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旅遊
2017-10-17-星期二
 





輪迴、涅槃一切萬法,盡攝三種現分
394-3【記者李桂馨台北報導】輪迴、涅槃一切萬法,盡攝三種現分-「不淨,覺受,究竟佛果」之中。自解脫四身時,即是究竟佛果位,一切現象唯出現清淨的智慧。

2017/7/23
根本傳承上師蓮生活佛盧勝彥法王
開示/ 道果本頌金剛句偈疏
文字/ 燃燈雜誌 整理
圖片/ 西雅圖雷藏寺 提供
法會/ 勾財天女護摩大法會
地點/ 彩虹雷藏寺
灌頂/ 勾財天女



首先我們敬禮傳承祖師,敬禮了鳴和尚,敬禮薩迦證空上師,敬禮十六世大寶法王噶瑪巴,敬禮吐登達爾吉上師,敬禮壇城三寶,敬禮今天護摩的主尊「嗡。哈日啊|勾財天女」。師母、丹增嘉措仁波切,各位上師、教授師、法師、講師、助教、堂主,及各位同門,還有網路上的同門。今天我們與會的貴賓是:〈中華民國駐瑞典代表處〉廖東周大使夫人Judy師姐,〈真佛宗宗委會〉會計師Teresa師姐and husband,〈中天電視台〉「給你點上心燈」節目製作人徐雅琪師姐、「天音雅樂合唱團」陳妍如師姐、臺北市議員闕梅莎代表闕慧玲師姐、前高雄市議員吳登樹先生千金吳玫宣師姐、莊峻耀醫師。大家午安!大家好!(華語、臺語)你好!大家好!(粵語)

首先通知大家,下個禮拜天七月三十日沒有護摩,師尊親臨北加州〈薩迦雷藏寺〉,主持「開光安座大典」及「大力金剛大法會」,歡迎大家參加。在下下個星期日八月六號下午三點是「大隨求菩薩護摩法會」。今天是做勾財天女的護摩,勾財天女是一個不共法,在所有密教裡可能有,但是很少人做勾財天女的護摩,這是〈True Buddha School〉很特殊的一尊,勾財天女主祈者,如果是在臺灣,差不多會有六百多位主祈;在西雅圖好像六十個就差不多了。

〈真佛宗〉就是中獎宗,我們從美國的大樂透中獎開始,中5500萬美金的蓮花梭麥開始,那時候他中獎是他修「瑤池金母馬上有錢法」,因為我第一次回來(西雅圖)我傳「瑤池金母馬上有錢法」,他就修這個法有感應,晚上夢見所有的佛菩薩出現,放光照他,蓮花梭麥夫婦,他們住在North Bend這裡的一個小房子,一個小房子,修瑤池金母馬上有錢法,修到看到瑤池金母,看到所有的諸尊放光照他,看到蓮花童子出現跟他講:「你馬上會有錢。」他跟我們講,他說很奇怪,他常常買美國的樂透是沒有錯,每一期他都有買,但是沒有像那一期一樣的,就是很多的光明顯現,包括他自己都覺得很有信心,然後他去買,買了以後,先生已經睡覺,太太說要兌獎,這一兌…啊!太太高興得講不出話來,她將先生從床上拉起來,兩個人一起跳舞,跳一個晚上,5500萬美金,蓮花梭麥中的。

因為他講出來,新聞把他報導出來,他去領獎的時候接受採訪,新聞報導出來,從此他不安寧,在他的家門口,以前不來的親戚都來了;不來往的朋友都從美國各地飛到他的家門口;所有的慈善單位都來,全部圍在他家門口,他沒有辦法走,最後,他打一通電話給〈西雅圖雷藏寺〉,他希望能夠躲在〈西雅圖雷藏寺〉,暫時避一下風頭,因為不來往的親戚都來了,還有朋友,從來不來往的也都來了,還有慈善單位統統都來,這一下子,他拜託警察開引導車,他的車子跟著警車後面,警察來開他家的門,將先生、太太跟小孩接上警車,然後一直開到〈西雅圖雷藏寺〉,躲在西邊小館住了兩個月,他以為這一次,應該沒事了吧!因為我們通通不講,他住在西邊小館兩個月,偶然出來參加一下同修。

突然之間,××找上門,我聽蓮花梭麥是這樣講,××說:「我在蓋雷藏寺,瑤池金母講的,借你的手中大樂透,其實要蓋××雷藏寺的,你留下基本費用,其他的我拿走。」基本的生活費給你,其他的我全部要拿走,蓮花梭麥這一下子又開始逃亡,咻!他去買了一棟房子,蠻大的豪宅,我去了他家,蓮寧上師也去了,還有人去嗎?師母沒有去,只有我跟蓮寧,我記得的只有我們兩個,好像還有一個吧?可能是德輝吧?對。他說要請師尊吃飯,因為師尊指點他啊!請我吃飯啊!要給我大供養,我心裡很高興,吃飯的地方在Fish Cafe,就是在黃金海灘的旁邊,Kirkland 的Fish Cafe,請我吃飯,他拿了一個紅包給我,看起來就是薄薄一張,我想一定是支票,吃完了飯很高興,我也沒有打開看,回到家,讓心跳不要跳那麼快,五千五百萬耶!你知道嗎?心跳不要跳那麼快,深呼吸一下,再把紅包打開,拿出來一看,是一百塊美金,我們不能怪他,他們是很窮困的出身,要賺錢很難的,他是打零工的,沒有什麼正式的工作,他一百塊錢認為是屬於大供養,我們可以想像的到,平時他花錢不到一百塊,這是過往的事情。

再來,我們〈真佛宗〉中獎的,還有一個中大樂透的,好像是一億六千萬美金,這個就有供養稍微多一點,但是不讓人家知道,他知道蓮花梭麥過去發生的事情,所以他就不想出名,不張揚出去。再來中獎的很多,在美國中獎的也不少,台灣中獎的才厲害,那就是三十億台幣的那一次,有四個人中獎,其中一個是〈真佛宗〉的弟子,另外,還有很有名的辛龍歌星,他中的那一次,他沒有講,無意中宣揚了出來,他本來很常來〈台灣雷藏寺〉,中了獎以後幾乎就沒有來了,我也不知道他中獎啊!對不對,直到電視報導出來才知道他中獎,他也是我們〈真佛宗〉的弟子。

另外,有一個汶萊的弟子,中新加坡的獎,中了二億。另外,還有好多個,〈台灣雷藏寺〉有一次收到從銀行轉帳轉了三百萬,那個人用銀行的轉帳轉來。還有一個就是在我為大家獻哈達、摩頂的時候,他從很遠的地方丟了一個黃皮紙袋,很遠丟過來,他只喊了一聲:「這是給師尊的。」那個也是中獎的。另外,我在給同門摩頂的時候,有好幾個人跟我講:「師尊,我中了頭獎。」跟我這樣子講的也有好多個,所以我們〈真佛宗〉真的是中獎宗啊!

看到〈真佛宗〉這麼多人中獎,有一個人心中有戚戚之感,這個人就是××,她自己去買彩券,你們聽過沒有?她自己去買彩券,然後分給同門,蓮花春暉呢?她有沒有買彩券分給大家?很多很多的彩券,分給所有的同門,但是只要你們中獎了,就一定要把錢全部歸到××雷藏寺、歸到××堂,她自己買很多。是送給大家的,還是大家出錢的?喔,她買了彩券,分給大家,然後大家要給紅包,中了獎要給××堂,是不是?對啊!很多次喔!很多很多次。

但是,好像沒聽過中獎的,沒有啊?沒有聽過中獎。因為我們是中獎宗,我們這裡應該中獎的!他們那邊也不能講說不應該啦,總之沒有中就是了。我們中的獎不得了!真的!堆起來,把整個〈彩虹山莊〉都堆滿,有三十億的臺幣,還有一億六千萬美金的,五千五百萬美金的,還有二億的,幾億的這樣堆起來,一大堆的,數不清的,這尊勾財天女就有這個能力。

在泰國就有一位我們弟子,她買四個字的獎,泰國、東南亞經常流行四個字、四字獎,那位弟子連續中獎,一個女弟子,我對她的印象,她的嘴巴特別大,每天都到她的家門口,這樣:「嗡。嘛若哈日啊。哈日啊……。」就一直唸『勾財天女咒』,這樣勾勾勾,她連續中四字彩的大獎、小獎、中獎,連續中三年。你們從東南亞來的,四字獎是幾天開一次?有人知道嗎?一個禮拜開兩次?她能連續中獎三年,那一次見到她,我說:「哇!妳已經連續中獎三年了!」她來到〈台灣雷藏寺〉的時候,她說:「這還少呢!我還繼續在中呢!」就是這尊勾財天女,她每天在那邊勾。

勾財天女的咒很長的,:「嗡。嘛若哈日啊。哈日啊。嗡。引庫薩。引庫薩。些些些。吽吽吽。呸。梭哈。」這是勾財天女的咒,結勾財天女的手印,觀想勾財天女,修持法就是這樣。哇!勾財天女也很偉大。這個人叫什麼名字?有一個來自泰國〈德聚同修會〉的同門,她的名字很長沒有辦法唸,她每個月平均會有十萬到二十萬臺幣的中獎彩金,連續中三年。

這一尊勾財天女就是在西方極樂世界摩訶雙蓮池的阿彌陀佛那裡,就是從那裡出來的,一般我們講的,在海上,最有錢的就是龍王;在陸地上,最有錢的就是山神;在天上,最有錢的就是四天王;在佛國,最有錢的就是勾財天女,很偉大的。你們好好修,大家好好修這一尊,祂當然也能夠賜福給大家,也能夠消業障,也能夠增加你的智慧、增加你的資糧,這一尊相應了,也等於是跟蓮花童子相應,也等於是跟阿彌陀佛相應,相應了這一尊,也就等於很多尊都可以相應,為什麼呢?因為祂有一個金剛?,祂有這樣子的一個金剛?,每一尊佛菩薩都會被祂勾下來跟你相應。我剛剛做迴向的時候,就是希望用祂的金剛?把所有的諸尊全部勾下來,跟我們所有的同門都相應。

我現在實在很想問蓮花梭麥,你到底在哪裡?我們不會跟你要錢的,但是我們歡迎你回來同修,不能中了獎就不修行了,中了獎更要修行啊!對不對?你如果中了獎還不修行,那損失太大了。我們是不會跟你要的,當然××也不會來跟你要的,放心,你可以來〈西雅圖雷藏寺〉沒有問題。有人見過他?蓮旺上師有見過他,他看到蓮旺上師還很高興,彼此互相招手笑容滿面,他也在問候大家,也合掌問訊。中了獎躲起來也不太好,除非在家裡自己繼續在修法。

我現在講一下《道果》:「其融入四行,自解脫四身,即所謂『究竟佛果位』」這是道果,「一切現象唯出現清淨的智之現分;因此輪涅萬法盡攝於三種現分。」其融入四行,就是講四種正行,四種正當的修行。自解脫四身,你那時候得到了應身、報身、法身跟真身,應身就是現在,我們就是應身,報身就是佛菩薩的莊嚴其身,這個就是報身,到了法身就是無形無相,再來就是真身就是佛性。得到四種身。

這個「解脫」,我談到「解脫」這個字,什麼叫做「解脫」?曾經有個公案:有一個人去見禪師,他跟禪師講:「我很痛苦,沒有辦法解脫。」禪師就回答他:「是誰綁住你?」很簡單,我們每一個人都是自己綁住自己,誰能夠綁住你呢?都是自己綁住自己嘛!大家都跟著人生這樣子走,一出生,讀小學、讀初中、讀高中、讀大學,再來讀研究所,讀碩士,拿到博士學位,再來就是找工作、賺錢,再來就是結婚,然後再來就是生孩子;再來,你就老了;再來,你就死掉了,這就是人的一生啊!就是這樣子,一條線。

其實我們是被工作綁住,被賺錢綁住,另外,你組織了家庭,就被家庭綁住,都是自己綁住自己啊!你想要結婚,你就被家庭綁住了;你想要賺錢,就被工作綁住了;你娶一個還不夠,離了婚又再娶,娶了好幾個,是自己願意被綁住的,沒有人教你被綁,是你自己願意被綁啊!所以「解脫」這二字,是最重要的,像我們的人生當中,都等於是被綁,但是有一樣不能被綁,就是「心」的解放,你的「心」有沒有解放?心的解放才是真正的解脫,這一點非常重要。

所以我常常講:「你如果執著什麼,你就被什麼綁;你不執著什麼,統統都不會被綁。」所以要真正能夠解脫,就是完全不執著任何一種東西,你就解脫了。但是,你能夠完全不執著任何一個東西嗎?有時候我們會執著妻子,女的執著先生、家庭,會執著小孩,到孫子出來的時候,你會執著孫子。這方面師尊修得還可以,我不執著小孩,佛青、佛奇我都不執著,他們有沒有修行?不關我的事,那是他們自己的事,我不勉強我自己小孩子要修行,因為如果我勉強他們修行,我會執著他們的修行,隨他去,等到他們的緣分到來,他們自己會修行,像我算佛奇什麼時候才開始修行,五十幾歲才會懂得開始修行,我也就算了,隨他去。另外,盧君、盧弘現在還小,我也不逼他們修行,高興怎麼樣就怎麼樣,從來不談修行的事,我對小孩子、對孫子全部不執著。

師母呢?我是希望她能健健康康的,比我還長壽。她可以幫我,她一直都在幫我,有時候我們也互相照顧,每天早上起床,我都沒有請瑤池金母叫我,都是師母叫我,她一定先起來,先過來叫我,今天早上,我是睡到幾點?快八點嗎?今天早上我睡到快八點,她說她一直拍我,拍了多久?拍二十幾下,我才醒過來,你看我多好睡!每天早上都是她叫我起床,她照顧我啊,你看,很好啊!她是我的鬧鐘啊!每天早上她都給我準備早餐,準備好好的,我一到飯桌,早餐早就準備好在那裡了,都是師母幫我準備的。有一陣子,我給她準備宵夜,我也自己下廚房煮宵夜給師母吃,我希望她身體健健康康的。

而且,她懂得很多,像每年的報稅,台灣的稅也報,美國的稅也報,兩邊報稅,我們都報,她會報稅,我不會,她整理出來的稅表,一箱子一箱子就堆在那裡,準備十年的箱子,都是她準備的,我從來沒有報過稅,我不會報稅,她就會。而且,她會查帳,所有銀行的帳她會查,她很懂數目,匯率她也很懂。很多工作她都會,甚至於男人做的,修理,這個機器壞了,我就拿給師母:「妳去修理。」我不會修理啊!她會修理;我這個瓶子打不開:「妳去開。」她也能開;我東西放那裡,我不知道,我問她,她就知道東西放哪裡。這種師母很難找的啦!我本身我是執著她身體健康。

而且,她對於我們〈真佛宗〉的宗務,她全部都讀,甚至〈真佛宗宗務委員會〉新的章程,她全部讀、全部修改,哪邊有不對的,全部把它改得好好的,交給〈宗委會〉去審查,全部她在做,不是我在做,宗派任何一件事情,大小事的化解,由相悖變成敬愛都是師母在做!像這種人哪裡找啊!找不到了啦!我在這世界上已經找不到了,這是天上賜的,已經找不到了,我很尊敬她。我是稍微有點執著,就是她能夠長壽跟健康,這就是我的福氣,也是宗派的福氣。

當然偶然她會唸我,會碎碎唸,女生難免的啦!但是,她碎碎唸已經很少了,非常少,大部分她在碎碎唸的時候,我就安靜,聽她唸,我心裡覺得不太舒服的時候,我就站起來,然後就走開,她會跟著我一起走。我會躺在我的床上,她會站在我的床頭,從古代唸到現代,從交朋友的時候一直唸唸唸唸到現在,我所有的過失她全部都知道。不過,這也是很難得的喔!我現在要聽她唸也很難了,她很少唸我了,她好像也不執著我了,我對她只是執著一點:身體健康、長壽。其他的,全部不執著,公修公得,婆修婆得,我教大家,傳道、授業、解惑,教大家,像我唸××,我是在解惑,是在傳道,是在授業,解除大家的迷惑,因為××用鬼啊!所以我解除大家疑惑的事情。

你看,這個解脫很不容易,師尊沒有什麼執著,我對金錢也沒有什麼執著,金錢遊戲嘛!只是在人間遊戲而已。「財、色、名」,「名」我也不需要,我就是〈真佛宗〉創辦人嘛!什麼名我都不要,我在開悟的時候,曾經把一批獎狀全部燒掉,金駝獎、銀駝獎、國軍文藝金像獎,我都得過,所有的獎狀全部燒掉,我不要這個名,我是連〈真佛宗〉創辦人也可以不要,這就是解脫啊!我對「色」,當然,看到好的會喜歡,但是我也不執著,自然來,自然去,要來就來,要去就去,就是來無所求,去無牽纏,你要來就來,不來,我也算了,沒有關係。我的女朋友結婚了,我會祝福她,我心中不會有執著,不會說:「妳是我以前的女朋友,妳怎麼可以嫁給別人?」不行,人家嫁的,比嫁給你更幸福,應該要祝福她,這就是解脫啊!很簡單,沒有執著啊!「名」我也不要;「色」也不執著;財,遊戲,這就是解脫,我還是看到很多人都是很執著。

講一個笑話,一個農夫的驢子脾氣非常暴躁,把農夫的妻子踢死了,方圓數十里,不少男人都趕來參加葬禮,鄰居非常羨慕的講:「你妻子的人緣真好。」農夫說:「哪有,他們是跑過來要買驢子。」聽得懂嗎?這些男士來參加葬禮都是要買那隻驢子,買了驢子回去把自己的妻子踢死。

你看吧!這就是沒有解脫,這個家庭本身很難解脫的,家庭能夠解脫,一級棒的,對於家庭能夠解脫的,幾乎沒有人了,都是很執著家庭的。

導遊對遊客講:「我們這個地方空氣好、風景好,什麼都好,人的壽命都特別長。」話才剛講完,就有一個送殯的隊伍經過,死者是一個年輕人,客人就反問他:「你說這裡人人都長壽?為什麼這年輕人死了呢?」導遊解釋說:「那個人就是殯儀館的老闆,因為沒有生意所以餓死的。」這個好笑,死掉那個人是殯儀館的老闆,因為大家都不死,所以沒有生意呀!他自己就餓死了。想要長壽健康當然是很好,但是不長壽健康又如何?隨他去,連壽命也不執著!

所以我倒是不煩惱,××講我講了八年,說:「盧師尊七十三歲就會死掉」我今年剛好七十三歲,其實我也不執著,幾歲死就幾歲死,反正每個人都要死啊!每個人命運都一樣嘛!早死晚死都是死,對不對,有什麼關係?七十三歲已經活得很夠了,跟孔子差不多了,孔子也是七十三歲死,我能夠在七十三歲死,跟孔子名列這樣子,同樣是七十三,與有榮焉,非常光榮的啊!執著嗎?不執著。

小朱走進雜貨店跟老闆講:「老闆,剛才我買飲料的時候,你算錯了三十塊!」老闆很不高興的講:「你數學不好嗎?為什麼當場不講?」小朱就講說:「我回家的時候拿錢給媽媽,才發現。」老闆提高聲音:「你當場應該說清楚,現在沒有證據,一概不退!」小朱講說:「好吧!那我就不還你三十塊了。」搞了半天是老闆多給他錢哪!所以這個也是執著,三十塊也是執著。

她給超商的店員一個空紙箱,讓他打包,店員問:「這是寄給誰的?」女孩子講:「我喜歡很久的一個男生。」店員講:「可是裡面沒有東西呀!」這個小姐就講:「有些東西只有我自己能看見。」店員問:「到底是什麼呢?」這個小姐就說:「是一廂情願。」這小姐也是很執著。執不執著,真的是很難講,對年輕人啊!很難講這些東西。

師尊從來沒有蓋過雷藏寺,〈彩虹山莊〉變成雷藏寺,我馬上把〈彩虹山莊〉交給蓮印,整個是蓮印的名下,蓮印是管理,我沒有權力去管〈彩虹山莊〉,蓮印有權力管〈彩虹山莊〉。我把〈台灣雷藏寺〉交給蓮哲上師,由他來管理,我也不要當住持,我對雷藏寺不感興趣,因為如果對雷藏寺感興趣,就被雷藏寺管,綁住你,雷藏寺就把你綁住。我是快樂給自己,辛苦給別人,我哪有精神去管雷藏寺啊!對不對?你們喜歡管的就拿去管啊!他們那些執著蓋雷藏寺的,都是被綁,××也是被綁得很厲害,真的。

年輕人到了寺院問禪師:「我放生、印經跟參加法會,為什麼生活還是不順?」禪師從口袋裡面拿出一百元拿給年輕人:「麻煩你用這一百塊幫我完成禪院的建設。」年輕人很驚訝的反問:「這一百塊怎麼能夠建禪院呢?」禪師回答:「那你幾次的發心,怎麼能消除你累世的業障、罪障呢?」年輕人會意一笑告別禪師。不要做了一點小事就圖回報,不要遇到一點事就退縮,這個非常好,讓大家知道,修行是在修自己的心,完全依你的心為主,總有一天你找不到心了,你就解脫了,你心裡面執著什麼,就永遠不得解脫。

像師尊沒有什麼名譽的,還在講名譽?你有沒有開悟啊?什麼名譽?我沒有名譽,我告訴你,人家把我罵得又爛、又臭、又醜、又小,什麼話都加在我身上,我都無所謂了,因為我沒有名譽啊!我要這個名幹什麼?我連名都不要,就解脫了。如果還要名譽,哪裡算是開悟?只能稱為狗屎, dog pooh,真的,很多人要名譽。

你看《壹週刊》,罵澎湖一個很有錢的人,我們澎湖那個老鄉,居然走到澎湖大橋跳海自殺,為了自己的名譽,要表現他的清白。像我這個沒有名譽的人,《壹週刊》一整本都在罵我,我怕什麼?我還是一樣每天早上師母叫我起床,什麼事都沒有啊!對不對?那有什麼?名譽算什麼嘛,我這個人本來就沒有什麼名譽,你要罵我什麼都可以啊!「師尊,既然沒有名譽,那脫光光給我們看嘛!」總有一天我會脫光光給你們看,無所謂呀!有什麼所謂呢?我脫光光給你們看,你們也會:「啊!」

我看這個笑話很長耶!有兩位修女,一位是數學系畢業的修女,一位是邏輯推理系的修女,她們兩個趕路回去,現在已經天黑了,但離修道院還有很長的路,讀數學系的問:「妳有沒有注意到,後面有個男人已經跟蹤我們有38分鐘30秒了,不知道他想要做什麼。」另外一位邏輯推理修女回答:「合理地推斷,他是想侵犯我們。」學數學的修女講:「天哪!在這樣的速度下,他會在十五分鐘內抓到我們,該怎麼辦?」學邏輯的修女講:「唯一合理的方法當然是走快一點。」學數學的講:「但是在這樣的速度下,他再一分鐘就能夠抓到我們了!」學邏輯的講:「那唯一合理的方法就是我們兵分兩路,他不可能兩個都抓到。」這時候,男人選擇繼續跟蹤學邏輯的修女,數學的修女平安地到達修道院,不過她很擔心邏輯的修女會不會出事,然後,就看到邏輯的修女也到了修道院的門口,她問:「邏輯修女,妳終於回來了,感謝主!快告訴我發生了什麼事?」邏輯的修女講:「他繼續跟蹤我後,發生了唯一合理的事情。」學數學的:「什麼是合理的事情?」邏輯修女講:「他終於抓到我。」數學修女:「天哪!那妳怎麼處理呢?」邏輯的修女就講:「我做了唯一合理的事,立刻馬上把裙子拉起來。」數學修女:「天哪!那個男人呢?」邏輯的修女講:「他也做了唯一合理的事,把褲子拉了下來。」數學的修女說:「我的天哪!那後來呢?」邏輯的修女講:「結果當然也是很合理的,一個把裙子拉高的修女,一定跑得比一個把褲子拉下來的男人跑得快得多,妳說是不是?」呵呵。

所以學邏輯也很重要,她把裙子拉起來,那個男的很快的就想說把褲子脫下來,沒想到褲子脫到腳這裡,這個邏輯的修女就跑,當然,那位沒有穿褲子的男生當然沒有辦法跑得動,因為褲子在他的腳上,這就是學邏輯的好處。

所以你看《道果》它有分成三種,「自解脫四身」的時候,也就是「究竟佛果位」,「一切現象唯出現清淨的智慧」,這就是清淨的智慧呀!這時候所謂「輪迴、涅槃,所有一切萬法,盡攝這三種的現分之中」一種就是不淨,一種就是覺受,一種就是究竟佛果,這三種現分會出現出來,這是邏輯啦!開始是不淨,再來是覺受,最後是佛果。嗡嘛呢唄咪吽。


■燃燈雜誌官網:
http://www.lighten.org.tw/

■網路刷卡助印燃燈(參加方案及隨喜贊助),可進入下列網址:
http://lighten-org.blogspot.tw/

■新浪博客:
http://blog.sina.com.cn/u/3969434183
(自立晚報2017/9/27)
   
 
Copyright © 2012 自立晚報.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禁止擅自轉貼節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