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旅遊
2017-11-19-星期日
 





三種緣起之一——「迴風緣起」
396-3【記者李桂馨台北報導】三種緣起之一——「迴風緣起」。

2017/8/19
根本傳承上師蓮生活佛盧勝彥法王
開示/ 道果本頌金剛句偈疏
文字/ 燃燈雜誌 整理
圖片/ 西雅圖雷藏寺 提供
同修/ 藥師琉璃光王佛本尊法
地點/ 西雅圖雷藏寺

我們首先敬禮傳承祖師,敬禮了鳴和尚,敬禮薩迦證空上師,敬禮十六世大寶法王噶瑪巴,敬禮吐登達爾吉上師,敬禮壇城三寶,敬禮今天同修的本尊「東方藥師琉璃光如來」。師母,各位上師、教授師、法師、講師、助教、堂主,以及各位同門,還有網路上的同門。今天我們與會的貴賓是:〈真佛宗宗委會〉會計師Teresa師姐、〈中天電視台〉「給你點上心燈」節目製作人徐雅琪師姐、林淑華醫師、莊駿耀醫師、〈真佛宗〉「博士教授團」梁超凡博士、臺北市議員闕梅莎小姐代表闕慧玲師姐、前高雄市議員吳登樹先生千金吳玫宣師姐。大家晚安!大家好!(華語)你好!大家好!(粵語)唔該!唔該晒!(粵語:非常感謝)
今天我們修〈True Buddha School〉八大本尊,一向是按照次序這樣排,最後一尊藥師琉璃光如來。藥師琉璃光如來發的願非常地多,祂發了很多的願,其中有一個願是希望有疾病的,祂都能夠讓他痊癒。那麼病呢,在人間講起來,幾乎每個人都有病,每個人多多少少有一些病痛。今天是修藥師琉璃光如來,剛好祂的一個願望就是有病的能夠讓他痊癒。所以我們特別祈求藥師琉璃光如來,依?的誓願,把我們目前在場的人,心中有病的,想念病痛的地方,?能夠知道,然後把病解除;藥師琉璃光如來,祈請?放光加持,在這裡的弟子能夠得到?的光明注照,疾病能夠解除。

我以前也提過,那時候我有一場病,幾乎嚴重到蹲下去就要往生的樣子,記得有一次,我得到屬於腦部方面的病,那時候我就發個願,因為我們有時候發願是這樣的,有病痛的時候去繞寺、繞塔,是希望疾病能夠解除,繞塔就是繞塔三匝,繞寺三匝,繞佛三匝,希望疾病解除。那個時候,因為有頭痛,好像頭要裂開,一穿鞋子的時候啊,蹲下來拿鞋子的時候,整個人就好像快要往生,那種感覺整個統統一切很昏暗就要走了,那種感覺不是很好,而且也怕冷也怕熱,覺得很熱,但是,吹一下冷氣,又頭痛到要裂開,趕快把冷氣關掉,然後一下子全身又發熱、發燙,有發冷發熱這種現象,那個時候,我也是坐著輪椅,由人家推著我。
結果,我去了Korea韓國,就是現在的South Korea南韓,從首爾一直到了有一個地方叫做大邱,我記得好像是慶州,一個叫大邱的地方,我去了八公山。八公山就是有八個修行人,在一個山裡面修行,叫做八公山。修行人跟修行人互相不往來。這八公啊!每個人都自認為修的很高,但是,各有他的誓願。我繞到一個叫做大邱的地方。
我曾經去過,我們大家都唸過的名號「多寶佛」,我去繞過多寶佛塔,有一個寺廟有多寶佛塔,我也去繞。到最後,我繞到一個大佛,很高的大佛,原來就是藥師琉璃光如來。有去過的舉手?有去過South Korea南韓,藥師琉璃光王佛那個大佛,有去過的舉手?就是徐雅琪,還有誰?我有寫在書裡面,那本書叫什麼名字?《異鄉的漂泊》。其實,那時候就是有病,然後去繞塔,在韓國。日本的,我大部分都去過,Korea韓國沒有去過,就去了那一次,去繞Korea的塔。

佛教是從印度傳到東南亞一帶,也從印度傳到西藏,也從印度傳到整個中國,再由中國傳到以前的朝鮮,然後又傳到日本。大部分佛教的區域就是東南亞各國、西藏、中國、韓國跟日本。我那時候從臺灣出發去韓國繞塔,每個地方繞。所以也去藥師琉璃光如來(大佛)的地方,藥師琉璃光如來很大,我就五體投地跟藥師琉璃光如來祈禱,然後就繞藥師琉璃光如來。這一尊藥師琉璃光如來很大,後面有藥師琉璃光如來本身的侍者藥王菩薩、藥上菩薩、日光菩薩、月光菩薩、十二藥叉神將跟周邊所有的菩薩,都雕在後面的圍牆上面。我一尊一尊的拜,拜完了回程。坐在遊覽車上面,眼睛閉下來。
我通常看見佛是這樣,當我眼睛閉起來的時候,眼睛的前面突然有光圈,有點像日全蝕,月亮擋住太陽,周邊有光,發出很多的金光,當我眼睛閉起來,看到那光的時候,我就知道,那光很綿密、很細、而且是發抖的那一種光,在顫抖的那種光,我就知道,佛菩薩要讓我看,我就看。我首先看到藥師琉璃光如來,然後再看到藥王菩薩、藥上菩薩、日光菩薩、月光菩薩,再看到十二藥叉神將,一個一個神將,十二藥叉全部出現,在光裡面一尊尊的出現。那時候,我的心裡就很安靜,很寧靜,我說我這病一定會好。看見藥師琉璃光如來,祂是專門治病的,我這病一定會好。哇!我就放心多了。我從慶州又回到首爾,到最後坐飛機回到台灣,果不其然,病就全部都好了!自然而然都好了!
所謂的看見,其實也不是師尊故意要去看,不是「我想看藥師琉璃光如來」,我也不常祈求這樣要看到什麼菩薩什麼菩薩,我不一定要這樣看,讓祂們自然來、自然去就好,不用去強求,「喔!我今天要看什麼菩薩」沒有這樣,我很虔誠的跟祂求了,來不來是菩薩的事情,是佛的事情,我不強求。當我看見藥師琉璃光如來的時候,我就想:「唉呀!藥師琉璃光如來居然讓我看到了,我一定會好!」這是一件很感應的事。

我講過很多遍了,每次談到藥師琉璃光如來我都會提到這事情。後來,我講了以後,可能你們聽我講:「唉呀!那尊藥師琉璃光如來很靈驗。」明宜法師也跑去,雅琪師姐也跑去,聽說雅琪師姐還在那裡碰到什麼人?喔!妳在那邊祈禱的時候,有一隻鳥飛下來,飛在她的手上。那很不錯啊!很有感應。不過,聽說妳在那裡也碰到我們〈真佛宗〉的弟子去那裡,是哪位?喔!台灣的蓮衛上師也去了,謝謝妳啊!都是託大家的福,治好自己身體的毛病。
今天的藥師琉璃光如來,在佛經裡面有提到的東方阿?如來,跟藥師琉璃光如來是異名同體,阿?如來就是叫不動佛,阿?如來跟藥師琉璃光如來是異名,不同名字,但是同體,都是在東方的佛,祂那裡有一個琉璃光淨土,跟西方極樂世界淨土是同樣有名的,同樣非常有名的琉璃光淨土,跟西方極樂世界的阿彌陀佛的淨土同樣非常有名的。這一尊,你跟祂祈求,求治病,祂也有藥師幾尊的修法,你們知道嗎?上師們?叫做「七佛藥師」的密教修行法,要治病的可以修這個法,很有名的,這個法是非常有名的。
跟大家談《道果》,那天講到三種覺受;三種緣起、三種覺受已經講完了,「三種緣起:迴風緣起、景象緣起、夢緣起」。它這三種緣起,我剛剛翻了一下裡面的解釋,三種緣起應該有解釋的。它提到的三種緣起是這樣的,一個是「迴風緣起、景象緣起、夢緣起。它的「迴風緣起是,主要是講以持心而迴風轉氣,迴風轉氣而更持心,依其力產生種種跳躍、動搖、馳縱、喧嘩等相。」它的所謂「迴風緣起」,是講身體裡面,我們身體不是靠氣嗎?所以人是這樣的,一息不來,你就走了,這很快的,幾分鐘,沒辦法呼吸的話就離開人間。密教修行,這個「迴風緣起」主要是講氣,因氣而產生的一種現象,叫做「迴風緣起」。我們講氣、脈、明點,這是密教本身的修行,內修的三根本,就是氣、脈跟明點,這個「迴風緣起」就是氣的現象。

你知道我們講|風,密教的「讓」,就是火;「養」就是風;「康」個空,我提到我以前修法當中,有提到自己躺在床上的時候,先「讓」,就是自己身上起火,把自己身體燒掉,燒掉成灰塵這樣;再來是「養」,起一陣大風,把灰塵吹到整個虛空;那麼,床上就沒有人了,「康」,就是空。「讓」、「養」、「康」,「讓」就是火,「養」就是風,「康」就是空,你如果能夠唸「讓」、「養」、「康」,床上等於沒有人了,如果人家下降頭,半夜降頭來的時候啊,一碰到,「咦?床上沒有人。」降頭就不會在你身上,你等於是睡在虛空的光明之中,這也是「眠光法」。
我曾經是這樣,「讓」,火把自己燒成灰;「養」,一陣大風來,把灰塵全部吹到虛空;「康」,就變成空;變成空以後,自己本身再變成一支金剛杵,這金剛杵就躺在床上,bed上面。我在馬來西亞的時候,在檳城住在五星級大飯店,然後bed是這樣,我就變成金剛杵,結果有馬來西亞的巫師,就是降頭師,知道我住在這裡,然後就下降頭,作法啦!就幾個小鬼,大頭鬼,牙齒很利的,我睡在這裡,變成金剛杵,他過來用牙齒一咬,喀!結果他的牙齒全部斷掉,那一次有這種覺受。我有時候變成金剛杵,有時候變成床是空的。
現在呢,我晚上睡覺的時候,先唸佛,唸完佛以後再觀想,「嗡」,從這裡一道白光出去到虛空之中,然後這邊(喉輪)紅光出來,「阿」,喉輪紅光,到虛空之中,然後這個「吽」,藍光到虛空之中,三道光到虛空之中,然後,「棒」,因為我們用「棒」字可以出現蓮花,我用「棒」字變成光網,光的蚊帳,有白色、藍色、紅色的蚊帳,從虛空中下來,把我整個床套住,這也是一個修行,我在光網裡面睡覺,其他的東西進不來,也是一種方法。就睡覺有好多方法,可以把自己化為虛空,可以把自己化作金剛杵,又可用光網把自己套住,只要一樣就好,這是屬於「迴風緣起」,就是用氣去做,用自己身體的氣去做,這個氣可以做什麼?像我上個禮拜講的,氣出現的時候,(師尊示範)它可以自己搖,倒不是我去給搖的,是它自己要搖的,只要你把氣運出來就可以搖,我們每一個〈True Buddha School〉的人都應該要會。

所以每天晚上跟師母做結界,我怎麼做?第一個,請瑤池金母,瑤池金母出現,然後我用手按住師母的額頭,按一下:「瑤池金母加持妳」,加持她以後,我兩手一結,請瑤池金母加持師母,祂自己震動,然後我先加持她的床頭,再加持她的身體,整個加持完了,我開始唸:「南摩三滿多。母陀南。哇日拉。藍。撼。 」就加持她的窗子,「南摩三滿多。母陀南。哇日拉。藍。撼。 南摩三滿多。母陀南。哇日拉。藍。撼。南摩三滿多。母陀南。哇日拉。藍。撼。南摩三滿多。母陀南。哇日拉。藍。撼。」 就加持。然後,對著虛空中:「嗡。嘛哈巴拉耶。吽吽呸。嗡。嘛哈巴拉耶。吽吽呸。嗡。嘛哈巴拉耶。吽吽呸。嗡。嘛哈巴拉耶。吽吽呸。」就這樣加持,把她的窗、門,全部用不動明王加持,整個屋頂全部用大力金剛加持,有大力金剛跟不動明王;然後她的身體跟床,我用瑤池金母給她加持。
她去〈薩迦寺〉的時候,我沒有給她加持,她都很好睡,去California都很好睡,然後又回到〈南山雅舍〉,我說:「既然〈薩迦寺〉我沒有給妳加持,妳都很好睡,那妳就睡吧,我不用給妳加持了。」大概幾天以後又不能睡了?回來五天以後又不能睡了,很嚴重,每次她不能睡都會拿著棉被跑到廚房,那邊一個小客廳沙發,躺在那裡睡,她能夠睡,躺在床上翻來覆去不能睡,從那一天她不能睡開始,我又開始加持她,一直到今天都很好睡,是不是?如果她有狀況,我一定要幫她做結界加持,她就很好睡。
我是不用的,有時候,我高興結界就結界,不高興結界,我就用光網,「嗡。阿。吽」,變成一個網下來套住我,我自己加持我自己的床、門窗,做的也是幫師母一樣,手啊自動這樣去加持,就是「迴風緣起」,就是用氣的力量去加持,它是自動跳躍,它自己震動、搖動、擺動,是身上氣的原因。我們講修氣就是修風,最重要就是,第一個,氣能夠通你的脈是最重要的!

你的中脈通了,氣在你的中脈裡面能夠通,沒有阻礙,到了你的氣能夠充滿你的全身,而且能夠到整個毛細孔。密教裡面有講到,我們身體裡面一共有多少脈?主要的脈就在眉心,在喉,在心,在臍,在密輪,在頂竅,在海底輪,這叫做三脈七輪,頂輪、眉心、喉、心、臍、密輪跟海底輪,整個中脈這樣是通的。這裡所謂眉心,就是我們人的神經最密集的地方,都稱為一個輪。最主要是你的中脈通了,再發展到全身所有的經脈,一直到指尖、毛細孔。像師尊的手,因為「迴風緣起」的緣故,修氣的緣故。
所謂的神算,屈指神算,其實是氣,只要氣到每根手指的根上面,手指頭上面有氣的時候,自己都會動,氣運進去的時候,自己都會動,然後會轉,會點。師尊就看這個點,就知道祂要告訴你什麼,而且可以打分數,這就是屬於氣。只要氣、神跟佛菩薩相通的時候,所靈算出來的就非常的準確。所謂的「迴風緣起」非常多,指頭的動、合掌的動跟加持的動,跟你身體、眼睛、耳朵的動,你看,耳朵的動,氣如果運到耳朵,你們可以看到我耳朵的動。所以氣運到耳朵,耳朵會動,如果氣運在整個頭上,頭上就有光出來,運到喉嚨,把這個氣壓下來,運到喉輪,到心際,到臍輪。到臍輪,你儲存在臍輪,它就會生起火,那是生法宮,那裡的宮殿叫做生法宮,這是屬於「迴風緣起」。在密教裡面,這是非常重要的,這些都是非常重要的。

真的是佛菩薩保佑,師尊拿一道符起來,加持符,(師尊示範)這就是加持符啊!就是把氣運出來,去加持符啊!提到這個加持符呢,這是「迴風緣起」啊!話說紐約有一位弟子,法號叫蓮蕾,知道嗎?紐約〈金剛雷藏寺〉的蓮蕾法師,她在二○○一年的時候,走路不小心摔斷右手,她又帶三個小孩子,那時候,她就把最小的女兒,叫做Lisa,送到××學校讀書,所以她在二○○二年到二○○四年都去了舊金山,第一個,看她在那邊讀書的女兒;第二個,她去拜「梁皇寶懺」,就在二○○二年到二○○四年之間。有一次她拜完了,啊?舌頭不能動了,講話不清楚,舌頭就不靈活,舌頭不靈活是屬於風的影響,氣沒有灌到舌頭,因為她舌頭不靈活,講話就不太清楚,她就問身邊的人,她問施佩玲師姐,也是紐約的師姐,她說:「欸!這是怎麼回事啊?拜完梁皇寶懺以後舌頭就不靈活了。」施佩玲講:「妳可能是中風。」事實上中風的前兆,我們中醫最厲害了,你看迴風緣起就是中風的前兆,是讓你舌頭不靈活,講話不清楚,先從這裡開始,已經有一點阻塞了,她回來以後,她找了很多的醫生,中醫、西醫、斷層掃描、全身腦部檢查、心臟哪裡統統都檢查,查不出原因,為什麼她突然間講話不清楚。
到了二○○六年六月的時候,她聽說我出關以後會到〈金剛雷藏寺〉開光,蓮蕾法師她寫了一封信給我,她講她的現象,師尊當時就畫了那三道符,用這種「迴風緣起」的力量加持那個符給她,她吃了三道符以後,吃完第三道,舌頭就正常了!她一共有四年的時間,舌頭不正常,講話不清楚,四年喔,不是四天,或者四個月,不是,她有四年的時間,講話不正常,舌頭始終沒有辦法靈活運用,結果那三道符下去,她就完全好了,這是她的第一個感應的事情。

話說蓮蕾法師的第二個感應,這感應不是很好,她的第一個感應,我認為她在拜懺的時候,她卡了陰,所以她四年當中講話都不清楚,我發覺有一種現象,有幾個講話不清楚的,蓮花振福講話不清楚,他就是嘴巴一直在抖,自從跟××接觸以後,嘴巴一直抖個不停,像鳥的嘴一樣抖個不停,他已經卡陰了,這個蓮蕾法師的現象也是這樣。另外,還有一個蒙面,蒙面的嘴巴他只要一附身,一講話就是這個樣。另外,還有〈花蓮同修會〉廖鶴群,他上臺講話講不出來,嘴巴也是這個樣啊!蓮蕾恐怕也是這個樣,我印象當中有幾個卡陰的,講話都是這樣,嘴巴這樣翹過來翹過去,而且嘴巴會發抖的,這種現象有,就是××府的一個鬼附在他身上。那個蒙面也是,這個蒙面大俠不能講出來呀!我們只講蒙面就可以了,蒙面大俠以前碰到我,他會這樣躲在車子那邊,(師尊示範)我走過去他就是這樣,這些人都是有卡陰的現象。
蓮蕾法師的第二個感應是不好的,那時候××叫蓮媧法師送一個牌位:「這個牌位妳拿回去供。」叫蓮蕾供,「妳供在土地公旁邊,這牌位給妳供。」蓮媧轉交××的意思,叫蓮蕾拿回去,供在土地公旁邊,她就拿回去供,牌位才一供,她先生的媽媽就叮叮,馬上就死掉,這是講真實的喔!蓮蕾法師是在紐約〈金剛雷藏寺〉喔!這牌位一供就叮叮,就死了,再來她的先生從巴西回到紐約,她差不多才供了幾天而已,她先生一出去就被車子撞了,撞了,整個人暈倒了,送到醫院,然後急救,拼命救,救到最後,還好,救回來了蓮蕾的先生。她先生的媽媽,一供牌位就死了,過幾天,她先生就出車禍,她先生剛從巴西回到紐約,才幾天,馬上就出車禍,她家裡很多不順的事情,我們也不要談太多。到最後蓮蕾法師一看那個牌位,她一供就把母親供死了,先生一回來又出車禍,很多麻煩出來,趕快把牌位拿起來,蓮蕾法師把它丟到哪裡去了?她丟到垃圾桶?把它送走,燒了,燒了以後家裡才平靜下來喔!

你看,我們廟裡面有多少?〈彩虹山莊〉有多少牌位?都是他們的那些牌位,全世界各地的寺、堂、會都有她的牌位,奇怪!為什麼要把這些牌位弄到全世界各地?而且不經過所有的寺、堂、會的同意,××可以這樣做嗎?〈台灣雷藏寺〉發現五個牌位,都是十方無主孤魂,或者是××府,一共五個牌位。我想,佛羅里達州那麼遠,對不對?我們那裡有一個寺,叫做〈聖德雷藏寺〉,我問說,你們佛羅里達州一個〈聖德雷藏寺〉那麼遠,不會有牌位了?想不到那個上師跟我講:「他那裡有十個牌位啊!」荷蘭〈真音堂〉不是有嗎?裡面一個法師精神失常,送進精神醫院;再來一個理事的姪子,一進到堂,也精神失常,另外,還有一個,才二樓而已啊!第一次從二樓跳樓,有一個女生跳樓下來,沒死,第一次沒死,大家還不注意,她又跳第二次,第二次就死了,同樣放了這種牌位。
她還有寫第三則,第三是什麼啊?妳忘掉了,我也忘掉了,也是關於××的。安這種牌位到人家的地藏殿,也要跟寺裡面的人講一下,妳連講都沒講就安了牌位,這合不合理呀?不太合情理呀!妳在全世界安妳的鬼牌,印尼也有,馬來西亞也有,卡陰的多得很呢!我每次回到臺灣,「好!還淨。」一大票,有幾百個人要來還淨的,我這個風力不夠啊!拼命拍啊!拼命打,打了二十幾個,我就已經手快沒力了,還一次二十幾個,還得了!外面一大堆排了長龍啊!

有一個是在臺灣的,住臺北的女生,一進來就跟我講:「我不要死,我不要死……。」我說:「師尊沒有叫妳死啊!為什麼妳一直喊不要死?」她說:「鬼在我耳朵旁邊一天到晚叫我去死啊!一天到晚有鬼叫我去死啊!」「妳為什麼那麼怕死?」「因為我哥哥就跳樓死的,我哥哥也是那裡的義工,我也是那裡的義工啊!每天在耳朵叫我死,我精神快發狂了!」她一進來就哭啊!當時在場的還有人看到,蓮?上師有沒有看到?妳看到說不要死的那個嗎?她還講,他們那邊還打電話給她:「妳為什麼不回來做義工?」她說:「我已經被鬼吵的要我去死,精神快要崩裂了,我還能夠回去當義工?」還有楊忠、楊忠的太太,還有楊忠太太的姐姐,三個人都是在臺灣的×蓮協會那裡當義工三年,三個人全部中煞。
還有,吐登悉地跟他的媽媽去了一次,回來兩個人全部中煞。還有呢,點點點點……,非常的多。才去了一次,回去就沒有辦法睡了,第一個,先讓你失眠。吐登悉地是小孩子,在學校讀書,才十幾歲耶!他也會失眠?小孩子怎麼會失眠?老人家失眠是有可能的,小孩子在學校讀書,他也失眠?我就問吐登悉地:「你臉怎麼那麼黑?」他說:「因為這幾天都有體育課,都在操場,所以臉曬黑了。」他不跟我講老實話,他是晚上失眠臉變黑,到最後我跟他講:「到底怎麼回事?」他說跟他媽媽回來全部失眠,最後,我到他家,把家裡的壇城清淨,把鬼趕走。
多少人受了這一種麻煩,妳還供那個鬼?另外,還有兩個,我不願意講出她的名字,她搬了新家,人家介紹,請二個法師,〈真佛宗〉的法師,到她家去開光,開了光以後,母親跟女兒全部睡不著,每天晚上失眠,臉也是一樣,兩個人都是黑臉,到了〈台灣雷藏寺〉,我一看:「妳怎麼回事?妳的臉的光彩全部沒有了。」以前,臉上有光全部沒有了,變成黑色的臉,變成鬼臉。「怎麼回事?」到最後說:「家裡搬了新家就變成這樣。」我說:「妳壇城請誰開光?」我去她家裡,壇城上面坐了五個鬼,然後我把五個鬼全部趕走,重新開光才恢復。我不願意講出她們的姓名,但是兩個來開光的,就是十六個法師當中的兩個,開光的居然是五個鬼坐在上面!想想看。

還好,師尊有「迴風緣起」,師尊的「迴風緣起」是正的緣起,我重新開光、重新加持,也是這樣加持的,(師尊示範)把五個鬼統統趕走。簡直是氣死我了,真的!我還淨還到整個手臂統統都軟了,還好,回到西雅圖可以休息。每天來還淨的還是有,但是沒有幾百個,每次來還淨的都是五、六個這樣來。在臺灣,不得了,東南亞的全部來,要還淨多久?那還算是正道嗎?這算是正嗎?妳養那個鬼已經害了多少人了?多少人跳樓?多少人自殺?西雅圖也有自殺的啊!每天有鬼在他耳朵旁邊講話:「你去死…你去死…」。蓮東上師的父親也是一樣啊!沒有我給他加持,蓮東上師的父親也會死掉。還好,師尊有「迴風緣起」,把這個風在身體裡面自由自在運轉,它可以振動、可以跳躍、可以動搖,這就是「迴風緣起」,三種緣起之一。
唉!徐瑞光死了,是我們〈西雅圖雷藏寺〉的,另外,還有一個姓陳的,他是精神有問題的,國外留學的。另外有一個也是有點異樣的,全家都中喔,是在舊金山的,那個以前來的叫什麼名字?她有來過西雅圖,但是,她沒有告訴我她有那個毛病,結果,她又回到舊金山,她有個男朋友在照顧她。她家人喔!她媽媽在那裡做義工,她也在那裡做義工,她媽媽也得病,她爸爸是躺在床上,也得了精神分裂,她的弟弟也得了精神分裂,當兵的時候被軍中趕出來:「你精神分裂,不用當兵。」這是她的弟弟。另外,她本人恩琪,她也有中了,她媽媽在〈三重同修會〉,有出來講,一直在哭,全家人全部都中,想想看吧!她也來過西雅圖,她沒有跟我講,她已經中了煞,居然沒有跟我講?我如果知道的話,說不定我給她加持、給她還淨以後,她會好,她都沒有講,只是來這裡默默的,然後就離開。
希望瑤池金母,還有所有的佛菩薩幫忙,讓盧師尊本身有力量,可以把那些不好的惡鬼全部殲滅;祈求藥師琉璃光如來也加持大家,希望有精神方面毛病的,或者有鬼崇毛病的,統統都能夠痊癒。嗡嘛呢唄咪吽。



■燃燈雜誌官網:
http://www.lighten.org.tw/

■網路刷卡助印燃燈(參加方案及隨喜贊助),可進入下列網址:
http://lighten-org.blogspot.tw/

■新浪博客:
http://blog.sina.com.cn/u/3969434183
(自立晚報2017/10/17)
   
 
Copyright © 2012 自立晚報.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禁止擅自轉貼節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