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旅遊
2017-11-24-星期五
 





依三十七道品去修行 領悟三乘一切所證
392-2【記者李桂馨台北報導】依三十七道品去修行,領悟三乘一切所證。
小乘證明獨覺跟阿羅漢,
大乘是證明菩薩,金剛乘證明佛。

2017/6/18
根本傳承上師蓮生活佛盧勝彥法王
開示/ 道果本頌金剛句偈疏
文字/ 燃燈雜誌 整理
圖片/ 西雅圖雷藏寺 提供
法會/ 彌勒菩薩護摩大法會
地點/ 彩虹雷藏寺
灌頂/ 彌勒菩薩



首先我們敬禮傳承祖師,敬禮了鳴和尚,敬禮薩迦證空上師,敬禮十六世大寶法王噶瑪巴,敬禮吐登達爾吉上師,敬禮壇城三寶,敬禮今天的護摩主尊「彌勒菩薩-米吹耶」。師母、丹增嘉措仁波切,各位上師、教授師、法師、講師、助教、堂主,各位同門,還有網路上的同門。今天我們與會的貴賓是:〈中華民國駐瑞典代表處〉廖東周大使夫人Judy師姐,〈真佛宗宗委會〉會計師Teresa師姐 and husband,〈中央研究院〉院士朱時宜教授、陳旼旼夫人及千金伉儷,〈西北大學〉醫學教授張強博士、〈中天電視台〉「給你點上心燈」節目製作人徐雅琪師姐、莊峻耀醫師、〈天音雅樂合唱團〉陳師姐、〈陽光舞供團〉林師姐。大家午安!大家好!(臺語、華語)
你好!大家好!(粵語)唔該!唔該晒!(粵語:非常感謝)Thank you for coming!
下個禮拜天,六月二十五日下午三點是喜金剛的護摩法會。喜金剛是我講所有的金剛法當中,把祂寫成書的,而且也是講了整個喜金剛的全部修持過程,全部都講,包括從布置壇城開始,一直到法的修行,跟祂的證果。可以說這一生我說法當中,是最圓滿的一部喜金剛。有緣的人或者修金剛法的,當然,可以跟喜金剛結緣。

今天我們是做彌勒菩薩的護摩,稍微有一點的缺失,這個壇是歪的,中間的那一尊瑤池金母跟我坐的對向,是斜的這樣子,從上面是瑤池金母在底下的一尊到彌勒菩薩是斜斜的,不是正的,壇城擺設是斜的,不是正的,等一下你們要改正一下。這個咒音,我剛進來聽到的第一次的咒音很像是韓國的一個亂打,亂打你知道,破銅爛鐵亂打,就聽起來沒有力量,選這個咒音,唸咒一直在唸、一直在唸,我聽到那個咒音「米吹耶」三個字都不太清楚,我聽起來像「武則天」,我聽那個米吹耶居然聽成「武則天」,就覺得很奇怪,你們聽咒音有沒有發覺這個咒音有不一樣嗎?你們聽成什麼?我是聽成「武則天」,怎麼武則天也到米吹耶這裡來,這個咒音很奇怪,第二次的咒音也很奇怪,不能把這個「嗡。米吹耶。梭哈。」或者是怎麼樣,另外轉一個音,也可以,「嗡。米吹耶。梭哈。」或者轉一個音都可以,怎麼會變成「嗡。武則天。梭哈?」怎麼我聽成武則天,我聽了半天就沒有聽到米吹耶,只聽到武則天,這個咒音很怪,是我耳朵壞了嗎?這好奇怪的一件事情,所以我祈求「米吹耶」,我們這次做護摩當中所有的缺失都給它消滅掉,在迴向當中,這是很少有的現象,你現在坐上去看看那個壇城擺的是正的還是歪的,歪歪的,是不是歪歪的?我覺得說奇怪了,怎麼壇城的神像擺的是歪的,是這樣子,歪成這樣,應該是這樣子才對呀!怎麼歪歪的?我一看,心都歪掉了,人的心本來就是歪一邊,歪這邊好像滿正確的。
所有的法當中,彌勒菩薩應該是當來下生彌勒菩薩。〈一貫道〉就利用佛所說的「米吹耶」,〈一貫道〉的教主是彌勒菩薩,唸彌勒菩薩的號是「無太佛彌勒」五字真言。在密教這一尊是未來佛,祂的形象是轉法輪印,這樣子轉法輪印,擺在胸前,其實祂們指頭也是拈著蓮花,由兩邊上去有蓮花,兩朵蓮花升上去,蓮花上面有東西的,祂戴著寶冠,還有配戴著所有七珍八寶,非常地莊嚴,跟佛一般地莊嚴,蓮花上面一邊有一個法輪,一邊還有一個寶瓶,這是唐卡裡面製造出來的,蓮花上有寶瓶跟法輪,身是黃色,祂的形象跟佛的形象是完全一樣的,咒語就是「嗡。米吹耶。梭哈。」,直接唸祂的名字。手印剛剛我已經結過,就是轉法輪印,有這樣的轉法輪印,內轉法輪印跟外轉法輪印;有咒語、有形象、有手印,就是本身修法基準的條件都有了。

記得我剛來美國的時候,在靈仙閣,那時候在美國是沒有什麼弟子,根本沒有,有幾個以前在臺灣的弟子住在美國,他們有來找,除了這個以外,在靈仙閣差不多三年的時間,等於是自己本身在修法跟寫書兩樣工作而已,也沒有人來問事。溫哥華那時候有蓮高上師,有時候會帶人到靈仙閣,因為蓮高上師在臺灣,我在問事的時候他就來找過我,知道我已經到了西雅圖,他也到西雅圖來找。那時候什麼都沒有,我本來跟蓮火上師老大講說:「老大,你在我客廳,你在for sale furniture,一直在賣家具,你那邊方便嗎?有一個桌子給我放在客廳?有一個椅子我坐,有一個椅子客人坐,我要問事」。蓮火上師跟我說:「師尊哪!這裡是美國耶!美國沒有人來問代誌!」他跟我講美國不會有人來問事,欸,真的耶!給他這樣一講,三年中都沒有人來問事,也是真的啦!每天早上我出去外面看看有沒有人來我家,出去一看,一條路,通到西雅圖的那一條路,我在10 avenue,Ballard的地方,10 avenue,走出來一看,哇,一條街,大家都去上班了,社區裡面沒有人,一部車子都沒有,連一個人在路上走都沒有,我回來的時候終於有一隻貓在我家門口想要溜進來,我說貓也來問事啊,當然是什麼都沒有。
那時候我想說慘了,這怎麼辦?在這裡生活,每天也沒有收入啊!那時候,有一陣子我就到蓮火上師Takura 520,道路那邊有一個warehouse,就到warehous的上面,其實講我去那裡上班,不是的,我在那邊寫文章,是這樣子,那老大、老二、老三他們幫過師尊。我在那邊寫文章,後來寫書,第一次賺到錢我是投稿西雅圖的《西華報》,我寫了一篇文章,寄到《西華報》,終於賺到錢,四塊錢,賺到四塊錢美金。那時候好高興喔:「哇!我終於在美國能夠賺到四塊錢!」然後四塊錢就到safeway去買麵包跟雞蛋,叫師母弄幾個麵包跟雞蛋,就帶著麵包跟雞蛋到Park,我們去郊遊,帶著佛青、佛奇、師母、我,四個人就到Park,有一個小山坡,有海邊,去那裡郊遊,中午就把那個四塊錢吃掉。

回來了又沒有錢,怎麼辦?還有明天,每天都沒有收入的,我就在壇城面前,很簡單的壇城,那時候我只帶一尊地藏王菩薩過來,瑤池金母是蓮火上師他們先幫我帶過來,還有一個阿彌陀佛,壇城很簡單,就跟祂祈禱:「哎呀,快要餓死了,沒有錢哪!沒有收入啊!將來在美國如何生活呢?」差不多快要掉淚了,在美國將來怎麼生活啊?唉,每天也沒有人來啊,也沒有弟子啊,想一想,對啦!我在臺灣還有一個《台灣日報》,我曾經在那邊寫專欄,是有稿費的,我就把美國的這些生活,把它寫一寫文章,寄回《台灣日報》發表,發表一篇是三百塊臺幣,三百塊很少了,但是以前比較大一點,寫一篇回去三百塊到五百塊這樣稿費,稿費當然三百塊不能用寄的寄過來,所以我先存在副刊的主編那邊,叫徐秉鉞,就存在他那裡,「你幫我存,等我回臺灣我再拿。」也等於沒有收入。我就跟壇城祈禱:「怎麼辦呢?我未來會怎麼樣呢?是不是就此完蛋了?」在這邊餓死,老大跟我說:「餓不死的啦!」為什麼餓不死?老大說:「我這個furniture賣了一件就有錢。」,然後有錢就有收入。那時候也蠻好的,他去超級市場買那些新鮮期已經過的,就是香蕉爛了一半的,切起來還有一半可以吃,番茄這邊有一點靠到(台語),切掉番茄爛掉的還是可以吃,還有玉蜀黍、番茄,還有potato,每個星期都拿一個籃子來我家,吃沒有問題,也謝謝他們,雖然買的是這樣子,他去人家supermarket safeway,等於是要過期的、要丟掉的,然後蓮火上師他們就買來,那時候蓮火上師也是吃這個東西呀,他也去買這個東西來啊。那衣服能怎麼辦?我從來不放熱氣的,heater,冬天很冷,那時候我們怎麼過日子?garage sale、yard sale,每個星期六garage sale、yard sale就去買那些一塊錢一條的毯子,全部買來,反正你們多蓋一點毯子,買那個大衣都是很便宜,幾塊錢,所以我們那時很流行的一句話:「this one, this one, this one, total one dollar okay?」一塊錢就要給人家買很多東西呀!所以garage sale、yard sale那個老外也是也很奇怪,車庫打開他就在賣他家裡用過的東西,我家裡現在還有,〈真佛密苑〉有一面鏡子有一個破洞了,那個是幾塊錢買的?還掛著,就在洗衣服的地方對面有一個鏡子,那個鏡子是garage sale買的,很多東西,還有盤子,garage sale買的,衣服garage sale買的、二手店買的,都是這樣子。

我在壇城求啊、跪呀、哭啊,眼淚直流啊,好慘哪,張煌銘來到這裡說師尊在美國沐沐泅(臺語:載浮載沉),沐沐泅就是一下子淹下去一下子浮起來,快要死的樣子;煌銘說我在美國已經沐沐泅,的確是,金錢還是非常重要,那時候很慘。禱告了最後,欸!看到彌勒菩薩,就是今天這個彌勒菩薩祂來!然後後面揹著布袋,祂跟我講:「盧師尊?不要害怕,?將來的東西都在我的布袋裡面。」祂打開布袋,哇!虛空中飄下好多東西出來,黃金、美鈔、七珍八寶、冠,還有我的喇嘛裝,還有所有的龍袍、衣袍、錦繡,哇,一大堆,食、衣、住、行什麼東西都從祂的布袋裡面這樣放出來。我跟彌勒菩薩講:「?是安慰我,我看我是沒救了,?是安慰我的!」欸,現在過了這幾年,當初我蓋〈真佛密苑〉,建築師說:「?要蓋多少錢的?」我說:「有沒有四萬塊錢美金可以蓋一棟房子的?」四萬塊美金要蓋一棟房子,那個人講說:「不可能啦!我給?蓋最便宜的啦!」當然,老大你們那個房子是多少錢?你們那間房子,三層包括地下室,忘掉啦?不好意思說而已啦!總之至少他們蓋的房子都是二十幾萬蓋起來的,〈真佛密苑〉是九萬塊錢蓋起來的,你沒有到我後面去看,前面跟他們一樣大,每一間都是,房子這邊是雷藏寺,這邊四棟房子,每一棟房子外面看都差不多一樣大,其實我那邊是少了一半,就是後面把它全部變成陽臺,就是你們房子切一半,所有的房子都是二十幾萬蓋起來的,只有〈真佛密苑〉是九萬塊蓋起來的。但是彌勒菩薩祂所講的話也實現了,師尊現在已經有彌勒菩薩給我這些東西,全部都有了。
但是師尊不看重這些東西,有也等於沒有,因為屬於大地的終會歸還給大地,真正擁有的是摩訶雙蓮池的淨土,那是真正擁有的。不過從這裡也可以證明,彌勒菩薩當初的時候祂把布袋打開,所有東西下降,我看到的,幾乎人間所有的美物都在裡面。事實上佛菩薩是關照?的,?只要很精進地修法、很精進地寫作,地上自然會湧出美麗的蓮花,只要?能夠精進地去修法,精進地去寫書,我兩個專長而已,一個是精進地去寫書,一個是精進地去修法,佛菩薩都會幫助?。

所以不要怕,你只要把功課做好,那個功德就是很好。每天寫書、每天修法,這就是我本身的功課,我只會這兩樣,師母比我會的多得很,什麼事情都是師母在做,我只會兩樣,不像以前一個笑話,老闆問工人:「你會什麼?」「我不會兩樣。」「那不錯啦!你其他的都會呀!」請他進來做,結果他什麼都不會,「你說你不會兩樣是哪兩樣?」他說:「這樣也不會,那樣也不會。」他真的不會兩樣而已,師尊還會兩樣,所以佛菩薩會幫助?。
今天再談一下《道果》:「認知障礙、除遣魔障之教授:如果你出現了被羅剎、藥叉、食肉夜叉、閻羅王等鞭打你、毆打你跟追你跟逼你,及眾多的猛獸撕咬你及刀兵利器如雨而降等諸多不適之時」這個大家常常有的,夢中看到鬼追你,或者夢中有人殺你,或者夢中有閻羅王、藥叉、鬼卒追逐你,你逃得醒過來,很多不是,這是「因為未認識自己之內緣起,假立外境的魔障而成障礙。認識此為以心氣集攝於密處緣起『囉恰』及『呀恰』等脈字上之景象,即除遣外魔之障礙是謂。」告訴大家,你夢見了什麼,夢見從山上跌下來,摔下來粉身碎骨;夢見坐在船上,大浪一來你自己被刮到海裡;夢見鬼卒在追你;你走路的時候突然間出現一隻狗咬破你的腳,或全身被咬,夢見這種現象的時候,那時候你怎麼辦?
你去問××,她就講:「包壇。你有六個纏身靈,一個叫做……」一個叫做蓮高、一個叫三元、一個叫慧君、一個叫蓮慈、一個叫教授師,這些都是你的纏身靈,那怎麼辦呢?讀冥間學校,五個纏身靈,一個人一千塊,三個月一期,你就要交五千塊,因為五個纏身靈,交五千塊讀陰間學校。不然就叫你包壇喔!哇,要做兩百壇,一壇多少錢?一壇不多啦,三萬塊美金就可以了。她包壇普通的一壇三萬塊美金,××包壇是有價包壇,三萬塊美金很少啦,你前世欠他的更多啊!她跟一個人講:「這一次包壇要十六萬。」「十六萬!我留學生哪裡有那麼多錢?」「你前世欠他四百萬美金耶,十六萬算是便宜了,算是給你最便宜的價錢,可以抵掉這四百萬美金,還有賺,你給我十六萬還有賺。」看吧!就是包壇,然後纏身靈去讀她的陰間學校,好不好不管,總之她賺了錢。

告訴你!你睡夢之中有這種現象是你的脈不通,哪裡脈不通就有這種現象出來,《道果》裡面講「認知障礙、除遣魔障之教授」,《道果》裡面就是要教你,因為你身體的脈不通,所以產生不好的夢,不是真正有什麼你身上的纏身靈有多少,並不是,《道果》的教授是這樣子,因為你的密處緣起的「囉恰」及「呀恰」等脈上面的景象有了障礙,所以你必須要把「囉恰」跟「呀恰」這個脈給它通,脈通了,你平時在拉筋,這個筋轉不過來,拉筋那個裡面都是脈,有中脈、左右脈還有七輪,頂輪、眉心輪、喉輪、心輪、臍輪、密輪、海底輪,這個三脈七輪,其中還有很多支脈分出去的,你密輪的脈不通,所以你想辦法問師尊,師尊會教你如何讓密輪的脈能夠通,或者扭轉身體讓臍輪的脈能夠通,或者用灶印,伸腿再起來伸腿再起來,讓你密輪的脈能夠通,這樣子你就不會有那些不好的夢,就消除掉,也沒有什麼。
不用去包壇,也不用去讀陰間學校,你的纏身靈有多少。不過她也很奇怪,她的腦袋真的非常地聰明,她說你有幾個纏身靈,馬上把名字寫下來喔,不像師尊還要看,慧君是你的纏身靈,蓮?是你的纏身靈,蓮高是你的纏身靈,她馬上寫五個名字出來,然後說這五個就是你的纏身靈,報名陰間學校,一學期一個一千塊,五個就要交五千塊,蓮高上師,他有兩個纏身靈,對不對?你有兩個纏身靈,而且你報名陰間學校,每一學期交兩千塊,對不對?他說對呀,他交兩千塊,每一學期交兩千塊報名陰間學校,現在他的纏身靈已經好了,已經到了西方極樂世界中品中生,哇,這個實在是,我想我的纏身靈也趕快去報名,看看能不能中品中生。這不是的!

你要拆遣魔障,我告訴你一件事情,人作夢有時候會夢到哪裡東方、西方、南方、北方,夢到天堂、地獄,到哪裡去,夢得很遠,我告訴你,一般人,都在自己身體裡面,你沒有走出你的身體,你不過在身體當中的哪一個脈不通,哪一個脈怎麼樣子,所以產生很多夢境,都是因為你的身體的精、氣、神、血的關係,跟脈的關係,你作夢,並沒有離開你這個身體,你還是在裡面。你身體哪裡不舒服、哪裡疼痛,會產生什麼樣子的夢境,是跟你的身體有關的,你並沒有出去,你以為神行哪、飛呀,哇,飛得好遠喔,其實沒有,就在你身體裡面飛而已。你的身體就是一個世界,我們每一個人的身體就是一個世界,很廣大的世界,任你遨遊。一般人的夢,沒有離開你自己的身體,除非你是已經修行能夠出神。
好像有一個笑話吧,我隱居的時候,師尊隱居的時候有去了一次大溪地,××有一次在法會的時候就講:「我出神到大溪地去看師尊。」那個夢是誰告訴我的?蓮紫?對對對,她說出神去大溪地看我,然後看到我怎麼樣?(上師說:看到師尊穿短褲)穿短褲?然後呢,到處走來走去,好,謝謝。我考證那個時間,我在大溪地一陣子,然後就在臺灣,在臺灣有三年半,她去大溪地看我的時候是在〈密儀雷藏寺〉做法會後,然後再說她出神去看我,看我穿著短褲在大溪地走來走去。唉呀,好好,我考證那個時間,她出神去大溪地的時間,我那時候我在臺灣,Check起來我在臺灣,所以她出神去大溪地去看我,這個也是假的,她以為我真的在大溪地,其實我那時候已經用溜的溜到臺灣,所以她講她出神去大溪地看我,我實在很感動啊!可惜妳找錯人了。
另外她也常常講:「她每個月到天上的摩訶雙蓮池,跟師尊兩個人開會。」我告訴你一件事情,師尊這一輩子,我以前在軍中,那時候我是國民黨,軍人都要加入國民黨,何況是軍官,都要加入國民黨,我是一個小組的小組長,所有人都要去開會,小組會議每個月都要開一次,我是最討厭開會的,每一次開會我是稱病請假,不然我就是外出,不然我就是有什麼事情,我從來不開會。××天天講她到摩訶雙蓮池跟我開會,我跟妳單獨在那邊開會幹什麼?我最怕開會啦!對不對?妳到了摩訶雙蓮池給我供養我還可以接受,妳跟我開會?開什麼會?開開開開玩笑啊!開會,她每一次都這樣子講,我聽聽就算了,聽一聽,啊…隨便妳說,隨便講講我隨便聽,根本沒有開會這回事,從來就沒有看到她,她的辯解是說,師尊是應身佛,她是法身佛,法身佛跟法身佛開會,應身佛是不知道的,you mother good !你知道嗎?法身佛是多大啊!十三地的佛才是法身佛欸,毗盧遮那佛才是法身佛,十一地的佛像觀世音菩薩,那還是報身佛,十一地的佛,五佛都是報身佛,五佛只有毗盧遮那佛在十三地,祂是法身佛,你也是法身佛?那不得了了,師尊是應身佛,是在人間而已,所以不知道天上的事,有可能這樣子嗎?大家用邏輯推一推就知道了,還是吹牛!不講她了。

「了知三藏真性之教授」,哇!這一點很重要!「顯示三藏所出之輪涅進退無餘所詮與五道、三十七菩提分」也就是三十七道品,「及以三乘一切所證,現起於瑜伽士之覺受現分,是謂。」我告訴你喔,這一句話是最深的,所有的話當中,這一句話非常地深。輪就是輪迴,涅就是涅槃,精進跟退跟進入無餘,所解釋的五道跟三十七菩提分,也就是三十七道品,每個學佛的人都要知道三十七道品,就是修行的方法。以及三乘,大乘、小乘、金剛乘,「一切所證明的,現起於瑜珈士之覺受現分」,你真正能夠明白這個嗎?真正能明白這一句話,真性之教授,三藏裡面的真正的佛性的教授?師尊懂。什麼是三藏真性?這個師尊知道,所以師尊平常在說法中也提到這個問題。很少人能夠明白三藏的真性,只有開悟的人能夠明白三藏的真性。
老婆問:「春晚的節目不好看,你為什麼還看?」老公不說話,盯著老婆看了很久,老婆問:「你看我看什麼?」老公:「有些東西跟妳一樣,雖然不好看,但已成習慣。」這個很不好解釋。我看師母是越看越好看。奇怪,有人看一個人是越看他越好看耶,看得久也不膩耶,就算她牙齒全部掉了,耳朵也聽不到了,耳朵也聾了,眼睛也濛濛了,她也不認得我了,我覺得她還是蠻慈祥的樣子。我只有一個要求,我要求我自己不要怕她就好了,我要求我自己說:「不要怕師母,不要怕她,因為她沒有什麼可怕,她也不會管?。」但是,就令人敬畏呀!
一個食人族帶著一個人坐火車,剛好遇到查票,查票員:「你旁邊這個人為什麼沒有買票呢?」食人族講:「這個是我的便當還需要買票嗎?」這有他的爭議在裡面,他是食人族啊,旁邊帶一個人。

當然,輪迴跟涅槃,在我們看起來是不一樣的,輪迴本身來講就是六道輪迴,都是苦,涅槃是完全寂靜,寂靜為樂。有「有餘涅槃」有「無餘涅槃」,有分的,輪涅、修行的進退、無餘所詮跟五道、三十七菩提分及以三乘一切所證,證明什麼?要證明什麼?證明佛、菩薩、獨覺,也就是緣覺,阿羅漢,要證明這四樣,阿羅漢也可以進入涅槃,這是四聖的境界,要證明四聖。如何到這四聖的境界?完全終極的成就,始終的終,終極成就,這個是不能夠講出來的,但是你必須要依照三十七菩提分,就是三十七道品,你查三十七道品,它有跟你講怎麼樣子修行。我也是希望每一個人依照三十七道品這樣去修行 然後由金剛乘一切之所證。前世有修的,你比較容易一下子你會了解這些東西;你這一世才起修的,你會比較慢一點,慢慢一樣一樣學,到下輩子的時候,你前世有修,很快地,你就能夠領悟這些道理。
這裡談毛澤東跟蔣中正可以講嗎?應該可以吧,反正這是笑話嘛!毛澤東跟蔣中正在陰間開車,結果兩個車子擦撞,蔣中正下車子,看了看車子刮壞的程度,毛澤東連看都不看車子,就直接走到蔣中正面前,問:「你身體沒事吧?」蔣中正講:「沒事。」毛澤東從自己的車裡拿出一瓶茅台,熱情地講:「人沒事就好,來,喝一口酒壓壓驚。」蔣中正接著,拿起酒就豪爽地喝了很多酒,把酒還給毛:「來,你也喝一口壓壓驚。」毛澤東講:「不忙啊,等交通警察來了以後我再喝。」蔣中正那時候就頓悟,他經常罵的話,浙江人罵人的話:「上輩子已經上了老毛的當,丟了江山,到了這裡還上當,算我酒駕。」這個悟都是到最後你才會領悟到,所以大家要有智慧,去領悟三十七道品,領悟三乘一切所證,大乘是證明菩薩,小乘證明獨覺跟阿羅漢,金剛乘證明佛,都是有相對的,所以你們學佛不要上當。你知道嗎?你拜鬼會證明什麼?拜鬼當然會墮入鬼道,所以千萬不要去拜鬼!我告訴你喔,土地公或者地基主還是屬於陰神,也屬於鬼道,這是很現實的話,他們都是有一個邏輯在的。你上當,沒有關係,下次學聰明一點,像跟隨著××的,你要學聰明一點,你想一想,她是不是有錯誤的地方?要稍微想一想,才不會上當,你一定要有智慧嘛!

這是很好笑啦,但是沒什麼,有兩顆鳳梨,一個是站立著,一個是躺下的,問:「哪個比較甜?」有兩個鳳梨,一個鳳梨是站立的,夏威夷鳳梨很多,一個鳳梨是站立的,一個是躺著,問哪一個比較甜,告訴你,躺著的比較甜,因為站久了會痠,這也是一種技巧,師尊在教法當中,也要用一些技巧,讓你們要如何去開悟,必須要用這種技巧的方法,導引你如何去開悟。你看了三藏,書都讀完了,三十七道品跟三乘之所證現起瑜伽士之覺受現分,你知道你悟到什麼,這要問,你如果學了三十七道品,你悟了什麼?這就是一個問題。
昨天相親,覺得男方各方面條件都不錯,非常好,但是當他開口說話的時候,我就非常地討厭了,因為他講了一句話:「妳的女兒為什麼還沒來?」聽得懂嗎?因為男方以為她不是來相親的,她是她的媽媽,這是有一種間隔、有一種隔離。我們學佛法,深入其中,你必須要悟出什麼是輪迴,什麼是涅槃,你如何在輪迴和涅槃之間,要選擇哪一樣?
我告訴你,師尊選擇的是,我不要輪迴,我也不要涅槃。那?到底要什麼?你們要去參,到底師尊要的是什麼?師尊開悟的是什麼?師尊既然不要輪迴也不要涅槃,那麼師尊選的是什麼?你們去猜。嗡嘛呢唄咪吽。



■燃燈雜誌官網:
http://www.lighten.org.tw/

■網路刷卡助印燃燈(參加方案及隨喜贊助),可進入下列網址:
http://lighten-org.blogspot.tw/

■新浪博客:
http://blog.sina.com.cn/u/3969434183
(自立晚報2017/8/29)
   
 
Copyright © 2012 自立晚報.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禁止擅自轉貼節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