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旅遊
2017-08-18-星期五
 







核電30公里內 近6百萬人逃生藍圖何在
【記者陳金寶/謝錦慧 台北綜合報導】台灣核安交流座談會於3月6日下午舉辦台日核安交流座談會,邀請日本三位對於核災有深刻體驗及反省的地方首長來台,與台北市市長候選人柯文哲、顧立雄對談,會中更邀請新北市議員周雅玲分享北海岸居民的心聲。

主持人陳弘美(日台研究會主持人)開場時表示,日本311福島核災發生之前,逃命圈是設定8公里,導致位在8公里之外的地區在已明知有輻射外洩危險時,卻不知道該怎麼逃生的困境。311之後,日本雖然劃定30公里為逃命圈,現在是連40公里之外的城鎮都要求要劃入逃命圈範圍。但最讓人震驚的是,台灣政府卻是在明知福島核災前車之鑑的情況下,竟然還把日本失敗的經驗放在台灣!

擔任日本核電發源地的東海村村長有16年之久的村上達也先生直言,東海村第二核電廠逃命圈內有100萬人,在這種規模之下,是不可能逃命的,所以堅持廢核。而他在來台灣之前看過台灣核電廠的資料,他非常驚訝,台北市竟然在核一、核二廠之23公里內,而在以核電廠為中心的30公里逃生圈的居民,竟然有620萬人之多!而核四廠竟然也是建在附近!不知道台灣人、台灣政府是怎麼看日本福島核災事件。他分享在發生福島核災之前,日本人只是不斷被告知「日本是不會發生這樣的事情」,甚至在核災防災指針中也只提及「核電廠有防災措施,不需要設想核能外洩的情形,居民避難也是不需要的」,所以他認為像核能這種巨大能量或技術是不能過度自信或自負的。

東京都國立市前市長上原公子告訴與會來賓及台灣民眾日本的現況:東京距離福島有250公里,但是不管是食物、水、甚至是奶粉都有發現汙染。而針對福島未滿十八歲的小孩做身體檢查,根據目前的數據,從核災後到2013年有22萬6千人做過檢查,其中診斷出甲狀腺癌或疑似甲狀腺癌有59個人,在沒有受曝的情況下,每百萬人大概只有17-19人會有這樣的狀況,也就是說相較於沒有受曝,這些孩子罹癌的機率高了19倍。有人提到台灣小學竟然也有0.3、0.4的輻射量,這個量到底是多少呢?其實這就是”輻射管理區”內的輻射量,而那是從事輻射相關工作的區域,一般人是不能進來的,尤其是18歲以下更不能進入,它的輻射量最高上限是0.23-0.46,但台灣小學和福島的小朋友竟然都在這種情況下生活!我不知道為什麼台灣小學會有這麼高的幅射數據,台灣政府對於這種情況應該要做調查了!

311福島事件所在地雙葉町町長井戶川克隆直言「東電及日本政府欺騙了我!」他表示,他從小就覺得核電廠一定會發生事故,而身為町長,在核災前他就一直向東電及日本政府請求絕對不能讓核災發生,但他們當時是保證核電廠不會發生事故。他分享事故發生時他們從日本國道144號到五十公里遠的地方去避難,在當地有三條主要幹線,但是其中116號因為海嘯無法通行,且一般來說只會花1小時路程的地方,事故的時候卻花了8小時之久!更重要的是,當時逃生的方向竟然是幅射擴散的地方,而這個資訊竟然被蒙蔽!井戶川說:「核電廠是一個不說謊就無法運轉的地方!」,而現在的謊言就是輻射,他們現在竟然說20毫西弗以下可以生活,100毫西弗以下不會生病,他們說福島沒有輻射影響。井互川看到台北的情況,坦言他覺得非常嚇人,因為這個地方式完全無法疏散。他期許:「如果可以的話,請讓核電廠逃難吧!」

面對三位日本前地方首長的經驗分享,台北市市長候選人顧立雄除了表達自己長期反核立場,更贊同井戶川先生所說的「核電廠不說謊就無法運轉」的見解,這些經驗具體彰顯了人們活在被蒙蔽的危險中。對於台灣4個核電廠,而包括核四在內的八個核子反應爐全部在危險的核電廠之列,他呼籲台北市、新北市為了大家安全,一定要選出反核的市長,二市要共同合作建立非核家園。而目前連勝文說要代表國民黨競選,就要先面對他父親在2000年陳水扁總統說要廢核四時反對並帶領國民黨杯葛的歷史,他要具體表達他是擁核或反核,要明白表述對於朝向非核家園的目標的看法是甚麼,不能一直說「沒有核安就沒有核四」這種空洞的想法,這是在呼攏選民。

周雅玲議員表示,新北市的核電廠密集度真是世界之冠,加上311事件,新北市民真的是很恐慌,而這十幾年反核團體一直再做訴求,中央政府、地方民意卻完全感受不到,也都沒有傾聽過北海岸居民的聲音。她坦言,自從擔任議員以來,從來沒有任何防災的措施,如果真的發生災變,政府是完全沒有因應措施,更何況核一核二的逃生道路非常的窄,平常塞車就可以回堵五公里,如果真的發生事情,如何救援呢?她更詢問在場的醫學專家柯文哲醫生及法律專家顧立雄律師,如果核災發生,葉克膜可以用嗎?數量夠嗎?及如果發生核災,人民可以請求國賠嗎?政府會負責嗎?

柯文哲醫師直指核四其實就是一個最典型的問題,就是「我們要留怎麼樣的國家給下一代?」,他說,如果只考慮四年,當然蓋,如果一百年呢?而現在的政府是個綠卡政府,全家都有綠卡,核四出問題馬英九他們會在台灣嗎?當然不會。他更以多年台大外科醫師主任的身分揭露,台大醫院的核化災SOP是:「不要讓他進來,在門口用水沖一沖,送到三重」。更甚者,他說他有一次問地政處處長:「為什麼台大不是核化災應變方案?」,他的回答是:「因為你們就要疏散了,還當甚麼核化災應變方案!」台灣沒有核化災應變方案,卻硬要蓋核電廠,理由是他們根本沒想過要留下怎樣的台灣。而他更直接表明,這個問題應該問連勝文,他到底怎麼看核四,因為他父親就是當年讓問題無法解決的原兇。這是一個價值的選擇,所有政治人物要對這價值選擇做出表態。

會後,許多人對於台灣九月就要裝填燃料棒提出問題及意見,上原前市長更建議二位未來台北市市長,核災是攸關生存權的問題,可效法日本北海道函館市,對23公里外的要興建的核電廠提起訴訟,要求停建。她說:「如果沒有這個魄力應該當選不上市長的!」並在水源汙染的議題上,對二位市長候選人喊話:「地方首長應該要誓死保護我們的市民,請這二位市長候選人要盡最大的權力去保護市民!」而井戶川前町長更語重心長地呼籲台灣民眾:「我們曾經想做一個美好核電的夢,但我們現在生活在水深火熱之中。請各位絕對不要像我們一樣!」2014/03/06



   
 
Copyright © 2012 自立晚報.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禁止擅自轉貼節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