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旅遊
2018-08-15-星期三
◎勁車網 │
 
 





菩提要向內心找!蓮生活佛開示
【記者李桂馨台北報導】蓮生活佛2010年7月10日台灣雷藏寺「尊勝佛母護摩大法會」開示
:『菩提要向內心找,不用向外去求!』

敬禮了鳴和尚、薩迦證空上師、十六世大寶法王噶瑪巴、吐登達爾吉上師、敬禮壇城三寶、敬禮護摩主尊尊勝佛母。

師母、各位上師、教授師、法師、講師、助教、堂主、各位同門,還有網路上的同門,還有我們的貴賓my father、〈宗委會〉法律顧問卓忠三律師、〈經濟部〉經濟參事卓忠正先生、〈中央研究院〉院士朱時宜教授、夫人陳旼旼女士、南投縣議員許裗陪、簡沛霖議員,大家午安!

今天我們做尊勝佛母的護摩,這一尊叫做「佛頂尊勝」,是如來頂上的光明智慧所化,可以講是一切諸佛之母,可見祂的法力非常殊勝,所以祂的稱呼是「如來頂上尊勝佛母」。祂跟阿彌陀佛、白度母,三尊合起來稱為「長壽三尊」。為什麼我講阿彌陀佛呢?因為長壽如來也就是阿彌陀佛的化身,也就是無量壽如來。長壽如來、尊勝佛母跟白度母,就叫做「長壽三尊」。我們修這三尊的法會得到長壽,長壽又兼身體健康,健康、長壽這樣才有意義。

尊勝佛母可以治病,可以長壽,還可以息災,是最主要的息災尊。在密教有人製作尊勝塔—尊勝佛母的塔,祂可以鎮風災,可以鎮地震,也可以鎮火災、鎮水災。外在地水火風的災難跟內在地水火風的災難,都可以由尊勝佛母來鎮這個「外災」跟「內災」,外面的災難跟裡面的災難,祂都可以的。

在雷藏寺的左手邊,那裡有一座尊勝塔,要走一段距離啦!我們《真佛宗》很多的雷藏寺,都有尊勝塔。以前在〈彩虹山莊〉,有所謂的「落山風」,就像甯K、鵝鑾鼻那邊的落山風一樣,突然之間起了大風,風的聲音非常響亮,〈彩虹山莊〉也有「落山風」。放了尊勝佛母塔鎮在「落山風」的地方,這個「落山風」每一年就逐漸減少,現在雖然還有「落山風」,但是已經沒有那麼強烈了。有鎮風的這個作用。

師尊本身也有鎮風的作用。記得我隱居在台灣三年半,在我隱居三年半的當中,居然沒有一個颱風!這一次我就不知道了,這一次我回來,台灣的七月、八月、九月,甚至十月,都有很多颱風形成,不是在菲律賓那邊形成,就是在關島那邊形成,然後就往西走、往北走,菲律賓的往北走,關島的就往西走。台灣經常都會遇到,一年當中,有時候有二十個颱風。

為了證明師尊在台灣的期間沒有颱風,我們有一位海關的弟子,他以前在中正機場海關,把我的資料調出來,我什麼時候入境?什麼時候出境?那幾年當中有幾個颱風進來?那幾年當中是有颱風形成,全部吹到Okinaw跟Japan。(眾鼓掌)要不然呢?這個颱風一進到台灣,咦!它就消失了!氣象局報告說,哇!大颱風來了,結果沒有。真的!那三年半,真的沒有颱風進到台灣來!

但是我不能誇口說我長住台灣的時候,會不會有颱風進來?這個是不能亂講的,不可以說的。我是希望沒有!我也不希望天氣太熱!那我也不希望家裡跑進蚊子!希望歸希望,這幾天還是天氣很熱,熱得受不了。我到南部去,好辛苦!大家也都是很辛苦,很多人跟著師尊跑,大家都很辛苦!

像今天做火供,這個太平洋高壓很強,我聽到就覺得很累。氣象報告都說:「今天是好天,豔陽高照。」好天還要注意中暑,每一次我聽到好天,哇!就覺得很累,太平洋高壓增強,也沒有寒流來,我倒是很希望台灣有寒流來,現在都是熱浪,祈求佛菩薩加持吧!希望這個天氣不要太熱,蚊子不要太多,瘟疫全部沒有。(眾鼓掌)

我們今天再講一下【六祖壇經】。六祖的〈無相頌〉我再唸一遍:「心平何勞持戒?行直何用修禪?恩則孝養父母,義則上下相憐。讓則尊卑和睦,忍則眾惡無喧。若能鑽木出火,淤泥定生紅蓮。苦口的是良藥,逆耳必是忠言。改過必生智慧,護短心內非賢。日用常行饒益,成道非由施錢。菩提只向心覓,何勞向外求玄?聽說依此修行,西方只在目前。」這是六祖的〈無相頌〉。

上回講到「讓則尊卑和睦」,今天講「忍則眾惡無喧」。
只要「忍辱」,所有的惡言、惡語、譭謗,就不會喧嘩。祂的意思就是這樣。這個「忍」字很難,非常的困難,「忍」本身是非常困難。師尊本身是修「忍」的專家,修忍、忍辱,因為它也是「六波羅密」當中的一項。你看嘛!師尊的「忍」,不錯的!週刊經常把我登上封面,我是週刊的男主角,週刊還有女主角,我每一次都上封面。

我是希望以後我的照片登上封面,可以找一張比較英俊瀟灑的,(師尊笑)不要那麼難看嘛!對不對?我本身有很好的照片啊!希望以後登好看的照片,多登幾期,不好看的照片登一期就好。這個週刊以前在香港就已經很有名了,那時候台灣還沒有啊!我是第一個在香港被登上週刊的人,台灣這些現在登上週刊的,都是我的晚輩啊!

從香港的週刊開始,一直到台灣的週刊,師尊都是「忍」。你問卓律師就知道了,我從來沒有告過週刊的,人家都是要告週刊的,師尊從來不告,師尊也發了誓言,這一輩子我絕對不會告人!忍不住的才會去告啊!對不對?師尊是能忍者,忍者!(眾鼓掌)

我們今天有這個Japanese的master. in here有沒有?Japanese master. stand up please. どうも、こんにちは(Doumo Konnichiwa/中譯:你好)Sit down please.師尊能忍啊!因為有人跟我講,忍一下,好一點,忍一下只有登一期,他只會登一期,第二期他就不登你了。真的忍一下,他就「眾惡無喧」,他只有登一期啊!如果你不忍,你一告他,他又挖更多的東西出來登;你不告他,也不理他,他只登一期;你如果告他,他可能登兩期;你告贏了,他登三期。告贏了他會道歉、會怎麼樣……,弄出來登三期。所以,忍一下就是一期,這個是人家告訴我的,他說只要忍一下,就是一期。

我也講過啊,師尊很會忍,師尊很少生氣,師尊很少發脾氣的,你們都看不到師尊在發脾氣,只有師母看得到。(師尊笑、眾笑)以前,我媽媽講的:「在牛寮內鬥牛母。」說我爸爸是「在牛寮內鬥牛母」,(師尊笑)這是過去了啦!

師尊有一次坐高鐵,旁邊沒有人坐,突然間來了一個非常漂亮又年輕的小姐,坐在我旁邊,我覺得空氣都忽然新鮮起來!(師尊笑、眾笑)來了一個妙齡小姐,哇!又漂亮!夏天,裙子又穿得很短,突然之間,這個小姐還跟我講話,哇!聲音如黃鶯出谷。哦!心裡感覺真好。我跟她談話,希望這一班是慢車,可以談得很久,兩個人談得非常的投機、非常的投緣,師尊很高興!

這個小姐講:「我覺得你面孔非常的熟,很面熟,好像以前我的一個人。」我說什麼人啊?她說:「我覺得你好親切哦!」說師尊很親切,師尊心花怒放,機會來了,反正師母也從來不跟我坐火車,也沒有人看到啊!「我覺得你好面熟,又好親切,又很和藹,又非常的可親。」我說:「那到底是像什麼人呢?」她跟我講:「好像我的阿公。」(師尊笑、眾大笑)師尊很會忍的,一聽到「阿公」兩個字啊!我就忍住不講!不再跟她談了,因為再談也沒有益處,不談了。這個就是「忍」啊!也不能怒形於色,居然把我看得那麼老。

什麼事情都要忍的,師尊是大事、小事、任何事,統統都忍,這個忍辱最高的境界,就叫做「無生法忍」。修行人不能忍,表示「有我」,修證了「無我」的人,你什麼事不能忍呢?什麼叫「無生」?「無我」進一步就是「無生」,在佛教講起來,你真的是「無生」,過去的已經過去了,未來的還沒有到,現在的我正在走向過去,有一天你就沒有了。

師尊現在坐高鐵半價,為什麼半價?因為高鐵的車票上面印著兩個字「敬老」,咦!滿六十五歲了,台灣歲是六十六歲!過了六月二十九號的生日了,就滿六十五歲了,坐高鐵半價,坐什麼都是半價—「敬老」。「老」以後是什麼啊?是「病」!是「死」!我母親如果現在還在的話,她會跟我說一句話:「你喔!棺材鑽一半,鑽一半還多。」棺材你已經鑽進去,鑽了一半多了!再來就是「病」,再來就是「老」。欸!已經老了啦!再來就是「死」,死是什麼呢?沒有了!過去的沒有了,未來的沒有了、還沒到,現在呢?漸漸走向老死、病死。

你能夠永遠生嗎?按佛的意思看,眾生根本「無生」,所以你證到「無生」的時候,就叫做「無生法忍」。既然「無生」,還需要什麼忍辱呢?不用了,不用忍辱,不用忍辱就是最高的忍辱,你根本心中坦然,無一事需要忍,你已經證得「無生」,一切的善惡,一切的譭謗,一切的惡言,在你來講,都是「沒有」,這個就是證「無生法忍」。這是最高的忍辱,什麼都是沒有的。

那天〈本師堂〉的蓮籍上師,他跟我講:「什麼都是沒有的。」「什麼都是沒有的」也是悟當中的一樣,但還不到頂;「無我」也是開悟之一,「無生」也是開悟之一,但是都還沒有到頂。現在不用問大家了,反正很多人認為「無生」就是到頂,其實不是!「無生」還沒有到頂,所以第一義是什麼意思?大家還是需要再參下去。

「若能鑽木出火」,以木頭去鑽木頭,能夠產生火,如果能夠鑽木出火,「淤泥定生紅蓮」,就是說雖然是一片河塘的泥沙,照樣能夠長出紅色的蓮花。這一句是非常深的。我以前問過大家,一個木頭沒有火,那個木幹也沒有火,為什麼用木頭去鑽木幹會出火?這個火是從哪裡來的?問大家!火從哪裡來?不是在細的那一個木幹,也不是在粗的那一個木幹,它是二者相合努力的去鑽,居然會出火!火從哪裡來?不從細的來,也不從粗的來,努力去鑽它會出火,那麼這個火從哪裡來?

這是一種力量產生出來的,這個力量就是「專一」!今天我們在修密教、修拙火,就是「鑽木出火」啊!專一的觀想,下丹田有火的種子,專一的觀想,三角形代表火,金剛亥母代表火,「金剛亥母拙火定」,在禪定的時候,觀想「熱」,觀想「火」,觀想「光明」,觀想「紅色」。觀想的專一,就像「鑽木出火」一樣,能夠生起拙火。用「觀想」,用「風息」,用「瓶氣」去把它生火,這個時候,火會產生出來,就是「鑽木出火」,專一!那麼「淤泥定生紅蓮」,那個拙火就可以升起來了。必須要很認真的去做,而且有種種的口訣跟方法。

談到火,我講一個joke。有一個教現代史的老師問陳小明同學,他看到他在瞌睡,就問陳小明說:「圓明園是誰燒的?陳小明你站起來講。」他剛好在睡覺,他站起來,迷迷糊糊的就講:「不是我燒的。」老師很生氣,他說:「我一定要找你家長。」後來,老師打電話給他的媽媽:「陳太太,我是老師,我問陳小明,圓明園是誰燒的?他說不是他燒的。」陳小明的媽媽就跟老師講:「我這個小孩子不是很聰明,但是他講的話是最老實的,他說不是他燒的就不是他燒的。」

這老師沒辦法了,找小明的爸爸來講,陳小明的爸爸聽電話,老師講:「我問陳小明,圓明園是誰燒的?他說不是他燒的,你認為怎麼樣?」他爸爸就講說:「你等一等!」他把陳小明抓過來:「老師講圓明園是你燒的,承認不承認!」啪!啪!啪!在他臉上打了幾個巴掌,都紅起來、腫起來,小孩哭得要命。「你再不承認,我就再打你!」「好!好!我認了、我認了。」他爸爸跟老師講:「你看嘛!不打不成器,他現在承認圓明園是他燒的。」圓明園是誰燒的?八國聯軍啦!阿房宮是誰燒的?項羽!那個歷史上寫說是項羽啊,項羽說他沒有燒。

這個鑽木取火會生出火的!真的!會生火的!木頭跟木頭會生出火的,我們的丹田也會生火的,那個是密教的「拙火定」就會生火的,一生出來就像紅色的蓮花一樣。奇怪了!六祖學禪,祂沒有修拙火,祂也知道「淤泥定生紅蓮」啊!鑽木出火,淤泥定生紅蓮,你只要認真的精進,一定會成佛。

「苦口的是良藥」,我們這個就不用解釋了,現在這一句不能用了,現在很多藥都是加了糖的,所以「苦口的是良藥」,這是古代的時候是這樣子講,現代不這樣子講了。「逆耳必是忠言」覺得聽不順的話,一定是忠言,聽不順的一定是好話,這一句也不太對,六祖講得太肯定了。「苦口的是良藥,逆耳的必是忠言」這種話在現代來講,都是未必的,也是兩可的。

師尊在美國的時候,到一家餐館去,有一個人問我:「盧師尊你愛台灣嗎?」我說:「愛!」「那請問你,台灣愛你嗎?」(眾弟子答:愛!眾鼓掌)師尊真的很愛國耶!師尊講:「不管台灣愛不愛師尊,我都是愛台灣!」誰最愛國啊?現在大家都在比,台灣所有的人都在比誰最愛國。師尊很愛國,真的!(眾鼓掌)

有幾個人比賽誰最愛國,甲就講:「我從來不用日本貨。」他表示他愛國、愛台灣,愛用台灣出產的,made in Taiwan 我用的都是台灣貨,我不用日本貨,Taiwan NO.1,Japan NO.2那邊有日本的上師在這裡,聽了一定心裡不舒服。乙就講:「我最愛國!我從來不去韓國整型。」他不去韓國整型,他就是在台灣整型,這個也是很愛國的。另外還有哪裡……,韓國、日本、泰國,「你為什麼愛國呢?」「我從來不吃泰國的榴槤。」他也是很愛國的,台灣有榴槤嗎?沒有!榴槤、金枕頭都是泰國來的。師尊最愛國!為什麼?因為我在讀書的時候,英文每一次考試都不及格,我是最愛國的。(眾鼓掌)

你看!那些崇洋的,英文都是一百分,每天在啃這個A,B,C,D,E,F,G,每天都在這個啃單字;師母的英文也比師尊好,可見師尊最愛國。我的孫子Jadon他講的英文呱呱叫,佛青的英文是文學系的英文、法律系的英文,她英文更好!他們都比不上師尊愛國!我只會一點,English is very poor,(眾笑)very poor,and just know conversation其他的,私、はわからん(Watakusi wakalan/中譯:我不知道),我以前就是因為太愛國了,所以我的英文全部都是不及格的。

「苦口的是良藥,逆耳的必是忠言。」現在不一定了,現在懂得英文的也很愛國,像Fermi他是〈華大〉畢業的,〈華盛頓大學〉畢業的,他的英文很好,那一天我故意show我的英文給他聽,他居然聽不懂!(師尊笑、眾大笑)Are you doing good ? Good ! Are you doing good ? Yeah!你看!他現在聽得懂了。這個「苦口的必是良藥,逆耳的必是忠言。」現在是未必的,現在都改了。因為現在有很多藥都是用糖在外面包裝的,也是良藥;佛教有說:「要講人家喜歡聽的話。」「好言」也是一個「忠言」啦!要說好話不能講壞話,不能講人家的是非。現在這個都不一定了。

「改過必生智慧」,是的!我們有過失啊!能夠把它懺悔、改過,就會產生一種智慧出來。「改過必生智慧」這個是很確實的。「護短心內非賢」,也不能護短。就是說,賞、罰要分明。一個國家的法律要賞罰分明,家有家規,廟有廟規,宗有宗規,都需要賞罰分明,不能只是罰,也不能只是賞。但是師尊是比較主張溫和派,有過的話,改了就好,人哪裡不會有過失呢?只要是人都有過失,希望能夠改就好,改過了以後,慢慢的,智慧就會增長了。也不能完全護短,因為護短的,六祖講這個不是聖賢的做法,應該要勸他改過,也不能罰得太重,罰得太重也不好。

「日用常行饒益」每天的行、住、坐、臥,都是在幫助眾生。這是菩薩。「日用常行饒益」,不管做什麼事情,都為別人想,有利益於眾生,這是好的。「成道非由施錢」,你要有福德,可以出錢、出力去幫助人。施錢—拿錢出來幫助眾生是好的,但是跟「成道」沒有什麼關係。「成道」必須要靠你自己本身的修行,還要靠你自己本身的智慧,這個才能夠「成道」,沒有智慧、沒有修行,是不可能「成道」的。你單單給錢!哪裡要建廟?就讓他建一座廟;哪裡窮困?就幫助他,讓他不窮困;哪裡有孤兒必須有錢去養他,就布施金錢。這個跟「成道」是沒有關係的。六祖是這樣子講的,跟「成道」沒有關係,那個是福德,而不是功德。

「菩提只向心覓」,也就是說,佛性是向你的內心去求;要「成道」,成為「佛菩提」,必須要向內心去求、去找尋的。向外求的,一些法力、神通,那都是向外的,法力、神通全部都是向外的。「何勞向外求玄?」不用向外面去求,要向你的內心去找。「聽說依此修行,西方只在目前。」依照六祖的這個〈無相頌〉去修的話,那西方極樂世界就在你的眼前啊!

這個六祖又講:「善知識!總須依偈修行。」需要依照這個偈言去修。「見取自性」,修行歸修行,見證佛性歸見證佛性,必須要靠你的智慧。「直成佛道」這樣子才能夠成就佛道啊!「時不相待」這個時間過得很快,就像現在一樣,等一下我們就要灌頂,就要散掉了。「眾人且散,吾歸曹溪。」六祖說要回到曹溪了,如果有什麼疑問,再來相問好了。這個時候,刺史—那個做官的,跟官僚、在會的善男信女,各個得到開悟。倒不是真的開悟啦!是各個都有悟境。「信受奉行」相信而且去實施。這是六祖講的這一段話。

講到賞罰分明,這裡有一個joke。一個女子學校裡面,有一個非常英俊瀟灑的男老師,這個是相當轟動的。就好像有一個叫什麼?……言承旭,言承旭有沒有英俊潚灑?(眾答:有)言承旭每一次到了中正機場,好多女生圍著尖叫啊!那個叫聲很恐怖的。我如果是言承旭就好了。這個言承旭到一個女校去當老師。哇!學校的女生,每一個人看到老師以後啊!都快要暈倒了,像這麼熱的天啊!全都中暑,都暈倒了。

這個老師看到一個女學生,有一個叫阿花的,哇!滿臉都是「豆花」,成績又不好,書本也不帶來。所有人都有書,只有她忘記帶來。男老師就對學生講:「應該怎麼罰這個阿花?」所有的女學生就起鬨說:「你就給阿花親一下啦!」男老師就講:「這不是罰阿花,是罰我啊!」這個就是賞跟罰不分明啊!如果賞罰分明,應該怎麼樣?叫男老師去親一下阿花嗎?這也是罰啊!罰男老師罰得更重。叫阿花來親他?是賞啊!那怎麼辦才好?你們自己想!好啦!大家開悟了。嗡嘛呢唄咪吽!2010/08/29
   
 
Copyright © 2012 自立晚報.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禁止擅自轉貼節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