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旅遊
2017-07-24-星期一
 







學佛的人需懂得因緣果報
374-1【記者李桂馨台北報導】學佛的人需懂得因緣果報,看透因緣,隨遇而安。

2016/9/24
根本傳承上師蓮生活佛盧勝彥法王
開示/ 道果本頌金剛句偈疏
文字/ 燃燈雜誌 整理
圖片/ 西雅圖雷藏寺 提供
同修/ 黃財神本尊法
地點/ 西雅圖雷藏寺


敬禮傳承祖師,敬禮了鳴和尚,敬禮薩迦證空上師,敬禮十六世大寶法王噶瑪巴,敬禮吐登達爾吉上師,敬禮壇城三寶,敬禮今天的同修本尊─針巴拉,敬禮五佛。師母,各位上師、教授師、法師、講師、助教、堂主,以及各位同門、網路上的同門。今天與會的貴賓是:〈中華民國駐瑞典代表處〉廖東周大使夫人Judy師姐、〈中天電視台〉「給你點上心燈」節目製作人徐雅琪師姐、林淑華醫師、莊俊耀醫師、中華民國僑務顧問謝明芳師姐、中國成都〈錦城通用航空有限公司〉董事長顏華小姐、台灣啟仲師兄。

今天修「黃財神本尊法」,首先跟大家Say Hello,大家晚安!大家好!(國語)你好!大家好!(粵語)我們修「黃財神本尊法」,我記得好像才不久有做護摩法會,也是針巴拉的,那時候講大部分財神都是天王,四大天王,祂們所住的都是很好的地方,黃金所建的宮殿、白銀所建的宮殿,另外還有水晶所建的宮殿,另外還有七珍八寶所建的宮殿。

四天王守護四個洲,在以前中國的傳說裡面就有四大部洲,佛教也是講到四大部洲,也就是東勝神洲,最有名的孫悟空就是東勝神洲花果山水濂洞,石猴所轉化的孫悟空,就住在東勝神洲,祂不是住在南瞻部洲,南方屬於南瞻部洲,南瞻部洲是屬於差不多整個地球的部份,都屬於南瞻部洲,另外還有北俱盧洲,還有西牛賀洲,南瞻部洲大概是屬於我們人類,四天王管四個洲,是這樣子的。

這四天王在《通書》上面,香港人不叫《通書》叫《通勝》,因為香港人怕「輸」,他就是要「贏」。香港人比較喜歡賭錢、賭馬、打牌,我從來沒有看過吃飯以前先打麻將的,只有在香港看過,吃飯以前他們先打牌,打牌跟吃飯連在一起,臺灣的餐館沒有一家是先打麻將再吃飯的,沒有的,香港是有的,現在還有嗎?有喔!play Mahjong。屬於南瞻部洲的人,他們雖然習性比較重,但是也是喜歡佛法的,其他的幾個洲,東勝神洲、西牛賀洲跟北俱盧洲都是比南瞻部洲還好一點,祂們的境界還好一點,比較快樂一些,人間差不多苦跟樂是參半的,剛好是一半的。

四天王管四個洲,在《通勝》裡面有記載「四天王巡行日」,我講過,有記載這個日子,就是在《曆書》裡面,哪一天是屬於「四天王巡行日」,也就是在考察人間的人的善跟惡這個日子,然後由祂們決定通報給忉利天,三十三天,忉利天的中央是一個天,其他東南西北各八天,四八三十二,加上中間的忉利天就是三十三個王,也就等於是三十三天的大王,祂們決定應該賜福給眾生還是降災殃給眾生,由人的心跟天心,天、人其實是一樣的,但是天可以賜給人福分跟災難,都是由天來做主的,好像有一些不能改變的,地、水、火、風的災難,地震、水災、火災、風災,它們經常發生在整個地球上,都有這些災難的。

人的心好的話,天就歡喜,降福給人,人心不好的話,天就忿怒,降災給人,根據以前我學佛,大部分都是有這個因緣。最近就覺得人心不是很好,這個人心都變了,不只是人,家庭、家族、國家、民族,這些心都是變化的,心都是在變化之中。那你想想看現在整個地球上的狀況,有些地方真的是降災的,有些地方雖然有福份,但是也是曇花一現,災難比較多一點,這就是因為人心本身集合起來的一種業力,產生一個天的那一種業報,一種共業產生。

像黃財神─針巴拉,祂是賜福給佛教的,所有佛教徒能夠得到福分,也能夠增加智慧,福分跟智慧是在一起的,你有智慧自然就會造福,你沒有智慧自然會造業,產生了種種的這種現象出來,佛教徒就因為佛菩薩、諸天的保護,能夠國泰民安,人人比較有福氣,我們修行針巴拉的時候,希望祂賜福給我們每一個人,給我們一點資糧,給我們資糧俱足、智慧增長,這是非常重要的,但是資糧俱足了以後,就要做更多的佈施給所有的眾生,這樣子才是好的。

以前我的師父跟我講過,了鳴和尚,我下山的時候,了鳴和尚跟我交代一句話,祂說:「你下山去,有一句話要交代你,就是不可以開口跟人家要錢。」我常常寫在書裡面,大家看了,師尊的書也是這樣子寫著:「不可以開口跟人家要錢。」。那一天我們做大法會的時候,我拿起香袋說:「以後你們來受灌頂的,再來求法、再灌頂的,要把我的香袋裝滿。」底下的人就在想:「一塊錢也可以裝滿。」total one dollar也可以裝滿我的香袋啊!我特別還加了一句:「One hundred dollars。」不過回來我就後悔了,下了法座我就後悔了,不可以的!不可以這樣子!

因為師父交代我:「不可以開口跟人家要錢。」今天你在法座上就犯了錯,那我就懺悔不可以開口跟人家要錢,居然你在大法會的時候跟人家講:「要把我的香袋裝滿,我才給你『大力金剛』的灌頂,你來補灌頂,你就要把我的香袋裝滿。」怎麼可以講這種話呢?不對的!馬上就懺悔了,再也不敢了,因為師父有交代:「不可以開口跟人家要錢。」那就是了。

我這一生也是奉行師父的交代,我本人,要怎麼講……,我不能夠管到其他的弘法人員,因為我從來沒有交代他們:「不可以開口跟人家要錢。」只是我的師父跟我要求:「你以後出去絕對不能開口跟人家要錢。」我就記住這一句話,所以我沒有開口跟人家要錢,結果那一次法會講了這句話,唉呀!糟糕,真的是…,一下法座我就懺悔了,就不對了,居然跟人家講說要裝滿你自己的香袋,這不對的。

還有一點,雖然這樣子,但是你的信眾很多,眾人給你一點點你就夠了,就滿足了,師尊也覺得自己已經很足夠了,我不跟人家開口要錢,但是也覺得足夠了,所以我最近的書上又寫|「不要供養師尊」,請不要供養師尊,就是說你不一定要供養我,你如果要供養師尊,我也不好意思拒絕,在那邊推來推去,很難看哪!

你一直要拿給我,那我一直說:「不要!不要!不要!」但是我在書上寫,很早以前我就寫過一篇文章「敬請不用供養師尊」,很早就寫過,最近又重複了「敬請不用供養師尊」,你們皈依就是隨意的,灌頂也是隨意的。

你們現在來做「大力金剛」的遙灌頂也都是隨意的,你們來受「大力金剛」的親灌也是隨意的,並沒有特別要求你們一定要供養多少,沒有,沒有這回事。而且另外還有一點,跟你做什麼事情也都是隨意的,你如果給我多了,我還覺得說:「唉呀,這個人給我這麼多,我會不好意思。」這樣子,你給我多了,我覺得不好意思,不敢。

以前〈台灣雷藏寺〉的蓮哲上師,他皈依我,要剃度的時候,用一個黃色紙箱,一大箱,就是像裝泡麵的那一種紙箱,把他的錢鋪滿,抬著。我記得……那個時候還在台中公園旁邊有一個〈敬華飯店〉,現在已經改了,不叫〈敬華飯店〉,大概改什麼飯店吧,就是〈敬華飯店〉,我回臺灣的時候有一次住在〈敬華飯店〉,他拿出一個紙箱來給我,說要供養師尊,他要剃度出家,他說:「這裡面都是我存下來所有的錢,供養師尊。」臺灣的蓮哲上師,就是〈台灣雷藏寺〉的住持,他要供養我,我說:「這是泡麵嗎?」他說:「不是。」打開來一看,全部是仟元的,一張張壹仟元的鈔票,鋪滿了整個紙箱,他要供養我,那時候我說:「你留著吧。」他說,他既然出家了,就不用這些錢,他的儲蓄全部要供養給我,我就說:「我不要你這些錢,你出家就好,這些錢留起來,你可以有用到的時候。」我沒有給他拿,他硬要給,就在那邊推來推去,我一看到那些錢太多了,我自己也怕,為什麼怕呢?奇怪?我那麼怕錢幹什麼?當初拿了就很好用,就是太多了,我自己也嚇到了,那我就這樣子好了,你既然硬要給我,我就抽一、兩張吧,我就拿一、兩張,就是你已經供養了,不然在那邊推來推去不好看,因為那時候我在櫃檯check-in,他拿來這樣跪著給我,我就給他拿一、兩張,沒有全拿就還給他,是這樣子。

另外還有一次,我住在〈宜欣社區〉的時候,有一個人來求我幫他醫治他的病,我說:「好。」我就畫了符給他加持,特別給他醫治,他臨走的時候,出去門口外面,臨走他拿一個包包,就是綁起來那個包包,從我家的門外丟到我家裡面,「?」的一聲,我出來一看,這樣子拿起來,我一看,天哪!就是一個布包包著,裡面全部都是錢,一包差不多有這麼大包都是仟元,這樣一大包,我一看就不好,他的病能不能治,還要靠奇蹟呢!如果治不好,他回來給我討錢,我就完蛋了,當時這個事情師母也在的,我把那一包丟向牆外,我一轉身回來,又「?」,他又丟回來,我又把他丟回去,兩個人好像在打排球這樣,他從牆外丟進來,我從牆內丟出去,兩個人丟來丟去,因為我很少看過那麼多錢,心裡很怕,因為家裡窮慣了,家裡面很窮並不是很富有,所以看到那麼多錢,我是很怕的,我就把他丟回去,我丟到最後,我跟他講:「等你病好了,你再來供養,那些供養也不用供養這麼多。」我就請他拿回去,是這樣子的。

另外有一次我回臺灣,有一個開高爾夫球場的老闆,我坐上車的時候,他拿一袋東西給我,我不知道,放在我的腳邊,說:「這是要給師尊。」我踢了一下,欸?滿重的耶!打開來看,哇!天哪!他跟我講是幾百萬哪?那時候,三百五十萬的台幣。滿重的,三百五十萬放在我的腳面前,我說:「停、停、停。」叫車子停。「這個錢不能放在我這裡。」我不知道要提到哪裡去,因為我現在是要出發去弘法,他拿三百五十萬放在我的腳前,我說:「停、停、停。」他說:「為什麼?」我說:「你趕快找一家銀行,你趕快去存,把這個錢存在你的戶頭,拿回去,我不要你的。」這是師母想起來,是有這回事。喔!大張的匯票啊!因為是太多了,所以把他退回去,太多了,就跟他退回,匯票。

都有這些事情,因為我不敢,我小本經營就好,開一個小店,小本經營,賺一點毛利,是屬於這樣子的,所以我媽媽當初在的時候跟我講了一句話:「?盧勝彥是一個小鬼。」我們現在唱一首「小妖精」,你只是一個小妖精哪!你不是大王,大王家財萬貫,你只是小鬼。我媽媽說我是小鬼,小鬼就是膽子小,不敢拿人家的錢,只是一點點,意思、意思,這是可以的,一生都是這樣子。

我也沒有福氣中獎,我是希望同門中獎,剛剛針巴拉跟五佛有下降,希望賜福給大家,大家都能夠中獎那是最好,師尊本身沒有橫財的命,只要我抽獎,從來沒有中過,自己認命啊!什麼獎我都不會得到的,什麼樂透獎啊!什麼威力彩呀!我連想都不敢想,偶而想就去買一下也不會中,沒有橫財的命,師母比較有橫財的命,她抽獎都會抽中,我抽獎都是抽不中。這個資源嘛,當然我是希望大家都有資糧,每一個人都有資糧,我們〈真佛宗〉太窮了,大家同門應該都有資糧,這樣才好。

師尊跟大家講,師尊這一生當中不敢想要有什麼大的,什麼發、發、發啊!旺、旺、旺啊!或怎麼樣子……,師尊不敢想,小本經營,我常常講:「細水長流。」我不要像長江、黃河那樣浩浩蕩蕩地這樣子過來,我不用,只是一條細水,但是能夠長流,能夠養老就夠了。師母跟我講:「現在養老也不容易啊!」我說:「什麼不容易?」她說:「現在你去住養老院住看看,有五星級的養老院,一個月要好幾萬呢!」,至少一個月也要幾千,你最好不要生病,你生了病到了醫院,天哪!幾天之內就拿走你幾萬了。

哇!現在連老了都有恐懼感,美國的醫院真的是很嚇人的,如果你沒有保險的話就真的也是很可觀的數目啊!蛤?住幾天醫院二十幾萬哪?是啊!Heart Attack, Jennifer在哪裡?喔,OK,妳住院住幾天?五天。給妳拿多少錢?二十三萬。美金二十三萬呢!五天呢!五天二十三萬,唉!那我一定要籌備籌備了。嚇死人啦!哇,那是病不得!真的,好恐怖喔,聽起來,真的好恐怖。好了,不談錢啦,談錢嚇死人。

我們今天談一點《道果》,講一下,「另外呢『五緣起』的重點是以身相適之緣起,而生現證悟於心,其緣起的基礎為脈、脈字、界甘露、氣等等。」這一句話的意思,談到「五緣起」,這下面有解釋,稱為「外緣起」、「內緣起」、「密緣起」、「真如緣起」及「究竟緣起」,這是「五緣起」,明天我再解釋「五緣起」,講上面這一段。

它的重點是以身相,就是以你的身體,我們每一個人都有一個身體,以前老子講了一句話:「吾之患,在吾有這個身。」「吾之患,在於我身。」他說:「人本身來講,有這個身體就是一個過患。」老子的意思是說,沒有這個身體,那就非常地好,有這肉身是不好。但是在密教裡面,因為你有這個身,才知道怎麼樣子去修行,你有這個身,才能夠利用你這個身相去修法,利用你的身體去修法,這個就是修行的緣起。我們簡單講一個緣起,這個緣起呢,其實是我們有這個身體,但是緣起也許是你前世的,也許是現在世的,也許是未來的,或者過去世的,種種的緣起,現在你的身體就是你過去演變到現在,你自己現在這個身體演變而來,你的過去世演變成為你這個身體,緣呢,有些是屬於外緣,外面的緣,環境的緣。

像以前我信基督教的緣起,是因為我家的後面有一個小女生,她信基督教,我喜歡那個小女生,她去了高雄〈新興教會〉,我就跟著去了高雄〈新興教會〉,這個也是緣起呀!沒有這個小女生信基督教,我怎麼會去教堂?這個就是我信基督教的緣起。為什麼到最後你會信佛教?就是因為去〈玉皇宮〉啊!遇到瑤池金母啊!祂給我開了天眼,當時就明白了一切,當天晚上回去,看了諸天、看了三界,一個晚上沒有睡覺,一直看天、看地,看整個晚上,然後知道自己的根源,這個就是緣起啊!

但是一個基督教徒為什麼會變成佛教?這就是一個緣起,我媽媽帶我去〈玉皇宮〉,〈玉皇宮〉在做法事,一個通靈的千代??(日文:林千代師姑,嘰哦桑),??是日本話,就是我們稱為「嘰哦姑」,她已經圓寂了,那麼她跟我講,她說:「佛菩薩在找一個人,這個人叫做??。」??就是「勝」,日本話叫做??,勝,那我的小名就叫??,沒有人是??,只有我是??,所以她叫我,佛菩薩叫我的名字,那我就去,那時候就是一個緣起。

瑤池金母幫我開天眼的,這個緣一直結到現在,七十二歲了,我那時候才二十六歲,剛好顛倒,七十二,如果是實歲應該是七十一吧,虛歲就是七十二。那時候是二十六歲遇到瑤池金母,你看這個緣結得多深,瑤池金母就坐在我後面,這個緣真的是非常地深,就是這個緣讓我變成這樣子,這個就是一種緣起。那麼這個緣起就是這樣子變來變去,人生就是起起伏伏、變變化化的,就是這樣子跟眾生結緣,跟大家結緣,有些人看到師尊的時候,他會流淚,這就是他這個緣份到了,他會留下眼淚,這也是很奇怪的一件事情哪!為什麼看到師尊會流淚呢?就是你跟師尊有緣,跟佛菩薩有緣,你自然就會流淚,那時候的這種種的緣起。

跟師母也是一種緣起呀!三個同學─我、傅思黔、徐耀堂,三個人要辦郊遊,我認識的女朋友叫劉美雲,她也叫了三個,一個梁巧明、一個盧麗香,一個就是劉美雲,三個人跟我們三個人一起去郊遊,去郊遊呢,我們是這樣子的,我們怎麼分配,我的女朋友本來就是劉美雲,徐耀堂他就追盧麗香,我的同學,傅思黔就追梁巧明,其實三個人當中最漂亮的應該是梁巧明比較漂亮一點,我的朋友普通啦,盧麗香就是胖胖的,她現在變得很瘦啊!以前不是啊!以前我是叫她「肥肥」,她很胖的,那時候大家出去玩,我一想說她姓盧,我也姓盧,我們不可能結婚嘛!那就出去玩,玩了就是緣哪!結果徐耀堂追她,傅思黔追梁巧明,都是追得很辛苦,他們兩個人都追得很辛苦,有一次突然之間,劉美雲她另外也有一個朋友,她跟著這個朋友走了,我一直沒有結婚到三十歲,突然之間人家聽到一句話:「這個盧勝彥三十歲還不結婚,一定某一個地方有問題。」這氣死我了!怎麼講我有問題?我一時找不到女朋友,到底誰呢?我認識的?就剩下盧麗香了。徐耀堂追她好像也追得很辛苦,那我乾脆去她家找她好了,這也是一種緣起啊!她要帶她的媽媽來問婚姻,她媽媽問說:「師母的婚姻到底在哪裡?」她問我耶!我算一算,想笑又笑不出來,不知道是福不是禍,是禍躲不過。這個就是緣份嘛!唉!這個都是緣起啊!所以因為有了身體,你的緣在哪裡?要修行的緣在哪裡?在你的氣、在你的脈、在你的明點,在脈的字,「嗡、阿、吽」,脈的字都是有那個因緣,就是修你身體的法,因緣存在的,這個前面那一句話就講了。

講一個笑話吧,「唉,你們今天賣的包子為什麼沒有昨天的好吃呢?」老闆講:「不可能!因為這些都是昨天的包子啊!」時間,時間也是緣起。

我算過佛奇,佛奇到現在為什麼還沒有佛緣?他為什麼都沒有來修法,也沒有來聽法,My son is Fo-Chi Lu是我的兒子,為什麼還沒有來修法呢?算了一下,欸!他五十幾歲才會有佛緣,那是時間哪!五十幾歲你有佛緣,那時候才來學佛,幾乎都快來不及了,學往生吧!那時候教你趕快要怎麼樣往生到佛國淨土,他的佛緣是在五十幾歲,沒有辦法,對不對?佛也是講時間的啊!

你是因為空間,你的環境促成你學佛,時間,你時間沒有到,你也沒有辦法碰到有緣的人,但是時間也能夠讓你合在一起,時間也能夠讓你分散。以前有講過一個笑話,他說:「唉呀,今天的湯好鹹喔!」湯非常地鹹,我們有一個女弟子姓湯,姓湯的在哪裡?叫她「湯湯」,喔,在這裡,站起來給大家看看吧!人家叫她「湯湯」,她姓湯。「這湯太鹹了,怎麼辦?」他說:「等一下喝吧!」他媽媽問說:「為什麼?」「因為時間會沖淡一切。」放久一點,時間會沖淡一切,不可能的事情哪!鹹就是鹹。

有時候,時間是可以沖淡一切的事情,有些是不能夠的,有些是沒有辦法沖淡的,所以時間的問題跟空間的問題,有時候時間跟空間促成這個緣,我們大家都是很有緣,因為都是〈真佛宗〉的弟子,彼此之間都是很有緣才會在一起,但是跟朋友一樣,你看,你這個朋友,非常有緣的朋友到最後也會分手,什麼原因?因為你們的緣很短,所以才會分手;緣很長,而且又是很好的善緣,你就會做永遠的朋友。

有一個少婦買彩票的時候,請大師幫忙選號,大師也會掐指神算,就問了一個問題:「妳出國幾次了?」她說:「四次。」「妳有幾個孩子呢?」「兩個。」「妳今年讀了幾本書?」她說:「五本。」「每個月跟老公的幸福幾次?」她說:「兩次。」就是半個月一次啦,這個太太臉都紅了,「妳至今有過幾次外遇?」少婦講:「什麼?我是良家婦女耶!」大師就講:「那最後一個數字是零,按照排列的次序就是四二五二零。」她要買彩票的號碼「四二五二零」,就是第一個問的,出國幾次?四次;幾個孩子?兩個;讀五本書;每個月做兩次,炒飯啦,兩次;有幾次外遇?她說:「我是良家婦女。」大師就講:「最後一個數字是零。」她買了彩票,威力彩,三天以後就公佈中獎的號碼「四二五二九」,這個少婦非常地後悔:「唉!不撒謊就好了。」買彩票也是緣起,時間跟空間,你剛好碰到你這個緣,你中獎的緣,就在那個時間,那一期的彩票,那就是時間啦!空間是什麼樣子?你剛好經過那個賣彩券的,那個就是空間哪!他剛好有中彩的彩券在裡面,你去買,而且時間就是那一期,你買了就是你自己本身的福分,買彩票也是要看緣的啊!也是時間、空間跟你自己的福分湊合起來的,沒有就是沒有,這個都是緣起。

再談吧,緣起很好玩的。唐三藏問悟空:「悟空啊!為師問你幾個問題。」唐三藏就問了:「妖精跟妖怪怎麼區別?」我們最近常常唱「小妖精」,你看吧!這個因緣巧合就有這一張啊!妖精跟妖怪怎麼分別?孫悟空回答:「看胸部。」唐三藏說:「唉呀,罪過罪過,阿彌陀佛。到底是怎麼分別呢?」孫悟空講:「很簡單啊!這只是一個常識問題。」悟空就笑了笑回答:「大精小怪。」胸部大一點的就是妖精啊!小一點的就是妖怪,這個很好笑。

其實我自己常常想,大概我過去世當過和尚,也建過廟,建廟的時候因為當了負責人,當了住持,建廟的錢想要花少一點的錢,留一點的錢給自己用,住持也起了貪念,說給自己用,本來蓋房子要蓋?我們這個廟差不多多高啊?蛤?三十五尺喔,三十五尺,這樣子,我少蓋一尺或者兩尺,這樣子我就可以多一點錢,就偷工減料,明明要蓋三十五尺的,我給他蓋三十三尺就好,就是因為這樣子,所以今天的盧勝彥要穿登雲鞋,這是因果報應。

你蓋廟不可以偷工減料的,人家是蓋三十五尺高的,你給他蓋三十三尺,反正你們看不出來,看了半天還是這麼高啊!但是少兩尺,偷工減料,賺一點住持的私房錢,這塞在口袋比較溫暖,你不知道啊!因果報應耶!這一世你就長得矮一點,你不能長那麼高,你就比別人家矮,其實矮也有原因哪!

我在民國三十四年出生,一九四五年,剛好二次大戰的末期,我祖父在嘉義一條街的房子全部燒光,美國的軍機轟炸臺灣,是要轟炸〈水上機場〉,嘉義市就在〈水上機場〉的旁邊,所以美軍也把嘉義市也轟炸了,轟炸了以後,結果把我祖父的房子通通都燒光了,一條街都是我祖父的房子,因為我母親要生產,所以我們家就搬到牛稠溪的雞舍,我出生那一年一九四五年,剛好屬雞,我又在雞舍裡面出生。

我出生了以後,我祖父本來是經營碾米廠跟賣油、賣食品,那時候米是有啦,但是沒有牛奶啊!沒有什麼這些東西吃的,只好把米拿來磨成粉,然後餵我吃,叫做「米麩」,我是吃米麩長大的,所以長不大,這也是有原因,因果啊!

二戰結束了,日本人原本佔領臺灣,二戰結束後就把台灣還給中國,我父親那時候有申請國賠,向中華民國政府申請國賠,中華民國政府說:「又不是我們炸的!那房子又不是我炸的,你找炸的吧!那時候也不是我們中華民國呀!那是日本哪!你找日本討啊!」我父親就寫日文,他也懂日文,日文很好,日本政府說:「我們戰敗了,哪裡有錢賠你?我們到處都被炸,難道每一個人都要賠嗎?不賠你。」那我父親也沒辦法了。我移民來美國的時候,我父親說:「??啊!你向美國政府申請國賠!」是美國的飛機炸的,我問他說:「是哪一架飛機呀?」你找誰賠呀?戰爭耶!我當然沒有幫我父親,但是我父親耿耿於懷,他說:「我們盧家整條街的房子都被美軍轟炸,燒光了。」那也是緣起呀!

二次大戰哪!我出生也是緣起呀!我移民到美國也是緣起呀!我父親叫我申請國賠也是緣起呀!找了三個國家,三個國家都推卸責任,對不對?中華民國他講說:「我那時還沒來呢!那是日本啊!」好啦,向日本政府講:「連日本都炸成這個樣子。」對不對?找誰賠呀?日本政府也沒辦法賠呀!你找炸的人吧!炸的人是美國的飛機呀!唉,哪有辦法要美國的飛機賠你?找美國政府,美國政府說:「那是戰爭啊!怎麼知道炸到你家的房子?」他是炸日本哪!那時候臺灣也是屬於日本,日本佔領台灣五十年。

所以我們家道中落,本來我祖父是很有錢的,我祖父因緣好,他比較幸福,我祖父娶六個老婆,我父親就沒辦法啦!我父親就娶一個,那我呢?因緣啊!我到現在是想這樣子啦!師母跟我那麼久,那麼辛苦了,應該給她升級,講說師母升級,怎麼升呢?她升大太太好了,這也是笑話。

今天跟大家講,這一切都是「緣」,你知道嗎?也不要怨天,也不要尤人,也不要怪來怪去,全部都是因緣作祟,不怨天不尤人,你也什麼都不能怪,都是有緣嘛!都是緣份。

所以佛教講「緣起」,這個「緣起」非常地重要,「緣起」是善,你就好了,就幸福了,「緣起」是惡,那你就起了煩惱,但是我們學佛的人懂得「因緣果報」,你就必須要「看透」因緣,「看透」因緣以後怎麼辦呢?隨遇而安。因為這是你的緣嘛!你不能講說:「欸!我身材長這麼矮。」那是?的因緣,你為什麼不能像蓮涯一樣長那麼高?像蓮贈一樣長那麼高?我沒有那個因緣。所以不能怪,不能怪天,不能怨天也不能尤人,怨天尤人都是不可以的,你只能夠隨遇而安,然後把煩惱解除,把煩惱丟掉,因為一切都是緣。

嗡嘛呢唄咪吽。



■燃燈雜誌官網:
http://www.lighten.org.tw/

■網路刷卡助印燃燈(參加方案及隨喜贊助),可進入下列網址:
http://lighten-org.blogspot.tw/

■新浪博客:
http://blog.sina.com.cn/u/3969434183
(自立晚報2016/12/27)
   
 
Copyright © 2012 自立晚報.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禁止擅自轉貼節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