旅遊
2018-11-14-星期三
◎台北廣西同鄉會 │ ◎勁車網 │
 
 





蓮生活佛開示─佛教是無諍的宗教
【記者李桂馨台北報導】蓮生活佛2010年7月17日台灣雷藏寺「咕嚕咕咧佛母護摩大法會」開示─佛教是無諍的宗教。

首先敬禮傳承祖師了鳴和尚、薩迦證空上師、十六世大寶法王噶瑪巴、吐登達爾吉上師。敬禮壇城三寶,敬禮護摩主尊咕嚕咕咧佛母。

師母、各位上師、教授師、法師、講師、助教、堂主、各位同門,還有網路上的同門,更有我們的貴賓my father、南投縣議員簡沛霖議員、南投縣議員許裗陪、南投縣政府社會處熊俊平處長、邱秀雲女士、台灣銀行林隆田副理、名節目主持人邰智源先生、名歌星辛隆先生。(眾鼓掌)

今天我們做咕嚕咕咧佛母的護摩,祂的本地因為有「絀唎」兩個字,「絀唎」在東密就是阿彌陀佛,以「絀唎」兩個字,在藏密就是「些」字,也是阿彌陀佛,兩個咒音雖然不一樣,其實「絀唎」就是「些」。「嗡。咕嚕咕咧。絀唎。梭哈。」這一尊佛母來自於阿彌陀佛的本地。

我剛剛做觀想,自己跟火跟咕嚕咕咧佛母合一,咕嚕咕咧佛母祂就下降,降在師尊的身上;如果你們剛剛有拍照,有拍照的話,可以拍到紅色的般若光。剛剛我自覺—自己有感覺,我看到咕嚕咕咧佛母,那麼自己本身有感覺,有覺受,祂向這一方面射了一支烏巴拉的箭,中間射了一支烏巴拉的箭,右邊射了一支烏巴拉的箭,上方射了一支烏巴拉的箭,後方也射了一支烏巴拉的箭;可以講借著這一次咕嚕咕咧佛母的護摩,我們攝召了十個方向的所有眾生。(眾鼓掌)我也祈求咕嚕咕咧佛母,以祂本身的法力,能夠賜給所有《真佛宗》的眾生,人人得到敬愛;祂來自於西方極樂世界阿彌陀佛,祂也能夠接引幽冥眾生,往生西方極樂世界。

在這一次的護摩當中,祂一共有六十隻的法船,載運了所有我們《真佛宗》報名的幽冥眾生,往生西方極樂世界;(眾鼓掌)我也看見祂放光加持有病業的,咕嚕咕咧佛母敕令有病業的,這個大病化為小病,小病化為無病,無病自然強身!(眾鼓掌)息掉災難、增加利益、敬愛圓滿、怨敵退散。(眾鼓掌)

以前我的一個師父,就是吐登達爾吉上師,祂的本尊就是咕嚕咕咧佛母,那麼祂一共度有二百到三百人,只度了二百到三百人,那麼有人就問祂,他說:「你的本尊是咕嚕咕咧佛母,但是你的弟子只有二百到三百人,那不是很少嗎?」我的師父祂怎麼回答?祂說:「不少!因為其中啊!有一個盧勝彥,盧勝彥就有五百萬眾。」所以師尊度眾生,你們當中也有很多的盧勝彥,將來你們光大我們《真佛宗》的門派。(眾鼓掌)

師尊也修「咕嚕咕咧佛母法」,剛剛師母她講得非常的大方,我聽了非常的感動,在壇城面前、三寶面前啊!絕無虛言!從此,我好像可以像自由飛行在空中的鳥一樣,I care freedom Yeah! I can fly but just in the dream.我的自由都是在我的夢中,實際上要自由是很難的!結婚的人就知道啦!沒有結婚的沒有辦法體會!你結了婚的,每天就看結婚證書—有效期間到什麼時候?每天就像蓮極上師一樣的在那邊哭斷腸、淚漣漣啊!其實他是一點也不像,我才是哭斷腸的,我才是淚漣漣的!

不過今天師母在戒壇前這樣子講,唉!放心多了!放心,但是還是要小心翼翼。我今天在這裡啊!希望師母講的話是真的!她講的話如果是真的話,那這樣子實在是……,比中大樂透還要高興!)師母講說她沒有說可以,不對嘛!妳剛剛講的就是可以啊!妳現在講不可以,來不及了啦!(師尊笑、眾笑、眾鼓掌)

我們今天講【六祖壇經】,六祖講得非常的精闢,祂講到〈定慧品第四〉,我唸一段經文:「師示眾云:善知識!我此法門,以定慧為本。大眾勿迷,言定慧別。定慧一體,不是二。定是慧體,慧是定用。即慧之時定在慧,即定之時慧在定。若識此義,即是定慧等學。諸學道人,莫言先定發慧、先慧發定各別。作此見者,法有二相。口說善語,心中不善,空有定慧,定慧不等;若心口俱善,內外一如,定慧即等。自悟修行,不在於諍,若諍先後,即同迷人。不斷勝負,卻增我法,不離四相。」

這一段經文,六祖所強調的,一個是禪定,一個是智慧。以前蓮華生講過一句話:「我有兩個翅膀,能飛行虛空之中,一個翅膀就是禪定,一個翅膀就是智慧。」所以蓮師所講的跟這個六祖所說的,是一樣的。我們學佛的人重視禪定、重視智慧。這裡六祖又講:「禪定就是智慧,智慧就是禪定。」有人這樣子講,以定為體,以慧為用,定就是體,智慧是來應用的。六祖是這樣子講:「有智慧的時候,禪定就在智慧裡面;在禪定的時候,這個智慧就在禪定裡面。」六祖是這樣子講,定慧是一,不可以分開來講,祂講的很清楚。

所以有很多人講:「守戒就會漸漸成了定,有了定,以後就會產生智慧。」六祖的意見不同,祂是講「定慧同時」,禪定跟智慧是同時的,因為佛法沒有兩個相貌,祂的意思是講佛沒有兩個相貌,祂講這個佛法只有一個相貌,沒有兩個相,所以才叫做「不二門」啊!「不二門」!統統都包了!

有三隻老鼠,都在比牠們的功力很好、很勇敢。……我小的時候啊!抓老鼠是用老鼠夾,上面鉤著一塊魷魚,當老鼠來吃魷魚的時候,那個老鼠夾的夾子就會「啪」!把老鼠夾住。現在那種東西可能比較少了,以前我們是用那個東西去抓老鼠的。

第一隻老鼠講:「我啊!一到了那個老鼠夾面前,我就把那個魷魚吃掉,那個夾子夾過來,我的兩隻手就抓住夾子,然後我就做單槓,一、二,一、二……。」喔!這個老鼠很厲害,那老鼠夾沒有辦法把牠夾住,還讓牠做健身運動。

第二隻老鼠怎麼講呢?牠說:「你那個才不厲害。我啊!收集所有的老鼠藥,拿來泡咖啡喝。」(師尊笑、眾笑)喔!第二隻老鼠更猛!更勇猛,牠把所有的老鼠藥拿過來泡咖啡喝。哇!這兩隻老鼠很威武的。

第三隻老鼠就不說話了,牠說:「我要走了。」那兩隻老鼠就笑牠:「你看!牠都怕的,老鼠夾牠怕,老鼠藥牠也怕,牠是無能者。」這隻老鼠就停住腳步:「我現在要回家,我要跟我的太太在一起。」這個老鼠就講說:「你要跟誰一起啊?」「我跟我的貓太太啊!」(眾笑)第三隻老鼠講牠要回家跟牠的貓太太在一起。你看嘛!三個都是勇者。

六祖所講的就是叫你變成勇者,禪定跟智慧,你就會變成勇者,你就會變成無畏!師尊是無畏!無所謂!也無畏!任何一個狂風暴浪,我也不驚不恐,任何一件事都是無事。你要像這三隻老鼠一樣啊!任何一種加害你都不怕!無畏!你能夠禪定,你擁有智慧,你自然就無畏。

為什麼我能夠無畏?有人講,禪定就能夠得到輕安,得到法流灌頂,能夠有非常好的覺受,而且會有法力。是沒有錯,但是你如果沒有禪定呢?請問你,你是不是無畏?是不是有法力?是不是能放光?是不是有智慧?釋迦牟尼佛說:「四禪比丘也要下地獄。」他已經能夠禪定,進到四禪了還下地獄,你們去查經典—四禪比丘下地獄。為什麼下地獄?他以為已經禪定到四禪最高了,就驕傲得不得了。人一有驕傲,那絕對下地獄!因為你還沒有智慧啊!你雖然有定,你的智慧還是沒有生啊!慧跟定是一樣的,你只有定而沒有智慧,保證你下地獄。定跟慧既然是一體,你居然沒有慧,那你根本就沒有定。

我曾經在屏東講一個道理。你吃飯有沒有禪定啊?大家講吃飯就是吃飯,怎麼禪定呢?吃飯就是禪定;你睡覺是不是禪定啊?睡覺就是禪定;你穿衣服是不是禪定啊?穿衣服就是禪定;你走路是不是禪定啊?這個叫行禪。你有沒有觀照你的心,這是觀心法門。請問你,一個禪定的人,什麼時候不是禪定?什麼時候是禪定?告訴你,任何一個、一時、一刻,every day、every minute、every second都在禪定,包括現在師尊說法,也是禪定。(眾鼓掌)不是你禪定才得到輕安,不是你禪定才得到法流灌頂,不是你進入禪定才得到法力。告訴你,你真正成為一個禪定的人是every second你都在meditation,你都在禪定,那個才是真正的禪定。

禪定啊!沒有進,沒有出,有進有出的禪定,可以講是最初級的,the study kindergarten的禪定。還是裝模作樣地說:「我現在要禪定。」這個就是禪定?不是!你坐著就是禪定,你站著也禪定,你臥著也禪定,你吃飯也禪定,你任何一時一刻都在禪定,因為你任何一時一刻都在觀照你的念頭,觀照你的心。這個才是真禪定啊!大家不要搞錯了!(眾鼓掌)

〈法身雷藏寺〉的蓮史法師,他講說有一次他禪定,感覺到放光。喔!有光出現。我就問他:「蓮史法師,你沒有禪定的時候放光嗎?」他想了半天說:「有。」我就反問他:「既然你沒有禪定也有放光,那你禪定放光幹什麼?」你無時無刻都在觀照你的心,而不是禪定的時候才看住你的念頭、觀照你的心喔!無時無刻都在觀照你的心,這個才是真實的!

所以學禪定要注意,無時無刻都觀照你的念頭、觀照你的心,這個才是真的「觀心法門」!而不是坐一個姿勢才是禪定,那麼等一下姿勢變了,就不是禪定了?不是這樣子的!真正的佛—光照一丈,那個光照一丈,不是有時候滅,有時候生;有時候滅,有時候生,是「生滅法」,佛是不生不滅,永遠光照一丈。

你要懂得六祖的意思,六祖的意思是智慧,不要以為你學了禪定,我就很高傲了,不是!你一高傲—四禪比丘下地獄。佛陀講的,可不是我講的喔!你只要一驕傲,就準備下地獄了。不可以驕傲!眾生都是平等的,我是先得,他是後得,你怎麼能夠驕傲?

我以前講過一個笑話。有人到酒店說:「你們有沒有最好的酒?」「這一瓶兩千塊美金,你開不開啊?」因為他口吃,就說:「開、開、開……。」服務生就開了。他最後才講:「開什麼玩笑!」這個是錯誤的。然後他指揮車子倒車入庫,他說:「來、來、來……。」本來兩句就要停的,因為他口吃,來、來、來……,砰!因為他來、來、來……,來不停嘛!所以就砰!這個都是錯誤的。有一個恐龍妹很喜歡這個口吃的,她說:「我嫁給你好嗎?」他就講說:「好、好、好……。」那恐龍妹就講說:「好!那我們結婚去吧!」「……好個屁啊!」(師尊笑、眾笑)這些都是錯誤的。

我講這個笑話的意思,就是說我們學禪定的人,不能驕傲,一個字就好,不能加太多,加、加、加……,加得很沈重,你就變成口吃了。多了就不好,我們做人、做事都要剛剛好,不是非常的謙虛,但也不是非常的驕傲,就是要走在中道上面。你修行有成就的一定是這個樣子。

六祖說:「口說善語,心中不善,空有定慧,定慧不等。」定慧本身是相等,但是你如果言行超過了,你雖然有定慧,你有了禪定,確實能夠融入,有法流灌頂,你也有法力;但是注意了,不能口說善語,嘴巴講的是很好聽,但你的心中別有企圖,這個就是不對的。
師尊沒有企圖,有人問我說:「《真佛宗》的未來要怎麼樣?《真佛宗》如果將來沒有了呢?」沒有就沒有啊!「如果還有呢?」還有就還有啊!我本身沒有企圖,我只要身體健康,每天好好的過日子,稍微自由一點,我就很快樂了!I am so happy.我們是happy monk對不對?《真佛宗》關我什麼事?我沒有出世以前,根本就沒有《真佛宗》啊!將來我走了,《真佛宗》爛得要死,我也不管啊!我在「西方境」的小盒子裡面,怎麼管?(眾笑)管什麼?管不了啊!管你們去爛。你們好也是你們好,你們爛也是你們爛,跟我有什麼關係?我走了,《真佛宗》我就不管了,我也不是不管啦!本來我活著就不管了,真的!我本來就不管的,你們要怎麼樣就隨便你們,有〈宗委會〉在管。哦!蓮寧、蓮栽,蓮寧、蓮栽在這裡管,其他的我不管。真的!《真佛宗》我都不管的,我自己我也不管的,我什麼都不管,我只要師母的兩個「花」就好—有錢花,盡量花,這兩個「花」就可以了。

心中不能有「不善」,心中不能有不善就是……,什麼是善、不善?其實六祖也講過「不思善、不思惡」,這是第一義喔!「不思善、不思惡」是第一義!我個人講話是隨口講啦!心中啊!也沒有心啦!沒有那個心。

這裡有一個joke。中國古代有抓人的,叫「捕快」,也稱為「捕人」,專門抓人的;日本的武士、中國的武士,就叫做「武人」,學武的人,少林寺有「武僧」,也是「武人」;武功高手,有人就稱為「高人」;這個時候,一個舞劍的劍士,他就說:「管你們是什麼人,我走了!」為什麼啊?因為他怕人家講他是「劍人」捕快叫「捕人」,武士是「武人」,高手就叫「高人」,劍手就說:「我不幹了。」就走了!就像我以前講過的另一個笑話,三個動物在一起玩,一隻熊、一隻兔子、一隻雞,大家在一起玩,為了表示親切,熊就叫做小熊熊,兔子就叫小兔兔,剩下這隻雞呢?牠就講說:「我不玩了!」

內外一如啊!什麼叫「內外一如」?師尊沒有內、沒有外,無內無外就叫「一如」。問大家一個問題,不是佛、不是魔,是什麼?也不是佛,也不是魔,那是什麼?……好啦!反正留著給大家射箭,我也答不出來。按照六祖在這一篇文章所講的,不在於諍:「自悟修行,不在於諍。若諍先後,即同迷人。」這是第一義諦的話。

有些人學禪定跟智慧,有些人先,有些人後,但是要視同平等,沒有分別,不能夠有驕傲。如果這樣子講的話,按照六祖所說的,也是「迷人」,「迷人」的意思是說,你是一個盲人,你還是沒有開悟的,還是沒有開悟的。這一句話非常重要喔!「自悟修行,不在於諍。若諍先後,即同迷人。」哇!這一句話是很好的,你能夠悟透這一句話等同開悟。這一句是很重要的話,因為事實上都是有諍的,在這人間裡面都是有諍的,為什麼有諍呢?因為有相對,必然有諍。

但是,在這裡所謂的「不在於諍,若諍先後」,先跟後是相對的,一個先一個後,就是相對。沒有先後是什麼?不是先、不是後,那是什麼?這一點非常重要,如果有諍就是盲人,就是迷途的人,你已經盲目了。這裡面有第一義。大家好好想一想,沒有先、沒有後,那是什麼?不是佛、不是魔,那是什麼?

你如果「不斷勝負」,不把勝利跟失敗給它平等的話;「卻增我法」,這個意思就是增加了佛法的困難;你沒有離開四相—我相、人相、眾生相、壽者相。「勝負」這兩個字非常的厲害,在我們人間裡面,誰都想爭先,爭先恐後,在我們人間,每一個人都想勝利,都要贏!每一種都要贏,每一種都要當第一,不能當第二,這是增加「我相」,增加了「我相」,那就差得很遠了,就不能離開「四相」了。

如果別人來講這一段,很難說的!師尊本身是清楚明白,我這個人不爭勝負,沒有什麼叫做勝,沒有什麼叫做負,沒有勝負。我講了,有錢花就好,身體健康就好,每天好好過日子就好,稍微自由一點就好,就是這樣子,別無所求。我也不跟人家比什麼,這「不跟人家比」就已經很厲害了啦!我看所有的人,都比我還厲害,所有的人也都是高手,所有的人都能夠得道。

我不敢講我自己得道,但是事實上,不敢講得道的,就是真的得道。(眾鼓掌)我敢講我開悟,一般人不敢講他自己開悟,那些大和尚也都不敢講自己開悟。我敢講我開悟,但我們是平等的,師尊雖然開悟,但是大家統統是平等的,因為那個是一個大圓鏡啊!四智裡面的大圓鏡啊!是非常圓滿、非常光明、平等而沒有分別,大圓鏡。(眾鼓掌)我可以印證你們開悟,為什麼呢?因為我確實開悟。

我開悟的東西,是四十年去深入、去參、去研究,用我的智慧去分辨。我開悟的東西,絕對沒有人能夠破壞,而且永遠存在,沒有生,也沒有滅,永遠存在!(眾鼓掌)什麼東西是不能壞的東西?你自己要參出來;什麼東西是不生不滅的,你要自己去參出來。要能夠合乎了—什麼東西是不能壞的?唯一的實相,釋迦牟尼佛所講的「唯一的實相」,一時相應。

我不是跟大家爭先後,事實上沒有先後;我也不想跟大家爭,事實上也是無爭。所以佛陀講:「佛教是無諍的宗教。」這句話一講出來,就知道佛陀是開悟的真正祖師。(眾鼓掌)很偉大!很圓滿!今天大家在這裡聽我所說,不是佛、不是魔,不是先、也不是後,不是定、也不是慧,請你們參,是什麼?嗡嘛呢唄咪吽!
【圖】蓮生活佛探視弱勢團體義賣攤位。 2010/08/14
   
 
Copyright © 2012 自立晚報.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禁止擅自轉貼節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