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旅遊
2017-11-19-星期日
 





學佛與寫詩
257-1【記者李桂馨台北報導】學佛與寫詩

文/蓮生活佛盧勝彥
第257冊《煙雨微微》

未學佛前,我就寫詩,也想成為詩人,但,我寫的詩,始終自覺,不似當代的自由派的詩人。
有人嘲笑自由派詩人:
就像打翻了鉛字版。
撿拾起來排列即是。

例:
獸與瘦

知與不知

白痴
(這是詩的一小段,真不知詩人要說什麼?)
    ●

其實我讀過:
冰心的詩集「繁星」、「春水」,他寫的是哲學沉思的印象派的小詩。
例:
肩挑臭的糞便
想?將來的稻香
(這是冰心,前後對映)
    ●

楊吉甫詩選,也有一點點冰心的味道。
例:
無力的小蒼蠅
有力的摩拳擦掌
    ●

我曾響往聞一多的詩,他的詩有結構性,有趣味性,聯想性。……
例:
這是 一溝 絕望的 死水
清風 吹不起 半點 漪淪
不如 多扔些 破銅 爛鐵
爽性 潑你的 剩菜 殘羹
(聞一多的詩,夠奇特了)
    ●

後來,學佛後,我發現南懷瑾先生也寫詩,他著有「金粟軒詩」。
金粟是如來的名號。
據說金粟如來轉世成「維摩詰大士」。
南懷瑾大師、陳建民大師均自比,維摩詰大士了。

例:
百事思量總未通,祇緣身在有求中。
不如放下渾無著,一笑歸來睡更濃。
又:
願身化作魔中佛,猶恐翻將佛作魔。
入世入山都不是,沉沉心事幻微波。
(其寫法類似古詩句)
    ●

又禪師們也寫詩,禪詩六百首,即是。
拾得的詩:
出家要清閒,清閒即為貴。
如何塵外人,卻入塵埃中。
一向迷本心,終朝役名利。
名利得到身,形容已?悴。
況復不遂者,虛用平生志。
可憐無事人,未能笑得爾。
    ●

我寫的詩,集合成一大冊,書名:「隨心所悅」。我寫道:
五十年來寫詩客
算起來月亮白、風也清
現在不知憂與患
只知舊的曲子重新再聽




■燃燈雜誌官網:
http://www.lighten.org.tw/

■網路刷卡助印燃燈(參加方案及隨喜贊助),可進入下列網址:
http://lighten-org.blogspot.tw/

■新浪博客:
http://blog.sina.com.cn/u/3969434183
(自立晚報2017/10/31)
   
 
Copyright © 2012 自立晚報.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禁止擅自轉貼節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