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旅遊
2017-08-17-星期四
 







師尊蒞臨〈佛林同修會〉釋疑•開示
379-1【記者李桂馨台北報導】師尊蒞臨〈佛林同修會〉釋疑•開示

2016/12/12
根本傳承上師蓮生活佛盧勝彥法王
開示/ 道果
文字/ 燃燈雜誌
地點/ 佛林同修會
灌頂/ 大力金剛法

我們首先敬禮傳承祖師,敬禮了鳴和尚,敬禮薩迦證空上師,敬禮十六世大寶法王噶瑪巴,敬禮吐登達爾吉上師,敬禮壇城三寶。

師母,各位上師、法師、講師、助教、堂主,各位同門,還有網路上的同門。這次跟〈佛林同修會〉的約,是在美國〈西雅圖雷藏寺〉的時候,我就講過要到〈佛林同修會〉,來這裡最主要的是把壇城清淨,然後開光,希望剛剛寫的「佛林新氣象」,也就是把所有舊的變成新的。最主要是我們要正法,在弘揚〈真佛密法〉,把舊的氣象改成新的氣象,把不好的變成好的,把惡的變成善的,把不正之神變成如來的正法。(眾鼓掌)

我本人是第二次到佛林來,是嗎?這裡是第一次,這新的地方是第一次,我是很想知道〈佛林同修會〉過去的狀況,現在的狀況,還有未來的,做一番了解,〈佛林同修會〉本身的成員有多少人在這裡?請舉手一下。我先聽你們對佛林將來的發展有什麼意見,對過去有什麼疑問,你們講出來,我回答你們,這樣一問一答,會比較好一點,這樣好不好?

師姐:師尊好,師母好,上師、法師、各位同門大家好!〈佛林同修會〉的第一任堂主是我家師兄,我家師兄叫鍾宗貴(蓮施上師)。最早的時候,他去雷門寺的上面,下來的時候,我們不知道那是陰的,他們說是修得很高了已經變成金剛明王了。後來,因為他們要撤掉。我家的師兄不曉得那個靈位要怎麼辦,只好借放在佛堂,正對著佛菩薩的一個角落,我都不知道。就這樣,不到一年,他就有一點幻聽幻覺,後來就越來越嚴重。

那時候,我知道,我如果去西雅圖請師尊加持,我相信只要在那邊住一個月,他一定會好。因為,我對師尊是非常的相信。然後,去了之後,我也問師尊:「請問師尊,蓮施哪時候會好?」師尊算一算,說半年。果然,在半年之後,他真的好起來。

好起來之後,因為某一個上師說,我們造了太多的業障,所以一定要去編書,將書編好,這樣就可以抵銷很多的業障。所以他(蓮施上師)就開始編書,當他開始編書的時候,他看到虛空中有觀世音菩薩來了,又有蓮華生大士來了,觀世音菩薩要放音樂給他聽。我心裡想:「那就完蛋了。」因為越來就越嚴重。後來,師尊去閉關了,當師尊閉關之後,他就沒辦法了。我的心裡就一直想,那是我自己造的業障,不要一直怪別人,自己造成的業障就是要忍耐嘛!就是要受苦。師尊出關以後,我就拜託雅琪師姐問,結果說是經過了七年,不太容易好。我心裡就想,那也是自己的業障,就是自己業障要自己受,還是忍。

我們都是去那邊修法,從頭到尾,我每天也是修「上師相應法」,我也沒修別的法。我們也沒有想到會失去傳承,因為聽她所講的,她都對啊!也沒什麼錯啊!我都沒仔細觀察,只知道自己業障重,就不斷地修法再修法,做功德再做功德。

請問師尊,像我們這樣的供養,從早上一直供養到晚上,從早上一直做護摩,做∼做∼做到晚上,全部都是供養。像我們這樣做都是白做嗎?這是怎麼一回事?

師尊:好的,這個我解釋一下,為什麼某一個上師做的護摩非常的多,可以講,比任何一個上師跟任何一個行者,甚至師尊,她做的護摩確實是非常的多,我們常常聽到她做了七七四十九壇,常常護摩一直燒個不停,告訴大家真正的原因在哪裡?因為所有的鬼,剛剛我寫的××府,他們的需求量非常地大,你們以為是在做功德,其實是在供鬼,為什麼護摩要這樣一直做不停,那麼精進,一直做,甚至做到三更半夜?因為有太多的鬼眾,需求量非常的多,他們必須要這些供養,所以你們做的,全部都是供鬼,沒有什麼功德,就是供鬼而已,這個我知道,這個我了解,她那麼精進,因為她如果不精進就不行了。

還有一點,那些鬼也有來跟我談,他怎麼談呢?當初講好的,先建他的××府,再建妳的雷藏寺,今天妳倒過來做,先建了雷藏寺,沒有建××府,一大堆的鬼,做出一種迷幻眾生的事情,我知道的就是這樣,講好條件,一定要先建鬼廟,才能夠建雷藏寺,但是妳先建了雷藏寺,保證有禍事,這樣了解嗎?我看的狀況就是這樣,因為他們也有到我這邊來,我已經接觸過,包括那個堂本身的,這些像她所講的|黃金泉、林良知、渡邊一郎、中村一武、小林慶田,我通通都見過的,也會了面,通通都見過的,我過去世也是日本人,我是om ritalo nani shiteruka,????????,所以我也跟他們溝通,????,剛開始的時候,應該要建××府,不能夠建雷藏寺,條件是這樣子的,所以他們的需求量非常大,二戰日本所有的鬼魂,她召了多少?塞班島那邊的死了多少?都是猝死的鬼,所以蓮施上師會受影響,本身的道理就是在這裡。

師姐:請問師尊,蓮施他完全沒有救了嗎?

師尊:不是完全沒有救,只要把干擾他的這些鬼全部抓走,就有得救。(眾鼓掌)我告訴大家,我第一次在××堂裡,見到蓮施上師,他坐我旁邊一起吃飯,他那時候還有神識在,但是他已經在我面前抓來抓去,一下子抓這邊,一下子抓那邊,我被他抓得都沒辦法吃飯,因為他在我面前抓,我問說:「你抓什麼?」他說:「抓鬼。」我說:「哪裡來的鬼?」他說:「這個堂裡面都是鬼。」這句話講得倒是真的。

師姐:他不在佛堂禮拜最大的原因。他說:「都是鬼,我不可能向那個鬼投降。」他這樣跟我講。

師尊:對,他一直在抓鬼,這邊抓,那邊抓,抓來抓去,我說:「你吃飯。」他附在我的耳朵旁邊跟我講一句話:「師尊,我有一句話要告訴?。」我說:「等吃完再說。」從吃完飯到學校旁邊的壇城,這個學校旁邊有一個小壇城,鋪的都是紅色的,他跟我講一句話:「這個堂非常非常地詭異,跟師尊所修的法是不一樣的。」他說:「她絕對會出走。」蓮施上師親口這樣跟我講,那時候是多少年前的事情?(大概是二十幾年前)對呀,他這樣跟我講,他那時候還滿清楚,還可以。

師姐:因為那時候……仔細的說,反正都已經是精神病了。而我這個人是這樣,我要死我就自己死,我就將他關在家裡,絕對不會讓他去害人。他自己也不願意出去,他就關在房間裡面發作,大叫啊!出來算是還有一點點正常。但是現在,跟他講他知道,好像還是有很多的干擾,要怎麼樣辦才會好?

師尊:這個事情,一般講起來,一個人身體非常的強壯,他的精神非常足的時候,鬼是不敢犯。第一個,是你自己去接近他,其實〈真佛宗〉以前,所謂的金童就是鍾宗貴,所謂的玉女就是陳美君。一個長得非常年輕帥氣,而且聰明有智慧,一個長得非常的美麗,長髮飄飄,身材也高挑,相貌非常的清秀,這樣的金童玉女,今天會到這樣的地步,其實都是鬼害的。你們堂裡面以前也是供了鬼。

師姐:最早的時候是供在一個角落,因為當時沒地方去,也還沒建雷門寺,所以先放在我們佛堂。後來,老蓮×法師一直唸『尊勝咒』,在我們佛堂一段時間,後來又在武界山,然後就移到武界山上面去。

師尊:老蓮×也來還淨,是真是假,還要看將來情況怎麼樣,因為他跟她××最久,他是她的先鋒,老蓮×是這樣,老蓮×的那一群,每一次修法他絕對是召請這五個鬼頭目,他來還淨的時候,把他供養的那五個鬼頭目,都已經變成汗水了,可以講,他流了多少汗水,帶在身上,在他的香袋裡面,帶了將近二、三十年那一個鬼。他把這東西拿出來,我叫蓮東上師拿到〈西雅圖雷藏寺〉旁邊的爐燒掉,當天晚上,那五個鬼統統都來,都到我的床前。

我每一次在睡覺一定修法,「嗡」 ,這裡(眉心輪)有白光出來,「阿」 (喉輪),紅色的光出來,「吽」 (心輪),藍色的光射到虛空中,三光會合,然後,一聲「棒」 ,「棒」字,就是一個口的形狀的梵字,上面有一個圈,然後「棒」字就變成光網下來,白色、藍色、紅色一直圍住我的床,在光明當中,我就睡。老蓮×召請的鬼,居然跟××堂的鬼竟然是不一樣的鬼,這是讓你想不到的;也就是不管哪一個堂所召請的鬼,跟她原來堂的鬼是不同的,老蓮×的鬼,圍在我的床邊,到了我的床邊,看著我睡覺,都不敢動,以後,他們全部退走,不像××堂的鬼,一來是怎麼樣?我半夜三更,我在睡夢之中,到了三點的時候,突然之間,啊!口一張,我身體裡面的大力金剛從我的嘴裡飛出來,跟我四周供養的護法,不動明王跟大力金剛變化成為千百億化身的。

為什麼?因為這些鬼全部入侵我的家裡面來。我一個人在家裡睡,師母剛好出去旅行,居然一大票的,五個鬼王一起來,結果,我半夜三點,突然間,啊的一聲!從我的嘴裡飛出大力金剛,然後開始變化成為很多千百億的大力金剛,跟我結界的四個不動明王全部出去,接著二十分鐘我醒著,在我的光網裡面,我醒著躺在那裡,我要不要有什麼作為?我不想,不想有什麼作為,因為大力金剛已經出來了,四個不動明王出來了,再來就是聽到每個房間都是乒乒乓乓,砰砰!好像在打靶一樣。砰砰砰砰!一大堆的聲音,一共響了差不多快二十分鐘,最後有兩響,砰砰兩響,就好像風,就像是我們有時候在睡覺的時候,門沒有關好,風一吹到門,門打到牆一樣的那種聲音,碰碰兩聲,再來就一點聲音都沒有,我在想我應該起來看一下吧!但是我也沒有想很多,就再繼續睡,就睡著了,睡到天亮,起來一看,家裡什麼都沒有發生,一點痕跡都沒有,他所有的鬼全部撤退,統統被打敗了,所以大力金剛非常重要,大力金剛居然在我的身體裡面,這樣出來。(眾鼓掌)

那一天,如果沒有大力金剛,沒有光網,沒有四個不動明王護法,就是在二○一六年十月三日那個晚上三點,我第一次接觸××堂的那些鬼眾,他們以後再也不敢來。你自己有能力,有護法,你身中修出護法,你當然不怕;如果你自己沒有護法,如果平時沒有修護法在你周圍,或者披甲護身也可以,金剛手菩薩守護你。因為是行者,修行人,一定要有光網,晚上睡覺一定要睡在光明裡面。絕不虛言,今天壇城在這裡,我不講假話,十月三日晚上的三點,居然所有鬼眾來侵犯,當時在西雅圖。當然,對於這些比較平常的人,他不會去侵犯,他第一個先找我。我也向蓮×法師講,我今天如果沒有光網,沒有東南西北四位不動明王,沒有大力金剛在我的身體裡,我也變成「××府」。

所以我不怕,也就是你一定要好。第一個,你要先有護法守護你;第二個,你的精氣神要旺盛,要勝過鬼的那種氣。如果你勝過鬼的那種氣,鬼也不敢侵你!所以修行人一定要懂得要有護法,要有光網,很簡單的觀想。將來,我再想辦法幫一下鍾宗貴。(眾鼓掌,謝謝師尊!)

師姐:師尊,還有一個問題就是,我們佛堂有幾個猝死的,會不會不小心又被××府欺負?

師尊:坦白告訴大家,被抓走的很多,被××府抓走的非常非常的多。她到哪個地方,哪個地方就有精神失常的,哪個地方就有猝死。〈佛林同修會〉突然死的有幾個?有三個,有一個慢慢過世,對!病死的。

師姐:有三個猝死,有三個病死,猝死的是沒幾天就走,其中有一個年輕的,還有秀姬,秀姬是一個很好的師姐,三天就走。

師尊:我告訴你喔!她××自己的家人也有猝死,只要找到氣非常衰的,馬上就拿走,包括鐵皮屋的八個被燒死的也是,因為鼓勵〈照德精舍〉劉家豪跟金多出來度眾生的就是她,拿著煙供爐去墳場燒的,去召鬼的就是她,她又認證劉家豪是濟公活佛的轉世,是經過她來認證,她推他們出來,那八個全部都是。

我告訴你喔!蓮譕法師她為什麼發生車禍?她跟老蓮×多親近啊!遲早會沾上鬼氣,遲早就會走;高雄的邱正義,我不講了,他跟誰在一起,他身上也沾上了鬼氣。很多事的,在你們當中,有多少人想要自殺,覺得活得非常無聊,都想走的,而且跟她接近過的,非常的多,包括帶她走過印尼各個分堂的那一位上師,他也想要離開人間,突然之間,無緣無故,認為活著沒有意思,想走,多少自殺的。徐瑞光只是到她那邊一下,回來就見神見鬼,到最後也自殺,經過她××的超度以後,就變成大智佛,自殺以後,被鬼抓走,還經過她超度之後,變成大智佛。老實講,這樣我也想自殺,我自殺了以後,留一封信給她:「拜託妳給我超度。」,我就變成大傻瓜佛,自殺的鬼經過她的超度,取名叫做大智佛。

西雅圖蓮緒法師介紹徐瑞光到××堂,也是蓮緒法師在〈西雅圖雷藏寺〉宣布,經過××她超度以後就變成大智佛,我問我旁邊的徐瑞光:「妳成佛了嗎?」她說:「一個自殺鬼,一個超度就能夠成佛,釋迦牟尼佛也不能啊!」釋迦牟尼佛到了忉利天宮,見到祂的母親,也沒有辦法一下子就把她變成佛啊!誰有能力把一個自殺鬼變成佛的?釋迦牟尼佛到忉利天見了摩耶夫人,只是講佛法給她聽,並沒馬上把她接引成佛啊!而她卻說有能力把一個自殺的徐瑞光馬上變成大智佛,那我寧可自殺讓她超度,把我變成大傻瓜佛,怎麼樣?

包括臉上的腮紅也是一個笑話!她的臉老是紅紅的,她到馬來西亞雷豐培的堂,雷豐培問她:「妳面孔好紅潤喔!為什麼那麼紅?」每個人問她,她都說:「我修來的。」。你們沒有看書嗎?《和大自然交談》的其中一篇文章裡面「紋腮的一族」,第一個到巴西「碧之藝」師姐那裡紋腮、修眉毛的是誰?是××啊!她的面孔,兩邊都是紅的,像是刺青一樣,一個一個刺,將紅刺進去,所以她兩邊都是那麼紅。

我也想去巴西「碧之藝」幫我紋……,跟阿彌陀佛一樣,阿彌陀佛那麼紅,我也是修來的,一針一針這樣子修來的啦!不要再騙人了,妳跟雷豐培說妳這是修來的,其實是去美容,巴西的「碧之藝」給她修眉毛、修腮紅,一針一針這樣地插,讓紅色的顏料進去,到皮膚底下,面孔永遠紅紅的,妳告訴她:「妳是真的修來的嗎?」問一句就好了,全部都是騙人!

什麼天上雷藏寺?我告訴你啊!瑤池金母帶我去看,打開一個窗子,「?看,雷藏寺!」天上真的很多雷藏寺,非常多的,連綿不斷的,一間一間的雷藏寺擺在那裡,我說:「怎麼有這麼多的雷藏寺?」「我一個念頭就出現這麼多。」我說:「××也有雷藏寺啊!」她有一個念頭當然會產生雷藏寺啊!瑤池金母講:「她的念頭是名跟利而已啊!」你們的錢都會被她掏光,我告訴你,挖得〈佛林同修會〉都變成這麼小,都被挖光了,人也被挖光,財也被挖光,全部挖光。她對每一個人,就像那天說的,都用恐嚇的方法,聽說花蓮的廖師兄,他也去了,現在回來了,什麼都沒有了,再來呢?廖師兄還好,他老婆精神恍惚。

她每一次講話都是這樣:「去求××府。」,為什麼不求觀世音菩薩?為什麼不求瑤池金母大羅金仙?對不對?這麼大的菩薩,「十方觀世音,一切諸菩薩,誓願救眾生」,你不去求,反而你去求你自己認為好像是善神的。到〈樹德堂〉,老蓮×跟他們講:「你們以後要召請五善神。」只要有新的堂成立,新的雷藏寺成立,老蓮×就到那裡,像武界山,人家才剛剛要獻出來,老蓮×就到那裡。

師姐:這麼嚴重嗎?老蓮×人很好。

師尊:我告訴你,老蓮×人是很好,愚忠,愚呀!笨啊!他來我這裡還淨的時候,我說:「你修法的時候,有沒有召請那五個鬼頭目?」他說:「有,每一次修法,每一次召請。」他也教人家召請,他自己也供養,你看那個圖片。我告訴你,那五個鬼頭目的名字,全部是她腦筋幻想出來的,她馬上可以幻想很多名字喔!我告訴你,真的,沒有名字,她馬上給你取名字,很快,這五個鬼頭目的名字也是她自己取的名字,不是真正有這五個鬼,只是一個象徵。你們也都是去過××堂的啊!也都在那裡過啊!(法師:後來師尊出關以後,我們就被點醒了。)

師尊:我告訴你一件事情,在我閉關以前她是跟我有聯繫的;我閉關以後,她就講了一句話:「師尊最好不要出來,師尊最好永遠閉關,從此以後隱姓埋名,全部閉關,我來做就好。」我出關以後,第一,她從來沒有跟我跪下來;第二,十六年,我從來沒有加持過她一次,她來到西雅圖也沒有求我加持,到了〈彩虹山莊〉,也沒有求我加持,統統都沒有;十六年來,連一個供養都沒有,沒有頂禮,沒有加持,沒有供養。

因為她背後已經有很多的鬼在支持她,貢高我慢!我講一個武俠小說好了,郭靖、黃蓉,神鵰俠侶,郭靖的武功後來高強的不得了,但是他以前拜的師父江南七怪,到了以後郭靖成就,武功很強的時候,他還是叫江南七怪為師父。那時候的江南七怪的武功已經是泛泛之輩,就是一般一般而已啊!但是郭靖對自己的師父還是非常的恭敬。如果這點禮貌都沒有,這還算是人嗎?

師姐:她常常跟大家講,她有多恭敬師尊。她自己穿的紅色的衣服才是她的根本傳承。

師尊:我已經在法座上講了幾遍,她也沒有聽啊!

法師:師尊,您說沒有收到供養,可是,我們聽到的是,她拿了很多錢去供養師尊,我們還讚嘆的不得了。我們還很高興說,她將這麼多的錢拿來供養師尊。

師尊:拿了錢給我,我一定有簽名,你們看到簽名了嗎?(沒有)我告訴你,她那裡的董事跟我講,過年過節或者是師尊的生日,他們都有寫生日卡片。在堂裡面,所有皈依我的都有簽名,而且還附上供養,每一個都有供養,我生日的時候,他們那邊的底下都有寫供養,另外還有簽一個很大的賀卡。他們問我:「賀卡收到沒有?」你問師母,收到沒有?從來沒有看過!在××堂那邊所有的弟子,所有的供養,全部被吸走了。我問他們啊:「你們堂裡面有沒有貼布告欄,貼著你們供養師尊的簽名?」他們說,從來沒有看過,這樣了解了嗎?

堂主:師尊,我想請問,我們佛堂今天這樣,很慘。我們將來怎麼樣讓佛堂更興盛?大家能夠同心協力將佛堂振興起來?

師尊:是這樣的,一個佛堂要興盛,人多就會興盛。你要把一個佛堂興盛起來,必須要有吸引人的地方,除了叫他們修行以外,持咒、唸佛、大禮拜,大供養,四皈依、四無量心,經常教導他們先做四加行,把基礎先打穩,你必須要組織「佛林合唱團」,一些人喜歡唱歌的,讓他有歌可以唱;一些人喜歡排舞的,讓他有舞可以運動;一些喜歡露營的,像你們喜歡爬山,對呀!你們喜歡爬山的,就組織一些爬山的登山隊,這些是吸引眾人最基本的,你先把這些做出來以後,大家喜歡,大家都會到佛堂,跟著大禮拜,又可以健身,又可以恭敬佛,又可以除滅自己驕傲的心,不要學習貢高我慢。

她很驕傲的,她驕傲也有理由啊!她說:「以前師尊在她難產的時候救了她,以後我要更精進的修行,超越師尊,以後我要救師尊。」要救我?她這個講法,聽起來…,哇!她說:「我要修行更精進,我要超越師尊,這樣子,將來師尊有難我可以去救祂。」她平時都這個樣子,我還希望她能夠來救我。

堂主:像最後一次法會的時候,師尊不是生病嗎?她都跟我們講,她修四十九壇護摩,替代了師父,她寧願死掉。大家就相信,投資了好多供品燒護摩,大家沒錢還去貸款借錢給她燒護摩,她說,她是為了救師父。都這樣跟我們大家講。

師尊:好啦!我今天如果不是在〈台灣雷藏寺〉講,我的腳好了,她是以後才來做的,我先講我的腳好了,她就開始要救我了,要替代我的腳,我的腳好「是她替代?」我怎麼對得起鄭森隆醫師啊?

我告訴你,我的腳蜂窩性組織炎,如果沒有好,往上延伸的話,一定要鋸掉腳,要截肢的,鄭森隆醫師趕快請感染科的醫師用最好的抗生素,就是老虎抗生素,最強的抗生素,感染科醫師、腎臟科醫師、鄭森隆醫師,還有肝、腎的醫師聯合會診,感染科的主任說一定要用「Tiger老虎」,最強的抗生素,才能把它壓下去,腳才慢慢消腫,一直回到美國,去檢查動脈、靜脈有沒有阻塞,只是做這個檢查,居然動脈跟靜脈都沒有阻塞,醫生說:「這樣放心,?是真的完全好了。」我在臺灣的時候也做過檢查,也是說完全好了。只是加拿大Doctoer這個醫生跟我講,她說:「從此以後,?要穿彈性襪,不要再讓細菌感染。」蜂窩性組織炎很可怕,都是要挖掉肉的,把腐敗的蜂窩那個細菌給它挖掉,不然一定要把腳砍斷,我居然能夠好。

我得到兩個加持,第一個加持就是虛雲老和尚在虛空之中,伸很長的手臂來給我加持,虛雲老和尚是清朝的時候的大和尚,另外一個就是地母,但是地母是瑤池金母派祂過來,我喝了祂一杯水,我沒有看到××怎麼樣的替代,我都不知道,她燒了那麼多護摩。她應該感謝我才對啊!因為我的腳,她大撈一筆,但是大撈一筆,妳至少也要給我意思意思,連一個意思都沒有,連一毛錢都沒有,我還要包紅包給妳,因為妳替代我,哪有這回事!講的都是天花亂墜的。

蓮紫上師來西雅圖的時候,他跟我們講,第一個,她能言善道;第二個,說謊話就是她的專長,如果她有一天不說謊話,她那一天身體一定不好。蓮紫上師親口跟我講,說謊話就是她的專長,她永遠都是在說謊話。蓮紫跟她啊!而且跟她一起做護摩,不過蓮紫上師還是認得很清楚。你們還有什麼話要問?

師姐:她會說,因為她的雷藏寺快要蓋好,師尊真正的傳承是她那邊。

師尊:沒錯!我聽多了,因為雷藏寺要蓋好了,所有天魔全部下降,你們這些的鐵粉,也就是鋼鐵般的粉絲,「一定要堅強,要忍耐,一定要度過這種魔考,將來你們就成就了。」阿彌陀佛!

我跟你講,我不是以前寫過一個單子給她嗎?「天龍八部護持紫蓮花童子」,那是我在寫墨寶的時候,她在旁邊跟我說:「師尊,?照我的話,一字一字的寫出來,可以嗎?」我說:「當然可以呀!」我一講可以,她馬上唸:「天龍八部護持……。」阿彌陀佛!但是,我那時候想:「我可以下筆嗎?」我那時候靜了一下,我是怎麼想:「只要妳是正信的佛教徒,天龍八部一定護持妳。」只要妳是正信的佛教徒,確實認真的修持密法,妳有正念,天龍八部絕對會護持妳的。所以我就下筆,為什麼?因為我希望她做為一個真正的佛陀弟子,要有正念、要有正法,天龍八部絕對會護持,我寫了這個,她就說天龍八部護持她,難道不護持你們嗎?你們如果有正念,修的是佛陀的正法,天龍八部也一樣護持你呀!

堂主:這是紐西蘭〈寶生同修會〉,他們也是受害者,請師尊加持,(師尊加持)。謝謝師尊!

法師:師尊,再問一個問題,現在還有很多的人,他們還沒有醒過來,要怎麼辦?

師姐:有一次在法會的時候,她告訴大家她就是觀世音菩薩。還有擦鞋子的故事。

師尊:喔,好,我倒是一直在安撫她,我為什麼?我很早就知道,包括吐登達爾吉上師,她不是跟吐登達爾吉坐在一起照相嗎?吐登達爾吉上師跟她講:「這椅子是妳師父坐過的,那妳還坐?」××她就走過去坐下來,然後,他(吐登達爾吉上師)跟香港的上師講:「這椅子是你師父坐過的,你過來坐這法椅。」香港的上師說:「師父坐過的法椅,我不坐。」只有××她坐了。

吐登達爾吉上師跟我講:「這個女的不懂得密法,不懂得密教。」她真的不懂密教,她講的只是她所看見的,大家聽得好高興,然後講感應故事,講三世因果,講相應的故事,講哪個祖先出來講什麼話,要你們怎麼樣啦!她都講這個,其他的佛法她不會講,她不懂得密教,密教沒有這樣的。

我第一次,就是first time去了她的堂,她放一個影片給我看,影片中,先是我站在那裡,然後,我的臉就慢慢變成她的臉,我說:「欸!怎麼會有這回事?」她說是用電腦將我的臉整掉,變成她的臉。第一次耶!第一次去她那裡,我說:「唉呀!這緣起非常不好。」這個緣起實在是很糟糕的。

法師:應該是由我們的臉,慢慢變成師尊的臉,跟師尊合一。

師尊:對,我的臉就變成她的臉,我很早就知道她很想獨立,我說:「妳忍一忍,等我死了之後,妳再來獨立吧!」給師尊一點面子,對不對?面子問題呀!也等我退隱了,我已經讓出來了,她一天到晚罵師母,一天到晚罵〈宗委會〉,師母從來沒有提她的名字,幾十年都沒有提她的名字。(法師:師母好了不起!)她一天到晚罵師母,〈宗委會〉也沒有真的對她怎麼樣,〈宗委會〉也一直在容忍,她也還是一直罵〈宗委會〉。

我告訴你,我連〈佛林同修會〉我都不敢搶,〈宗委會〉敢搶她的雷藏寺嗎?這個地方登記的是誰的名字就是誰的,有什麼資格能夠搶?誰有資格能夠搶妳的雷藏寺?政府登記誰的名字就是誰的,〈宗委會〉也不可能搶妳的雷藏寺啊!妳跟人家講〈宗委會〉搶了妳的雷藏寺,然後她又搶回來。現在〈宗委會〉又要來搶我們了,接著她就問有參加法會的人:「你們肯把雷藏寺交給〈宗委會〉嗎?」大家說:「不肯!那是我們出的錢!」她事先已經打了預防針了(洗腦)。

師姐:她告訴大家,師尊在演戲,師尊在說謊,在騙人,說都是師尊自己要演戲,師尊受了〈宗委會〉的控制、綁架,諸如此類。

師尊:〈宗委會〉如果綁架我,或者控制我,我拿棍子打他們。我很坦白告訴你,〈宗委會〉沒有人,不好意思,我告訴你,〈宗委會〉裡面的委員都是居住在世界各地,對不對,就留下一個很小很小的蓮潔上師,〈宗委會〉是世界上最窮的〈宗委會〉,又沒有能力去管那些上師,上師有犯錯最多只是勸導而已,有什麼能力去管。

她一直在反〈宗委會〉,就是表示她將來一定要出來,要超過〈宗委會〉,原因很簡單啊!我告訴你喔!蓮花春暉是跟在她旁邊的,他是很早以前的一個侍者,你認得蓮花春暉嗎?大概十年前吧!蓮花春暉也是她的董事之一喔!她跟我講,他們兩個人坐飛機到一個地方,從上飛機一直到下飛機,從頭到尾,罵一個人,罵什麼人?罵師尊。你看嘛!「事師法五十頌」對她有什麼用?「密教根本十四大戒」對她有什麼用?所有的戒律有什麼用?

她還跟蓮花佳新講,就是〈尊平堂〉的蓮花佳新:「我這一生最後悔的一件事,就是皈依盧師尊。」多少年前的事?十年前的事。蓮花佳新就問她:「妳為什麼會後悔?」「欸!我還沒有皈依祂以前,我就懂得觀落陰,我那時候就有神通了啊!」

師母:時間差不多了,講她啊!幾千萬條講不完,所有都是謊話。

同門:謝謝師尊!師尊您是最棒的!我們今天就是皈依師尊,所以得到最大的幸福。

師尊:不是啦!我是在玩遊戲,因為你們已經很聰明了啦!你們現在已經看出來,很聰明了啦!那些不聰明的,不能說他們不聰明,我告訴你,相信釋迦牟尼佛,相信正法,相信正念,有了正念,你什麼都不用怕。




■燃燈雜誌官網:
http://www.lighten.org.tw/

■網路刷卡助印燃燈(參加方案及隨喜贊助),可進入下列網址:
http://lighten-org.blogspot.tw/

■新浪博客:
http://blog.sina.com.cn/u/3969434183
(自立晚報2017/3/7)
   
 
Copyright © 2012 自立晚報.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禁止擅自轉貼節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