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旅遊
2018-11-16-星期五
◎台北廣西同鄉會 │ ◎勁車網 │
 
 





釋迦牟尼佛講「苦、集、滅、道」
【記者李桂馨台北報導】釋迦牟尼佛講「苦、集、滅、道」–– 苦當知,集應斷,滅應證,道應修。靜慮九支先修氣,九節佛風。

2018/5/20
根本傳承上師蓮生活佛盧勝彥法王開示
文字/ 燃燈雜誌
圖片/ 燃燈雜誌
法會/ 釋迦牟尼佛護摩大法會
地點/ 彩虹雷藏寺


我們首先敬禮傳承祖師,敬禮了鳴和尚,敬禮薩迦證空上師,敬禮十六世大寶法王噶瑪巴,敬禮吐登達爾吉上師,我們敬禮壇城三寶,敬禮今天的護摩主尊─娑婆世界教主南摩本師釋迦牟尼佛。師母,各位上師、教授師、法師、講師、助教、堂主及各位同門,還有網路上的同門。今天我們與會的貴賓是:〈中華民國駐瑞典兼挪威代表〉廖東周大使夫人Judy師姐,〈真佛宗宗務委員會〉會計師Teresa師姐and husband,林淑華醫師、〈中華民國僑務顧問〉麥顯輝師父。

大家午安!大家好!(國語、臺語)你好!大家好!(粵語)唔該!唔該晒呀!(粵語:謝謝大家)先跟大家通知下個禮拜天是五月廿七日,是綠度母的法會,綠度母跟二十一度母,祂們的手印跟瑤池金母的手印,都是屬於度母的手印,祂的種子字是「噹」字,綠度母的心咒是「嗡。達列。都達列。都列。梭哈。」度母的總咒語是「嗡。達列。登木。梭哈。」。

今天是做釋迦牟尼佛的護摩,好像很久喔,很久沒有做釋迦牟尼佛的護摩,昨天是釋迦牟尼佛的浴佛跟同修,那麼今天做這個護摩,這是非常好的。昨天也談了釋迦牟尼佛本身的出生,一直到圓寂,祂一生當中有很多的事蹟,一個晚上當然是講不完,不過大家可以看一本書,就是中國唐朝王勃本身所寫的《釋迦牟尼佛應化事蹟》這一本書,裡面可以瞭解到釋迦牟尼佛,在娑婆世界一生的所有的行誼,都是在這裡面的。那麼釋迦牟尼佛的身相,佛的身相大部分都是一樣;每一尊佛的形象幾乎都是一樣的,分別只是在祂手上持的東西,祂持什麼,然後祂的手印是怎麼樣的手印,釋迦牟尼佛的手印,一般來講祂是持缽;持缽,反正就是吃飯的東西就對了,然後一隻手是觸地印,我們這一尊是什麼印?觸地印,就是一般來講祂有一個指頭,這個點在祂的法座上,這是觸地印,一般來講叫做觸地印,手上拿著缽,然後一隻手是右手是觸地印,是這樣子,這是釋迦牟尼佛。

很多佛的形象都差不多,因為佛本身就是最莊嚴,祂的眉毛,祂的眼睛,祂的鼻子,祂的嘴巴,祂的耳朵都非常地莊嚴。頭上為什麼一粒一粒地這樣捲起來?我聽不懂你們講什麼?釋迦,你們怎麼想到吃的啦?哈哈。以前小孩子的時候,我聽人家講,釋迦牟尼佛祂因為坐在菩提樹下,樹上有很多鳥,鳥就一直拉東西,拉到最後就變成這樣啦,哈哈!那是我小時候聽的啦,但是不應該是這樣子吧!不可能,哪裡那麼多的鳥拉那麼多,也有人講說像一種肉髻,我覺得這樣頭髮捲起來或者捲髮,一般來講像那個黑人的頭也有像這樣子捲捲的,像肉髻一樣,祂的形象就是這樣,每一尊佛都是一樣的,也不可能說每一尊佛都是坐在菩提樹下成就的,反正像〈西雅圖雷藏寺〉的每一尊,大家的頭都是一樣的,只是祂的手印不一樣而已啊。

這個很容易觀想,我們觀想,那麼祂的咒語就是「嗡。牟尼牟尼。摩訶牟尼。釋迦牟尼。梭哈。」,我昨天有跟大家解釋過了,「嗡」,就是宇宙意識;「牟尼」,就是能仁,最大的能仁,釋迦族裡面最大的能仁者;「梭哈」就是成就的意思。有咒語、有手印,祂的手印,師尊所學的手印是這樣子,像三個山一樣,叫做三山印,內縛以後,尾指豎立,中指豎立,食指相併,就像一個山這樣子,三山印,這個三山印就是釋迦牟尼佛的手印;有手印、有咒語、還有祂的觀想,你就可以修本師釋迦牟尼佛的唸誦法。

昨天我們談到釋迦牟尼佛的一生,祂這一生當中,最主要的轉法輪,祂有三轉法輪,一般來講三轉法輪,不是指說第一轉法輪傳什麼法,第二轉法輪傳什麼法,第三轉法輪傳什麼法。第一種轉法輪,我們講說祂成就以後,祂去度五比丘,這個五個比丘以前就是淨飯王王城裡面的,他派出五個人來保護釋迦牟尼佛的,結果這五個人也跟著釋迦牟尼佛一起出家,那一起出家以後呢,釋迦牟尼佛在雪山六年,在做苦行的時候,他們五個比丘都跟著釋迦牟尼佛一起做苦行,後來釋迦牟尼佛開始接受供養,接受一個牧羊女的供養,那個時候這五比丘就覺得,釋迦牟尼佛這樣子好像退了道心,認為祂退了道心;所以這五個比丘就離開釋迦牟尼佛,到了一個地方,印度的一個地方叫做鹿野苑,師尊也去過鹿野苑,到了鹿野苑去。在鹿野苑呢,他們五個比丘就自己在修行,離開釋迦牟尼佛,釋迦牟尼佛因為祂知道苦行非道,你用苦行來約束自己是可以的,沒有錯,苦行也是很好的,修行一件很好的事情,但是它不是真正的能夠證悟到道的,所以佛陀祂講說「苦行非道」,你生活盡量地簡單,修行人生活盡量地簡單,但是也不一定要苦行,自己身體也很重要,不能說苦到自己生病,到最後呢,佛陀在菩提樹下證悟了!祂在菩提樹下很多的經過,祂證悟了。

證悟了以後呢,祂開始要度的人,因為有這個大梵天Brahma跟忉利天,就是天帝來勸請祂,所謂的「請佛住世」,就是從那裡來,因為祂證悟了以後,祂就覺得祂必須要涅槃,不想度眾生,但是呢,就是因為Brahma大梵天,跟天帝忉利天,勸請「請佛住世」,所以佛才留下來,留在世間。祂第一個去度的,就是當初跟隨祂的五個比丘,祂就從菩提伽耶一直到鹿野苑,然後說法給五個比丘聽,也就是祂的王臣,淨飯王的大臣,給這個五比丘說法,那時候稱為轉法輪。

「三轉法輪」其實講的就是「苦集滅道」這四個字,佛陀認為,釋迦牟尼佛認為人生都是苦的,沒有快樂,第一個祂就是說「苦當知」,人生是苦的,所有的眾生都要知道,這個叫做「苦當知」。現在覺得人生很苦的舉手,我本身也覺得人生很苦,不過快樂也有啦,不過快樂只是短暫,只是暫時的,有的快樂,當然有的時候快樂是暫時的,有些人不認為是苦。

記得以前我們移民到美國來的時候,我們移民到美國來,那時候有一個家庭就是高家吧?阿壽?高明善、高明壽他們一家人也跟著過來,然後一個師姐叫做小溫的,小溫師姐,我跟她講:「人生是苦的。」,她回答一句:「沒有啊,我很快樂啊,哪裡有苦?」,他沒有苦?我告訴你,你連洗衣服都不洗,連內褲都不穿,你以為穿喇嘛裙人家就不知道你沒穿內褲啊?他從來不穿內褲的,小朋友可以給他掀看看,連洗衣服你都懶,對不對?怎麼不苦?我告訴你喔,我知道你苦的地方,我不敢講,你碰到很辣很辣的妹,你是從這個苦當中,你是苦中作樂啊!其實剛來美國的時候,那時候我本身也沒有什麼錢,但是來美國的時候,就住在靈仙閣,靈仙閣本來就是我還沒有移民來美國的時候,自己就買了靈仙閣,就已經買了,那時候那一棟房子才八萬塊,才八萬塊,然後蓋〈真佛密苑〉才九萬多而已,現在呢,你看嘛,你存錢都趕不上這個物價,你怎麼存?你要趕得上這個物價,這個已經很苦了,那時候沒有什麼錢啦,每天在喊苦。高明善的老婆,小溫師姐,她就很樂啊!因為她家本來就有錢;她有錢,她說:「沒有啊,來美國很快樂!」,有錢她就樂,她不知道啊,有錢不是永遠的,有一天你也會被錢所困,大家以為,有錢就很快樂,不滿足的!

以為是當了大官就很快樂的,沒有的!你看馬來西亞前首相,叫什麼名字?納吉,你看他現在等於是在抄家了,他苦不苦?他絕對晚上睡不著的。他當了馬來西亞的首相,現在人家抄他的家,他太太買什麼愛馬仕的包包,有多少包啊?聽說也是一樣啊,買了很多的包包,她也不滿足,這不滿足就是苦啊!你以為她穿的、帶了包包,一個不滿足,買了幾百個,愛馬仕的一出來她就買,她雖然很有錢買那個好像快樂一下子,然後她又覺得這個不好又要再買,這已經在裡面掙扎了,在錢堆裡面掙扎,現在碰到最高的首相,馬來西亞最高的地位了,首相是最高的地位,他現在苦不苦,苦啊,怎麼不苦呢?馬可仕苦不苦?菲律賓以前的總統,馬可仕苦不苦?還有他的老婆叫做伊美黛是不是?伊美黛,你看,她的整個房間裡面都是鞋子,她也不滿足啊!不滿足就是苦啊!大家以為她很快樂,其實她也不滿足,你看馬可仕到最後死也是很慘,現在這個納吉也是很慘,也是苦啊!這個朴槿惠也是苦啊!現在也是苦,你說她能夠睡得著嗎?像這些人當時下臺時候的慘相,你看阿扁不苦嗎?陳水扁啊!當然苦啊!他被關啊!當然苦啊!被關當然苦啊!這些都是總統耶!每一個都是總統,你看現在蔡英文的民調那麼低,她也是苦啊!她表面上嘿嘿嘿,其實晚上她睡了想說:「我的民調怎麼那麼低?人民都不支持我,怎麼回事…。」,她也苦啊!心會絞起來的啊!怎麼不苦呢?你看這麼多的總統都是苦,韓國的總統每一個都是苦,苦到最後韓國的總統還有跳海自殺的,還有總統自殺的、總統坐監獄的、總統要賠幾億億億的錢的。你看馬英九不苦嗎?苦啊,他也被判刑啊,判刑幾個月啊,被法官判洩密罪也判了四個月吧,法官給他判四個月啊,他苦不苦啊,他也苦啊,這些當總統的都苦。

你以為做生意很快樂啊,賺錢很快樂啊,其實也是苦,也會賠錢的時候啊,有時候很窮困的,窮就是苦,老也是苦,你病了怎麼不苦?現在問一問小溫,她還快樂嗎?因為她老了,老了就一定有病,問她的病,她得了這個病以後她到底苦不苦?你問師母苦不苦?你以為她當師母當然很快樂啊,對不對?師母耶!師母應該很快樂才對啊,對啊,她忙得不得了,忙得苦啊,有時候睡覺睡得很好,她就樂一點,睡得不好她也苦一點,然後睡得不好她還要工作,這不苦嗎?當然苦啊!有病怎麼辦?也是苦啊!所以生、老、病、死、苦,另外,貪、瞋、癡也都是苦,另外還有求不得也是「苦」,愛情上,哇!很好,但是,求不得也是「苦」啊。你看,臺灣現在很不好,有一個狀況,經常都是情殺,因為他得不到啊!「我愛你」,然後殺一刀,「我愛你」,再殺一刀,「我愛你」,一直砍一直殺,一直喊:「我愛你」,然後把他砍死,是情人看刀耶,求不得啊,因為,女的不愛你啊!你愛她有什麼用?男的不愛妳,女的愛他有什麼用?所以求不得,他就苦啊!很多的苦。你看,那個讀書喔,有一個人讀書老是第一名,後來他有一次拿到第二名,他苦不苦啊?苦啊,到最後呢,他得到第二名以後呢,他精神失常,他自殺了!苦不苦啊,他每次都要保持第一名,這個也不行啊,不如我,每一次都保持最後一名,我爸爸問我:「你為什麼老是最後一名?」,因為前面都有人排了,我哪有什麼辦法,對不對,前面都有人啦!所以我只好最後一名。我留級兩次耶!苦不苦啊,苦啊!我初中留級兩次,初一啊,兩次以後,學校一看,這個學生不行了,把他轉學到別的學校去,轉學到高市三中,我是高市二中轉學到高市三中,他那邊,去到那裡原來所有留級的全部集中在那裡,那時候叫什麼班?叫職訓班,留級的全部在做職業訓練班,苦啊!但是在那裡我就好了一點,因為我畢竟比那些留級的還聰明一點,我到了留級的那一班以後我就變成第一名,然後呢,精神就開始振發,我終於啊…本來是最後一名的,留級生,居然留級二次,到了那邊,原來都是留級的,啊那些留級的都比我差,我成績就好起來了,不是成績好,是比他們好,後來自己就有信心了,對讀書有信心,然後再考高中,然後再到軍校。

所以師尊讀書也是很苦,也是苦的,而且個子比較矮,那時候我是全班裡面最矮的,經常在學校被霸凌,你知道的,就是高個子欺負小個子,我經常被欺負,苦不苦啊?苦啊!怎麼不苦?所以「苦當知」,釋迦牟尼佛一轉法輪,世間是苦的。你要知道,快樂只是暫時,你以為結婚就是很快樂啊?你以為入洞房就是很快樂啊?告訴你喔,快樂就是永恆的悲哀,你一時、一剎那的唰…快樂,結果太太肚子就大了,換太太苦,懷胎十月太太也是很苦,生了小孩也苦,生出小孩也苦,小孩子要養也很苦啊,現在沒有錢養小孩的多得很啊,所以少子化,人口越來越少,臺灣也是啊,還有美國也是啊,很少很少,只有那些一般的原住民啊,高山族啊,他們生得比較多一點,比較聰明的人都不生孩子啊,因為生孩子很苦啊,對不對?這一點喔,蓮旺上師還算是聰明一點,你結婚了你就知道,苦死你!一剎那的快樂就是永恆的悲哀。把這些苦集起來呢,就叫做「集」。你人生有多少苦,你把它集起來,種種的苦把它集起來,會產生什麼?

釋迦牟尼佛二轉法輪「集應斷」,你必須要斷掉這些苦,要把苦斷掉你才能夠由苦變成樂啊,把苦因,苦的原因全部集合起來,苦及苦因全部集合起來,就變成斷,就是「集應斷」,這個集合了所有的苦,要把這些苦全部斷掉,你必須要有這樣子的認知,釋迦牟尼佛因為有這個認知,祂知道苦必須要斷掉,不來娑婆世界祂就更好,來娑婆世界就是苦。然後再來呢,這三轉法輪「苦集滅」,「滅」是什麼?「滅」應該要證,「滅應證」,「滅」就是說你要證明,你去證到了所有的苦統統都消滅,進入寂靜之中,在寂靜之中,你善也有苦,善本身也有苦,做善事也會苦的。

我記得香港那時候,我叫他們要去做善事,香港蓮翰上師的時候,我說你們去做善事,他們集了一些錢,拿去送給那些流浪漢,在香港街頭啊,睡在香港街頭的人很多,他們買了很多棉被去送給他們,做善事也很苦啊,他把棉被就拿給那些人,有的很感激,就說:「喔,謝謝這個棉被!」,有的就很生氣,生氣什麼?有的說:「你認為我這樣子不好嗎?你還要送我東西嗎?我不需要你的東西!」,有的人很不一樣的…,你送他棉被,他把棉被丟還給你。我有一次去香港,有一個乞丐,不是小偷啊,一個乞丐伸手跟我要錢,我身上剛好沒有零錢,沒有香港紙鈔的零錢,因為我沒有港幣,但是我身上有美金,有銅板的美金啊,那個一塊錢的美金很多,一大把的美金,我就拿一大把的美金給那個乞丐,我說:「這個給你!」,我以為他會很高興啊,他不是喔,他把那個銅板拿著,追著我丟:「?拿這個給我?」,拚命丟我,我做善事還要跑。

很多事情不是你想像得那麼簡單,你要做善事也不一定很好做,真的,你看我窮嗎?他不認為他窮。那流浪漢你給他東西,他還丟給你,給你吐口水。這人世上,很多事情很困難,大家知道的,有時候你碰到麻煩,有時候徹夜難眠,那一種味道你就知道,苦啊!我們睡眠當中,睡眠很好的人舉手,現在在座的各位,你一睡就絕對睡得著,而且睡得很深、睡得很甜、睡得很美、睡得連夢都很漂亮,有沒有?有的人舉手!每一次睡都睡得很深、睡得很好。

告訴你,我睡得很好,每天晚上我都睡得很好,因為我把所有一切煩惱的事情,全部從腦海裡面全部掏空,很多麻煩我都不記在心上,讓它就像流水一樣流過就算了,很多的困難我也不放在腦袋,時到時擔當,無米煮蕃薯湯,連蕃薯都沒有怎麼辦?時候到了再說啦!船到橋頭自然直,有錢的人賣房子他也苦啊,因為房子沒有人買啊,賣不出去啊,你說他苦不苦?他有錢啊,房地產很多啊,就是沒有現金哪,他想要把這個房子賣掉轉成現金,他也賣不出去,所以很多是求不得的。像愛別離啊,你看愛人,天哪!他偏偏遠在天邊,每天跟他大眼瞪小眼的人偏偏就在身邊,所愛的人偏偏在天邊,這不是愛別離嗎?很多事情都不順的,你只要到了逆境都是苦的。你把這個集中起來,然後再把它斷掉,斷掉就是所謂「滅」,全部把它斷掉。

最後就是「道應修」,這就叫「三轉法輪」,苦、集、滅、道,最後就要修道,就是要修行,修行你成功了,你苦就沒有了,離苦得樂,你就證明了「滅」,「滅應證」、「道應修」,就是你把道理統統都知道了:「喔!宇宙原來是這樣!娑婆世界原來是這樣子!」,你也知道很多事都是求不得,求不得、愛別離、怨憎會,你有沒有感覺到,有人不來〈西雅圖雷藏寺〉,他說:「〈西雅圖雷藏寺〉的法師都對我不好。」,有人不來〈彩虹山莊〉:「〈彩虹山莊〉的法師都對我不好,那些出家人都對我不好,我不來〈彩虹山莊〉,我看到〈彩虹山莊〉就吐口水,我聽到〈西雅圖雷藏寺〉我就吐口水,不要去!」「為什麼呢?」「因為那裡的人都不好!」,他在做什麼?他在受苦啊!這個人在心裡上在糾纏在受苦。「怨憎會」沒有結婚以前都是honey,honey,honey,結婚以後就變成仇人。所以我們這裡有一位于仙,不是臺灣來的依萱是加拿大的,在哪裡?加拿大的于仙在那裡,加拿大的于仙講過一句話,什麼叫做結婚哪?「遇到仇人就結婚了。」,那不是很苦嗎?對不對?

師尊跟師母結婚多少年了?已經結婚四十五年,我們如果依照于仙講的…呵呵!如果不依照于仙講,我告訴你,我們是兩個的綜合,師母是我的恩人,但是下面那一句話不講,真的,她做了很多很美好的事情,她服侍我真的是非常好,不能像于仙講的這樣子,我們真的倒吃甘蔗,什麼叫倒吃甘蔗?就是越吃越甜。到了老的時候,夫妻能夠惺惺相惜的,真的是很棒,師母也會說:「唉,師尊,我知道?的個性,所以放牛去吃草。」,她懂得我,我懂得她,這樣子就夠了,這個時候兩個人都懂了,我知道師母的心是怎麼樣子,師母也知道我的心是怎麼樣子,彼此之間互相關懷,這樣子就很好了,就很完美。

但是也有苦的時候啊!因為她晚上跟我講:「好啊!要出門啊?出去呀!」,我就不敢出去了,也有苦的時候啊!對不對?這個時候就最苦,心裡很想出去,但是不敢出去,走來走去好像尿急這樣,也是苦啊!對不對?但是你要了解到女人的心裡,要懂得女人的心理,晚上不能出去,因為她問我:「?晚上出去做什麼?」「我出去散步。」「散步我陪?呀!」「這樣我不散步了。」「好啦!那晚上出去做什麼??一個出家人、一個修行人晚上出去做什麼?去買東西嗎?買東西我可以陪?呀!要做什麼我都可以陪?呀!」,師母講:「晚上要出去,好,我就陪?出去。」,啊!妳陪我出去,我出去做什麼?這個就是癥結的所在。但是她了解我,我了解她,這就圓滿。

所以佛陀的「三轉法輪」,其實是講「苦、集、滅」,這三轉法輪。然後最後的「道」,是因為你修了道才能證明了滅,證明所有的苦統統都去除,這個就是釋迦牟尼佛所講的「三轉法輪」,「苦、集、滅」就是三轉,轉苦輪、轉集輪、轉滅輪,要修道才能夠成就,就是「苦、集、滅、道」,釋迦牟尼佛很重視「苦、集、滅、道」這四個字,然後祂最早是講「苦、集、滅、道」,到最後還是講「苦、集、滅、道」。其中有一點,非常重要的,也有人講,三轉法輪不是「苦、集、滅、道」,第一轉是鹿野苑轉「苦、集、滅、道」,在菩提迦耶祂轉的是「摩訶般若波羅蜜乘」,般若波羅蜜乘就是「菩薩乘」,有人講初轉法輪就是轉「苦、集、滅、道」;二轉法輪是轉般若波羅蜜乘,就是「菩薩乘」;三轉法輪很多人講,密教的就講說三轉法輪就是轉「金剛乘」,「即身成佛」的「金剛乘」。也有人講三轉法輪就是講「唯識」跟「中觀」。所以也有人講「三轉法輪」,第一個「苦、集、滅、道」,第二個「般若波羅蜜多乘」,第三個「金剛乘」,或者是「唯識」跟「中觀」。佛陀集一生的智慧,教我們如何去修行,你修行才能斷掉所有的苦,才能夠產生極樂,能夠斷掉所有的苦,他就成為極樂,是這樣子,就是離苦得樂。所以,釋迦牟尼佛祂來娑婆世界是拯救眾生的,得到極樂。

我們談《道果》,裡面談到「命懃均行。一、實修方便:先修靜慮九支」所謂靜慮就是禪定,實修的話是以禪定來修行,靜慮九支先修氣,他說「塞右鼻孔,以左鼻孔入出息一、二回,然後隨宜出入,先以懃氣為始,心念隨於氣外出時呼、內入時吸、住時則略住。」,這一段是講,可以用「九節佛風」來講,先用尾指把右鼻孔塞住,由左鼻孔吸進氣,你感覺到有呼吸,這個呼吸就出來了,你塞右鼻孔、塞左鼻孔、塞兩個鼻孔,再放兩個鼻孔,由兩個鼻孔進,兩個鼻孔出;塞右鼻孔,然後吸進氣,又從左鼻孔出,那就是在練習精神統一,九節佛風就是在練精神統一。這裡面有寫到:「靜慮九支,塞右鼻孔,以左鼻孔入出息一、二回,然後隨宜出入,先以懃氣為始,心念隨於氣外出時呼、內入時吸、住時則略住。」,氣住在裡面,「住時則略住」,你呼吸的時候,你吸進來,把氣憋住,就是叫住氣,住氣住得越久的越好,他這裡可以講是在講「九節佛風」。為什麼要先塞右鼻孔讓左鼻孔出呢?這個有原因的,因為我們身體有中脈、有左脈、有右脈,你先練習左鼻孔出入,氣就會走向左脈,左脈比較不會發生問題。

九節佛風就是平均呼吸,你在專注在呼吸上,你就是在練習精神統一,你練到心平氣和的時候,就能夠禪定;你氣如果不順,絕對不能禪定;氣很順,練到氣非常順的時候,我不能講說快沒氣,就是等於是說呼吸都非常地細、慢、長的時候,你的心念就會靜止下來,就能夠專一,就能夠入禪定。所以為什麼要先修氣?因為氣影響到你本身的專一,你心浮氣躁,你的氣非常浮躁的時候,做不好什麼事情,要做好事情,氣很沉穩的,才能夠做好事情,你很浮躁的時候,毛毛躁躁的,做不好事情,所以這裡講氣的道理,跟大家稍微談一下。首先,塞右鼻孔,以左鼻孔入氣出氣入氣出氣…暫時停住,把氣憋住,再入氣再出氣…慢慢練習,你就會練到精神專一,專一就可以禪定。

有四位很有錢的人聚在一起賭錢,在賭的時候,他們對一個比較傻傻的一個呆子講:「你去門外看看有沒有警察。」,這個呆子就出去,去了很多分鐘,才氣喘吁吁地跑進來,他說:「門外沒有警察,所以我特地去警察局叫了一個警察來。」,就是這樣子,自己找自己麻煩。很多人也是這樣子的,呆呆的,做事情老是自己找自己麻煩。有兩個呆子對著天上的月亮在爭論,一個說是月亮,另一個卻說是太陽,在爭論得不可開交的時候,跑來了一個過路人,他們就問過路人:「請問,你現在所看到的是太陽還是月亮?」,那個過路人回答:「我是過路人,不屬於這個村莊的,所以不太清楚。」,原來三個都是笨蛋。其實怎麼講呢?笨蛋也有快樂也有痛苦。

有一天老師問小明:「期末考試考的不好,父母是怎麼罰你的?」,小明就回答:「八十分以下的時候是女子單打(就是媽媽打他),七十分以下是男子單打(就是爸爸打),六十分以下是男、女混合打。」,你說苦不苦啊?苦!怎麼不苦?我以前成績那麼爛,對不對?被我爸爸打死了,怎麼不苦?我每天都被打的。人生是苦的啦!考試的時候最苦,你看做學生的時候,考試很苦的,讀書也很苦的。上班也苦啊!哪裡不苦?上面有上司管你呀!也苦啊!做生意賺不了錢也苦啊!很多苦的。

有一頭大象在螞蟻堆前面睡覺,所以螞蟻一起行動,趴在大象身上,準備把大象咬死,容易過冬,這時候大象醒過來,發覺全身都是螞蟻,非常地生氣,牠抖一抖身子,將螞蟻全部抖掉,但是脖子上還是有一隻螞蟻,這時候地上的螞蟻一起喊:「把牠掐死!」,你說笨不笨哪?還是笨哪!螞蟻能夠把大象掐死嗎?唉呀…真是苦啊!螞蟻想吃大象肉,癩蛤蟆想吃天鵝肉,都是一樣苦的,天鵝是很兇的:「你要吃我?」,咚!癩蛤蟆就死了,天鵝很兇,真的。我們曉得癩蛤蟆想吃天鵝肉,這是妄想,因為天鵝很兇,咚一聲,癩蛤蟆就死。好啦!今天就講到這裡啦!嗡嘛呢唄咪吽。




■燃燈雜誌官網:
http://www.lighten.org.tw/

■網路刷卡助印燃燈(參加方案及隨喜贊助),可進入下列網址:
http://lighten-org.blogspot.tw/

■新浪博客:
http://blog.sina.com.cn/u/3969434183

根本傳承上師蓮生活佛盧勝彥法王開示
文字/ 燃燈雜誌
圖片/ 燃燈雜誌
(自立晚報2018/10/18)
   
 
Copyright © 2012 自立晚報.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禁止擅自轉貼節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