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旅遊
2017-05-29-星期一
 







依四層灌頂不同,而分別教示諸三昧耶的戒體
372-1【記者李桂馨台北報導】依四層灌頂不同,而分別教示諸三昧耶的戒體。

2016/9/4
根本傳承上師蓮生活佛盧勝彥法王
開示/ 道果本頌金剛句偈疏
文字/ 燃燈雜誌 整理
圖片/ 西雅圖雷藏寺 提供
法會/ 黃財神護摩
地點/ 彩虹雷藏寺
灌頂/ 黃財神法


我們敬禮傳承祖師,敬禮了鳴和尚,敬禮薩迦證空上師,敬禮十六世大寶法王噶瑪巴,敬禮吐登達爾吉上師,敬禮壇城三寶,敬禮今天的護摩主尊─「針巴拉。查冷查那耶。梭哈。」師母,各位上師、教授師、法師、講師、助教、堂主,各位同門,還有網路上的同門。今天我們的與會貴賓是:〈行政院駐瑞典代表處〉廖東周大使夫人Judy師姐、〈真佛宗宗務委員會〉法律顧問周慧芳律師、〈中天電視台〉「給你點上心燈」節目製作人徐雅琪師姐,馬來西亞拿督李海安師兄、拿汀李菁師姐、千金李琪師姐,〈天音雅樂合唱團〉林師姐、郭師兄,台北市議員闕枚莎代表闕師姐、美國〈綠健有限公司〉段生泉董事長、中華民國僑務顧問謝明芳女士、中國〈成都錦城通用航空有限公司〉董事長顏華小姐,「陽光舞供團」所有的團員。

大家午安!大家好!(台語、華語)你好!大家好!(粵語)好唔好?(粵語)(好)知唔知?(粵語)(知)知道個什麼啊?下個禮拜天九月十一日下午三點是「孔雀明王護摩大法會」,孔雀明王,大家知道的,祂是戴著毗盧遮那佛的冠,孔雀是象徵著阿彌陀佛、西方極樂世界,因為西方極樂世界有迦凌頻伽的鳥,有孔雀、有鸚鵡,另外祂也是拿著吉祥果跟聚緣果跟孔雀羽跟白蓮花,這個代表著息、增、懷、誅四個,所有的明王大部分都是忿怒相,只有孔雀明王長得最漂亮。祂的咒語是:「嗡。摩玉利。吉拉帝。梭哈。」我記得祂的咒音,唱出來的時候非常好聽,至於這麼大的孔雀明王,主祈不主祈隨意。

黃財神,以前我的上師這樣子跟我講,祂說:「財神大部分都是四大天王去轉化的。」祂的眷屬很多,黃財神或者是紅財神、黑財神、綠財神,祂們的眷屬都很多的,像長壽五天女、辯才天、恣意天跟妙音天、大吉祥天都是一樣屬於祂們的眷屬。黃財神在〈真佛宗〉是列為八大本尊之一,為什麼會選黃財神呢?大概也是因為顏色,因為祂是黃色的,黃色代表著增益,紅色就代表著敬愛,黑色就代表著降伏,綠色是代表著一種寶物,這是因為顏色的關係。這裡介紹黃財神是這樣子的,多聞天王身是黃色,半跏趺座,頭頂黃金的寶冠,寶冠上飾滿寶石,臉是圓的,稍微福態,身披寶石的鍊,其右手持一寶,如柚子形,祂的左手抱吐寶鼠,這個鼠能夠吐出無量的寶藏。一般財神,他們在雕刻上面,都會刻著老鼠。

我也不知道什麼原因,祂們這些財神都喜歡老鼠,我只知道我們〈西雅圖雷藏寺〉的冰箱,老鼠會開冰箱,〈西雅圖雷藏寺〉廚房的冰箱都有老鼠在開冰箱。不過在中國Mainland China有幾件事情是這樣子,我曾經看過《七俠五義》這本書,其中的「五義」都稱為鼠,五義就是他的外號都是稱為鼠,其實老鼠也是滿討人喜歡的,欸,不行!什麼老鼠討人喜歡?

我以前住家當中最多老鼠的地方就是Kelsey Ridge,那時候的〈南山雅舍〉,地下室有很多的老鼠,幾乎每一家都有老鼠,那是在山區,在山的地方都有老鼠,哇,那時候老鼠真的實在是太多,多到怎麼樣子呢?牠可以在我們家的沙發底下,牠去鑽一個洞,然後變成老鼠窩,在沙發底下變成老鼠窩,好多好多大大小小的老鼠,一個家族全部住在那裡面,很好的一座沙發,很貴的,特別去買來很貴的沙發,牠居然從底下挖破一個洞,然後進到裡面,住了差不多十幾隻老鼠都有,太多老鼠也不行。

我不知道他們為什麼把這些財神都跟老鼠配在一起,這個我不知道什麼原因,你們知道嗎?啊?喔,錢鼠,是可以咬錢的錢鼠,你大概對老鼠比較有經驗,錢鼠。我也不知道是什麼意思,不過我們常常講,在海中最有錢的就是龍王,在大地最有錢的就是堅牢地神,還有地母、山神都是在大地上最有錢的,在天上最有錢的就是四天王,四天王祂們是最有錢的。現代這個時代,當然我們常常講,有錢有煩惱,沒有錢煩惱更多,都是煩惱,有錢也是煩惱,沒有錢煩惱更多,所以還是有錢煩惱比較好。我們選黃財神這一尊,主要是做為〈真佛宗〉在增益方面,能夠得到針巴拉本身的護佑,增加大家的財富,增加資糧、增加財富,讓資糧俱足,比較能夠安心地好好修行。

像這一次很多弘法人員不能夠到西雅圖來,他們大部分的原因都是說「阮囊羞澀」,就是說口袋裡面沒有錢,不能買機票到西雅圖來受「大力金剛」的灌頂,能來的他們都來了,像〈卦山雷藏寺〉許德全,因為他常常講他許多錢,他叫許德全,外號就是許多錢,很有錢的,今天在哪裡?站起來給大家看一下。他不能來的原因,他是跟同門這樣子講,他害喜,什麼叫害喜?就是懷孕了,害喜就不能來。你真的害喜了?他喜歡開玩笑,所以害喜不是真的啦,不是真的害喜。另外蓮育上師她也來了,她是有原因的,她曾經寫過一封信先跟我報告,她說她那一天不能夠來灌頂,因為有人做中元普度,請她去做主壇,她說如果她不去做主壇,他們那個區的中元普度就沒有,就不做普度了,所以她是有原因沒有來的。

另外有一位蓮史上師,他說最近也要趕過來,這個能夠趕過來,他說要趕過來,要懺悔,然後再補灌頂,〈宗委會〉的決議是給他殺頭,要辭他的職,他說不管辭不辭他的職,他都是師尊的弟子,他永遠都是師尊的弟子,這一句話看起來非常地感人,師尊在這裡,他如果來,也懺悔了,就給他留校察看,本來網路上已經都貼出來了,把他上師的職位都辭掉了,師尊就求〈宗委會〉,請〈宗委會〉慢點開鍘,雖然已經開了鍘,但是還有半條命,讓他留半條命吧,他也懺悔了,也來了,也補了灌頂,就給他留校察看,如果將來他有犯了這個錯,那時候再開鍘,我是想這樣子,總之不捨一個眾生。
我這裡提到,我去日本四國的時候,去繞空海大師的八十八靈場,最後到了一個宮殿叫做〈金刀比羅宮〉,位於日本四國北部香川縣琴平町,要爬很多的階梯才會到,〈金刀比羅宮〉的意思就是四天王的北方多聞天王─黃財神─針巴拉。四天王祂曾經有誓願,說祂們要護持佛法,所以四天王本身護持佛教功德甚大。

另外還有一點就是說,我們有祈請四天王幫助戰爭的事情,在中國曾經有修行四天王,護佑國家能夠強盛興隆,甚至可以抵抗外來的侵略,有這樣子的一個故事在裡面。所以祂不只是財神,祂還能夠做護法的功能,甚至於能夠抵抗外侮,所以我們不要以為祂只是財神的身份,其實祂也有護國,護國就是保護國家,四天王能夠保護國家的。你打開農民曆,唯一在天下之間巡行的就是四天王,所以有「四天王巡行日」,那一天你打開通書,我們台灣人講通書,香港人他是輸不起的,香港人叫通勝,不叫通書叫通勝,打開來看裡面有「四天王巡行日」,祂們四個天王下降,帶領著所有的部隊去巡察眾生的善惡,那個日子就叫「四天王巡行日」,這個是黃財神─針巴拉的功德。

我們今天再講一下《道果》,再講一段,「『諸三昧耶』、『五空行補闕』,則為對一瑜伽士欲即身得證,除須守共乘及波羅密乘戒律外,特依四層灌頂不同而分別教示『等引』、『後得』、『飲食』、『守護』、『不離』等諸三昧耶的戒體、違犯事、所補救之法。」這個看起來幾個字很簡單,其實這個就是戒律,昨天我們講到「四灌」,今天講「諸三昧耶」、「五空行補闕」,則為對一個瑜伽士即身得證,除須守共乘及波羅蜜乘戒律外,特依四層灌頂不同而分別教示「等引」、「後得」、「飲食」、「守護」、「不離」等諸三昧耶的戒體、違犯事、所補救之法。這樣大家看了,大概有一個意念在裡面,什麼叫做「三昧耶」。我講「三昧耶」,第一個,最上面就是上師,第二個就是弟子,第三個就是本尊,這三個之間有線連起來,這個叫「三昧耶」。

三昧耶就是本尊、上師跟弟子,三個結合起來的一個三角形,就是三昧耶,這個當中有線連起來,這個線只要一斷,就叫做「破三昧耶」,線完全連得非常地好,叫做「守護三昧耶」。本尊是什麼化出來的?是上師給你的,上師教這個本尊,給你咒語,給你身相,這一尊的身相,給你咒語,然後給你手印,你就要守護上師、本尊跟你自己之間接起來的三角形,這個叫做「三昧耶」,這樣大家都清楚了。所以根本上師跟弟子之間、跟本尊之間都是有互相相連的共同的誓言,你來皈依的時候你就有發了誓、發了願,你受了灌頂,本尊所發的誓言,就是你們修祂本尊的時候所發的誓言是要一樣的,是要一樣相通的,都是要連起來,你要守護自己本身的誓言。所以我常常給上師灌頂的時候我講了一句話:「今天給你做上師─阿闍梨的灌頂,未來就等於推你進海,你會游泳,游上了彼岸,你就成就,你游不上彼岸,你就沉入大海。」

所以當阿闍梨不是很簡單的,你以為:「我當了阿闍梨,哇,開始了,可以給人家灌頂,可以給人家做法事,阿闍梨大部分都會看風水。」去了,雖然沒有學過風水,他也會,突然之間要叫他看風水,他不能說:「我當阿闍梨上師,我風水都不懂。」他突然間就變會了,他說:「你這個房子有毛病。」好了,「求上師幫忙把這個毛病解掉。」眼睛一閉:「好了,給你改好了,風水改好了。」這個老子都不會呀!這個根本上師這一招我都沒有學過啊!他們都會了,這個上師都會,好厲害。其實很多上師看我的書,他們懂得一點皮毛,懂得一點東西,當然基本上的都知道,但是還有更深的東西在裡面,那種眼是入地眼,什麼叫做「入地眼」?你眼睛看到地底下去了,叫做入地眼。你看風水必須要入地眼,不會的,你就千萬不要來,你有相應的,你可以幫人家問事,這個倒是無所謂。

有一個上師專門給人家看地理,看錯了!他有沒有讀過《葬經》啊?埋葬的葬,《葬經》,師尊是讀過《葬經》的,郭璞的、劉伯溫的,《青鳥經》、《青囊經》我都是讀過的,風水方面的書,還有師父教的,如何看龍,如何看穴,如何看砂、看水、看向,龍、穴、砂、水、向五個方法,五個要點,你去給他放了顛倒,磁向顛倒了,這很麻煩,這位上師是這樣子的,他不但看陽宅也看陰宅,陽宅、陰宅全部看,他的風水的知識哪裡來的?他說:「祖傳的。」過去沒有當阿闍梨以前,從來沒有聽過他給人家看風水,也沒有祖傳,當了阿闍梨,突然之間有了祖傳的風水,他就一直給人家看,看到最後,那個鬼不饒他,把他纏住了,整個臉變黑,身體什麼毛病都有,最後死了,最後就走了。我一看,就知道鬼在他身上,那個鬼是不服他,為什麼呢?他把人家下葬,頭要在這裡,碑要在這裡,這個才是對的,他有一次他就糊里糊塗,把頭葬在碑的後面,腳向外面,棺木剛好顛倒,那個鬼不服就找他,他一直找我,說被人家下降頭,我看不是,是鬼附在他身上。

你知道,一個龍很不容易看,龍就是地氣,地裡面有氣,他不懂,給他葬在濕地,也就是說兩個山這樣子,這個流水的地方,那時候水乾枯了,他就把他葬在那裡,等到下雨了,水就把他的墳給淹起來,那個地方不能葬的。石頭太多的,氣就鬆了,不能葬;砂太多了,沒有氣,不能葬;手拿起來,太黏了,氣走不過去;太鬆了,就是砂沒有氣;拿起來,剛好黏住,但是也可以把它分散的,那個地,那種氣才會流過去。另外你要看地,在山看地很容易,因為有龍的地方它必須突起,氣走的姿勢,出來幾個星,你可以看,還有界水止來龍的地方就是穴。

「界水止來龍」我們比一個例子,〈西雅圖雷藏寺〉它就是界水止來龍,它不是故意把它墊高的,那一個包不是把它墊高的,而是原來就是一個山包,所有從Bill Gates那邊的所有的龍,一直到閃米密西湖,那裡起了一個包,剛好可以喝閃米密西湖的水,而且那是最後的,最後的一個胎在那裡,除了那個胎以外,在底下已經沒有胎了,底下就散開了,氣就散開,那就是「寶穴」,就因為祖廟在那裡,才能夠引得〈真佛宗〉遍佈全世界。(眾鼓掌)

但是有個缺點,就是虎邊高一點,龍邊低一點,虎邊高龍邊低,趕快做一個龍神碑,那個龍神碑還是從那個胎裡面把它挖出來,放在那裡,以鎮住虎邊,不然我們〈真佛宗〉都是女子的天下,女人的天下,「白虎山頭起尖峰,老婆一定打老公」,有幾個偈,老婆一定打老公,出了幾個女的上師都是威風八面的,男的上師就變成龜縮了,這個沒辦法,這個地理上形成就是這個樣子,這是地理的原因。

我們那邊界水止來龍,就是到那裡,整個Bill Gates的氣,你看Bill Gates,我以前來美國,三十幾年前經過Bill Gates那邊的時候,全部都是樹林,我講了一句話:「這是天下第一富豪的地。」當時在場的有誰?「這個是天下第一富豪的地呀!他一定會住在這裡的。」就是Bill Gates的〈Microsoft〉,天下第一富豪的地,三十幾年前我就講了,那時候全部都是樹林哪!我坐在包的上面往前面看,可以看到這間房子蓋起來,前面房子蓋起來,看不到湖,閃米密西湖,就看到有來龍、有穴、有兩邊的砂、有前面的水、有方向,再好的地就沒有了,那個地、那個胎、那個包也不是很大,但是不是很大,它就可以弘揚四海,一切都是有原因的。

所有的三昧耶,這裡我要跟大家講一下什麼是「三昧耶」,一個瑜伽士要即身得證,除了要守共乘,什麼是「共乘」?三乘裡面的共乘,所謂佛乘、波羅蜜多乘、金剛乘,金剛乘是屬於特殊的乘,波羅蜜多乘跟佛乘,就是成佛的乘跟成菩薩的乘,波羅蜜多就叫做菩薩乘,也就是大乘、小乘,一個是波羅蜜多乘是屬於大乘,小乘是屬於共乘,就是聲聞乘,這兩個乘都要守這個戒律,必須要守,另外的戒律就是金剛乘的戒律,就是「三昧耶」。特依四層灌頂不同而分別教示「等引」,我剛剛講了,上師、本尊、弟子三個就是「三昧耶」,等引就是相等的接引。「後得」,以後層層的灌頂,得到這個灌頂的時候必須守的戒律。「飲食」,有飲食三昧耶,以前小乘的三昧耶─過午不食,你就要守這個,你修小乘就要守這個過午不食,太陽日中以後,你都不能吃東西,一直到了第二天,飲食三昧耶。守護三昧耶,你跟所有的金剛神彼此之間的誓盟就是守護三昧耶。不離三昧耶,不能夠隨便斷掉「等引」,不能夠隨便離棄三昧耶,不可以的,這個都是屬於規矩。

「等諸三昧耶之戒體、違犯事、所補救之法」,你犯了三昧耶,如何去補救,如何去補闕,把它補回來,所以懺悔跟還淨就是補回來的方法,這個叫做補救之法。這裡將來就會再講到,這裡只簡單跟大家講「不要破三昧耶」,也就是說在「等引」上面不能破三昧耶,在「後得」上面不能破三昧耶,在「飲食」方面不能破三昧耶,在「守護」方面不能破三昧耶,在「不離」方面也不能破三昧耶,這是很重要的。那個上師會看地理,他突然之間,他祖傳的,會看地理,師尊給他阿闍梨的位子,不是教他看地理,你看阿闍梨的證書上面寫著什麼?「明心見性」跟地理無關;再來?「自主生死」跟地理無關;再來呢?「發菩提心」跟看地理無關;再來呢?「傳法度眾」跟看地理無關,那位上師他只是跟人家看地理,除了看地理以外,師尊做法會從來沒來,〈西雅圖雷藏寺〉從來沒有到過,他從來沒有到過,不管在哪裡傳法,他從來不出現的,等到快死的時候才出現,這個就是「破三昧耶」。

給你阿闍梨證書上面寫得很清楚的,你必須要守這四個誓盟,你這四個誓盟沒有守,你算是什麼阿闍梨?看地理有阿闍梨嗎?你當地理師就可以啦,對不對?所以一直求我,我說:「我沒有辦法,你早就犯了三昧耶,你沒有辦法救了,讓你到地獄去吧,戴著五佛冠。」跟你講,不是,我隨便在香港問他一個咒語:「這個咒語,我傳過大威德法的咒,你會唸嗎?」他說:「不會。」「你會唸什麼咒?你會持什麼咒?」他講不出來,我說:「你修什麼本尊?」這個阿闍梨你修什麼本尊?「我不知道本尊是什麼。」啊?有這樣子的上師!因為在那邊沒有上師,那個很偏遠的地方,它沒有上師,我挑三個,我說:「你們叫三個人出來。」我點了三個人:「哪個人要當阿闍梨,你們三個去商量。」結果他們商量出來了,一個年紀比較大的他不當,一個比較有學問的他也不想當阿闍梨,就只有那個人想當阿闍梨,就只有他了,只好讓他當,結果他天天看風水,什麼都不知道,沒有修法。所以不行!這個就是「破三昧耶」。

所以這四句話,剛剛講的,當阿闍梨的這四句話就是誓盟。你知道阿底峽尊者跟自己的上師,祂從斯里蘭卡坐船,到了印尼的占碑去拜金洲大師為師,也不是馬上去了馬上拜師喔!沒有,彼此之間都知道,金洲大師知道有印度的大成就者─阿底峽尊者來到了占碑要找祂,祂不馬上見祂,阿底峽到印尼的占碑,祂並沒有馬上去見金洲大師,祂也是在那邊左右,祂觀察自己的上師,彼此之間觀察,在有一次的聚會當中祂們見面了,那個時候才結了緣,那時候阿底峽尊者才向金洲大師學法,金洲大師傳給祂「綠度母」跟所有發菩提心所有的法。

你知道阿底峽尊者祂的胸前擺了一個盒子,那是誰呀?那盒子裡面裝的東西就是金洲大師的舍利,永遠掛在祂胸前,就是阿底峽尊者,金洲大師的舍利,每一次說法,祂都把祂的項鍊拿起來,頂在頭上,向自己的根本上師─金洲大師頂禮,隨身佩戴著,這個就是「三昧耶」。你的來源是什麼,你的等引是什麼,是你的本尊,是你的根本上師,是等引。你離開了自己的本尊,斷了三昧耶,離開自己的根本上師,斷了三昧耶,這個是很嚴重的戒律。

我提到阿底峽尊者,綠度母就是由祂帶到西藏的,祂收了好多在西藏的弟子,進入西藏收了好多弟子。我舉兩個弟子好了,他的名字我稍微忘掉,我就講一個叫金敦,一個叫木敦,我是比喻的,這個名字不一定正確的,一個叫金敦,一個叫木敦,木敦憨憨、直直(憨厚),金敦很奸巧,他的莊園很大,他是土司,莊園很大,阿底峽尊者觀察兩位,要把傳承交給憨憨、直直那個木敦,有消息傳出來,金敦聽到了,很火,但是他不動聲色,請阿底峽尊者到他的莊園來傳法,到了金敦的地方,就把阿底峽尊者關起來:「一定要傳我法,一定要把傳承給我,不然我就把?殺了。」阿底峽嚇得連夜像老鼠一樣挖土壕鑽出來,跑啊!騎著一匹馬跑,金敦土司本身就有些兵馬,在後面追祂,到最後阿底峽尊者到了渡頭上了船,金敦到了就射了幾隻箭,射祂沒有射到,這個就是斷了三昧耶,等引沒有了!上師、本尊、護法沒有了。

阿底峽本身來講,祂跟自己的金洲大師真的是,只要祂一說法,一定把祂的項鍊頂在頭上說:「這是我的根本上師,頂在頭上的。」就是不能斷三昧耶,就是在這裡,本尊、護法,本尊、弟子跟根本上師,三個是等引,相等的線,等引,不能斷的,斷了就沒有了,斷了這一切都沒有了,像那個金敦就是斷了。

阿底峽尊者在禪觀當中到了色究竟天,釋迦牟尼佛在那邊說法,很多法座,上面坐的就是大阿羅漢,有一個空位,阿底峽到了那裡,就要爬上那個空位,祂爬上來了,釋迦牟尼佛看祂一眼,誰叫?上來的?那個阿底峽憨憨(台語):「我就想說有一個空位,應該是給我坐的吧?」「這是出家的法座!」釋迦牟尼佛講,「這裡都是出家的法座,?下去!」祂乖乖爬下來,在底下聽法,祂規矩很嚴的,釋迦牟尼佛說:「除非?回去以後趕快出家。」然後阿底峽尊者到上座部去出家,上座部的人跟祂講:「?沒有資格來我這裡出家。」祂沒有辦法,祂就跑到大眾部去出家,出家了以後,祂到了色究竟天,祂就可以坐在那個法座上了。所以這個也是一個三昧耶,也是一個等引的三昧耶,這個就是你身修行的三昧耶,也就是你自己本身的戒體,你違反了,它的補救的方法都在「道果」裡面。

我告訴大家「金剛乘」,大家知道〈薩迦寺〉,〈薩迦寺〉主要的金剛就是喜金剛,喜金剛是薩迦派最主要的金剛法,薩迦派最主要是喜金剛,因為我得到薩迦證空上師─德松仁波切的傳承,所以我才能夠寫《喜金剛講義─大樂中的空性》,喜金剛就很厲害了,但是到了薩迦五祖八思巴的時候,祂以勝樂金剛來輔助補充說明喜金剛,所以薩迦派它主要的是喜金剛,輔助的金剛是勝樂金剛。再來,白教那洛巴的「那洛六法」,傳承於五大金剛法,五大金剛法裡面的喜金剛、密集金剛、勝樂金剛、大威德金剛、大幻化網金剛,這五大金剛法裡面的主體變成「那洛六法」,那洛巴的六法,所以白教最主要的金剛法,「那洛六法」大部分都是引用這五大金剛法裡面的主體去分出來的,它最主要的金剛法是勝樂金剛,白教勝樂金剛。

寧瑪派就是舊教,它是密集金剛跟勝樂金剛並重,密集金剛是屬於父續的金剛王,勝樂金剛是屬於母續的金剛王,母續的金剛王就是智慧的金剛王,父續的金剛王就是方便的金剛王,方便的金剛王叫父續,這兩個也是相通的。所以五大金剛法,你只要會一種,其他的做輔助就可以了,寧瑪派是密集跟勝樂都用,白教是五大金剛法以勝樂金剛為頭,底下通通都是輔助;薩迦派就是以最重要的喜金剛,以勝樂金剛為輔;至於格魯派,就是新教,格魯派它本身的金剛法是以密集金剛為主,大威德金剛為輔,你要懂得這些金剛法了以後,你才能夠有金剛法的這一種成就,修習金剛法才能夠有成就。我們〈True Buddha School〉一天到晚就在做金剛法,大幻化網也做了,其實要講解這些金剛法都是要兩、三年的功夫,不是一次就可以了,〈台灣雷藏寺〉現在要求勝樂金剛,我只能夠以勝樂金剛的儀軌來傳給你們。其實要講「勝樂金剛法」就像講《道果》一樣,要講好幾年的。那不是金剛法,那只是一個儀軌,所以大家要清楚。

啊?今天怎麼都沒有講笑話。有一位老農夫第一次進城,停在大樓的電梯口久久不離,老農夫便問管理員:「你們這個東西要賣嗎?」管理員非常地奇異,問他:「你買它做什麼呢?」老農夫說:「我剛才看見一個老太婆走進去,變成一個姑娘出來,想買回家幫我老婆變一下。」這是不通的,你必須要有密教的所有一切的知識,密教一切的智慧,你才能夠修行,簡單地講。所以我講這些金剛法的根源給你們聽,就是你們必須要懂得金剛法,不是隨便亂求:「我要求勝樂金剛。」等一下說:「欸。」馬來西亞突然間跟我講:「那我要求密集金剛。」五大金剛法給你們都求了,喔,我們超越了藏密四個教派。

像薩迦教就是喜金剛為主,勝樂金剛因為是薩迦五祖八思巴,祂講了勝樂金剛,所以勝樂金剛為輔,其他的祂不涉及,一個薩迦教就是這個樣子,大家亂求,台灣要求勝樂金剛,馬來西亞要求密集金剛,哇,我現在講《道果》,《道果》很重要喔!《道果》就是薩迦教最主要的經典。寧瑪派就是大圓滿最重要的,白教─噶舉派,它是香巴噶舉,另外還有一個噶瑪噶舉,另外還有直貢噶舉,它分為四大派八小派,很多種傳法的,它是以大手印為主,格魯派是以「大威德法」為主,「大威德法」是格魯派;大手印是噶舉派;寧瑪派是大圓滿;薩迦派是「道果」,我現在講的是「道果」。

朋友最近買了一輛四輪帶動的越野車,停在樓下,車後面有4 X 4的標誌,第二天下去,不知道哪個小孩子給它刻上「等於十六」,四四一十六,心疼啊,趕快去補漆,回家,隔天早上下樓又看,又刻上了等於十六,氣死人了,跑到修理廠跟噴漆的講說:「給我噴了等於十六的字樣。」弄好回家,這樣就安心了,這回你不會寫東西了吧!隔天下去,他又徹底崩潰了,小孩子在等於十六上面刻了一個「對」。這是三昧耶,相等引,四四一十六,他說乾脆他也把它刻上四四一十六,結果小孩子在旁邊給它寫一個「對」,正確。小華講:「我媽媽是碩士,爸爸是博士。」小明講:「靠,有什麼了不起。」小華問:「那你爸爸、媽媽是什麼士?」小明就講:「我爸爸是男士,我媽媽是女士。」這個不能刻上等引,因為一般的講法就是這樣子。所以「等引」很重要,所謂「等引」就是說互相的關係,師父、弟子、本尊彼此互相的關係,你有沒有犯了戒體?有沒有犯?這個是最重要的,這個是「等引」。

小華講:「你知道哪一個國家的人分手最痛苦嗎?」小明就講:「我想不到。」小華講:「答案是Korea,韓國。」你們想想看有什麼理由。小明就問:「為什麼是韓國呢?」小華講:「因為街上每一個女孩都長得像她。」因為每一個都一樣,你跟她分手,不是看到每一個都很傷心嗎?分手最痛苦的。三昧耶的戒體,身、口、意都有三昧耶的戒,我們行者要懂得什麼是「三昧耶」,我講的,第一個就是「等引」,祂彼此之間是有關係的,如果沒有關係就斷了三昧耶了,也不可以超越的,不能夠超越的。

你說哪一個祖師,我們講白教的就好了,那洛巴的心子就是密勒日巴,密勒日巴的心子就是岡波巴,岡波巴的心子就是杜松虔巴─第一世大寶法王,什麼叫做「心子」?心子是父子的關係,師父是父,你是children,你是小孩,就是這一種關係,師父是父親,你是子,所以叫做「心子」。我們這個黃教的傳承,第一個祖師爺是誰?甘珠仁波切,甘珠活佛,甘珠活佛的心子就是吐登尼瑪,滿清編譯【大藏經】的那一位吐登尼瑪。吐登尼瑪的心子是誰呀?是吐登達力,吐登達力的心子是誰呀?是吐登達吉。吐登達吉的心子是誰呀?是師尊。我看我的師父就是我的父親,這是父子之間的關係耶,所以叫「心子」,這個是「三昧耶」,這一條就是「三昧耶」,不能斷,沒有超越的,你兒子超越父親,那你變成我祖父了,哪有這回事?所以父子之間的關係就是「等引」,跟你講「三昧耶」就是這樣子,很簡單,「父子」之間的關係。

你知道嗎?吐登達吉祂在最危急的時候,祂得到肺炎,在香港的瑪麗亞醫院,有伊莉莎伯醫院,伊莉莎伯醫院是嗎?在伊莉莎伯醫院,我去見祂,祂臨終的前三天,全身戴著氧氣罩,呼吸非常地急促,最好的抗生素都給了,套著氧氣,全身發抖,我跟師母去見祂,別人都見不著,祂不見任何一個人,一聽說我來了:「見!」奇供就把我們引到祂的床前,我們兩個人也是一樣跪下來,跟祂祈禱,祂伸著手給我跟師母加持,那個手伸出來是發抖的,這樣子抖,一直抖,抖過來,這樣子給師尊加持、給師母加持,祂意思就是說:「兩個人來了,都來了,很好!給自己的心子加持,臨終前三天,已經病得很嚴重了,我走出病房跟奇供講,我是奇摩,他叫奇供,是祂的親身侍者,我跟奇供講:「這回我一離開香港,恐怕又要趕回香港。」沒有錯,因為三天以後祂就過世了,在祂最後臨終,被自己師父加持,就是我!祂有病,我一樣趨前去求祂加持。

我得了蜂窩性組織炎,回到西雅圖,突然之間沒有人要給我加持,「?自己有病還給我們加持。」不是這個意思,到最後他們解釋說:「不是這個意思,師尊已經有病了,很累,為什麼還要那麼辛苦?我們體念師尊生病回來。」我跟你講,我在台灣就已經好了,我回來連吃一顆藥都沒有,就是抗生素那些連一顆都沒有,在台灣就已經宣布「我已經好了」,回來雖然身體虛弱在養病沒有錯,要把肝功能跟腎臟功能通通恢復,它必須要有力量給它恢復,我那個時候就是很簡單講一句話,我那時候如果連加持的能力都沒有,那我給你們加持什麼?就算我病很重,你們也要來給我加持。很簡單哪!本尊是攝受的根本,你的根本上師就是加持的根本,很簡單哪!護法就是擁戴保護你的根本,護法就是保護你的根本,上師就是加持的根本,本尊就是攝受你的根本,這是「三根本」。

我要加持炳祥的時候,手伸過去要加持,炳祥說:「不用!不用!不用!」一直退,我說:「咿…。」你「不用」什麼嘛?就算我病很重,我也要加持你啊!這是「等引」哪!這是相等啊!這個父子之間,父親給兒子加持,你「不用不用」就斷掉了,很簡單就這句話。你看,我剛回來的時候,吃完飯走出來,每個人都站著,每一個人都跟木頭人一樣,不給我加持,你看,我心中想:「這些人都犯了三昧耶。」他以為我有病哪?我這樣加持就會傳染給他啊?我師父得肺炎,圓寂的前三天,我都給祂加持呢!這個就是「等引」哪!

有一天算命師跟我講,最近我會墜入愛河,我好感動,想說我已經快六十歲了,其實我是七十二歲,結果真的太準了,那一天我回高雄,到了河邊去走一走,突然間我掉入愛河,真的很感謝〈高雄市消防局〉來救我。不會,師尊會游泳,放心,我在初中的時候,就在高雄的愛河游泳,高雄有一個愛河,「墜入愛河」原來是掉到河裡。

我們談一談這個也是很好的事,大家都彼此知道什麼是「三昧耶」,因為「?沒有講,我們不知道」,既往不咎,講了以後你們就知道,講了以後才知道。「三昧耶」是很多條、很多規矩的,密教有很多規矩,誰坐在上座,誰坐在下座,都是規矩,那個規矩太多了,實在我沒有辦法。我到吐登達爾吉那裡去,下樓梯的時候,我請師父走前面,師父說:「不對!?永遠不能夠在我上面!你要走前面,我走後面。」上樓梯的時候,師父走前面,弟子走後面;下樓梯的時候,弟子走前面,師父走後面。不一樣的,規矩很多的,我這個後面也不可以讓人家走,規矩,那個是破三昧耶的。

甚至我在走路的時候,那時候比較嚴,我講過一句:「太陽的光照到我,這邊有影子,你不能踏我的影子。」這是「三昧耶」,規矩就是這樣子,所以師父跟弟子之間如同「父子」的三昧耶,一定要守!你不能說:「喔!我跟?平等。」甚至於越過?、在?上面,那怪不得釋迦牟尼佛頭上長包啊!因為到最後,真的很多弟子都在祂的頭上拉屎,這個破三昧耶的。今天就講到這裡吧,嗡嘛呢唄咪吽。

我再講一句話好了,密教有一句話講得非常清楚,「所有阿闍梨的功德來自於灌頂的根本上師!」根本上師如果沒有教你這些密法,你哪裡來的功德?很簡單嘛!這就是「等引」,就是「三昧耶」嘛!這個就是「等引」、「三昧耶」。

你自己能夠闖出一片天,你們所有的上師將來都會收弟子,你收了弟子,你認為:「哇,都是我的弟子。」那你的根源呢?還是根本上師教你這些密法,你用了這些密法去度了那些眾生,所以功德還是歸於你自己的根本上師,這個就是「三昧耶」。好。嗡嘛呢唄咪吽。



■燃燈雜誌官網:
http://www.lighten.org.tw/

■網路刷卡助印燃燈(參加方案及隨喜贊助),可進入下列網址:
http://lighten-org.blogspot.tw/

■新浪博客:
http://blog.sina.com.cn/u/3969434183
(自立晚報2016/12/14)
   
 
Copyright © 2012 自立晚報.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禁止擅自轉貼節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