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0-17-星期四
◎米糠伯結緣 │
 



民進黨對ECFA的憂慮!
(記者謝自宗台北報導)民進黨召開民間國事會議,蔡英文主席發表開幕致詞,重要內容如下:
二月下旬的民間國是會議,討論的是財經情勢與社會安全問題,與會來賓熱烈表達,提出了很多很好的建議和方案。馬總統應該來聽,可惜他沒來。

前天馬總統再度提出所謂「雙英會」,邀請我跟他對談。我的回信說,如果只是儀式性的會面就不必了。民主不是握手寒暄,民主是理性辯論。要見面就要針對實質議題,進行公開的辯論。我也邀請他來參加今天的會議,聽聽人民對ECFA,對要走向全球,還是要依賴中國的意見。可惜他今天還是沒來,為避免馬總統座位的名牌成為媒體焦點,我們已經把名牌拿掉。

馬政府上台不過短短的一年,但政策的錯誤已經讓台灣付出了沉重的代價,執政的失效、無能與一意孤行,更製造了社會前所未有的不安。

人民的不安,可以分為三個層面:

主權流失的不安

第一,對主權流失的不安。國人最質疑和最憂心是馬政府的兩岸政策。

馬總統從就職演說以「九二共識、接受一中」開始,接著說「兩岸人民不是國籍不同,而是戶籍不同」,一廂情願地「外交休兵」,在北京奧運進場排序上退讓,接受陳雲林以「先生」代替「總統」的稱謂,外交部停止推動「以台灣名義加入聯合國」,拒絕達賴訪問台灣以向北京示好,絕口不再批評六四天安門的屠殺。不到一年,就將台灣多年來累積的主權地位、國際空間、民主人權形象都消秏殆盡。

更不可思議的是,幾天前馬總統以國家元首的身分,帶著文武百官遙祭黃陵。作為個人,馬英九先生對於中國的感情,我們沒有意見,但身為國家元首,馬總統忘了他對台灣人民的責任與義務。作為一個總統對台灣人民的責任與的義務,是要強力捍衛民主、主權與人權。試想心中有另一個「遠方祖國」的國家元首,一旦面臨台灣主權被挑戰,或是台灣和中國發生利益衝突時,總統能否毫無保留的保護台灣?而他對台灣利益的定義,是不是符合絕大多數台灣人民的期待。

馬總統應該坦白告訴國人,你心目中的台灣與中國,究竟是兩個國家、還是兩個地區的關係?馬總統遲遲不正式回應「胡六點」,是否默認了他的「一中框架」?他所謂的九二共識,是否間接承認「一個中國」?他又如何能在不傷及主權情況下,為台灣爭取國際空間?

經濟情勢的不安

第二,對經濟情勢的不安。去年江陳會達成「四項協議」,馬政府不顧人民反對,迴避國會監督讓協議「自動生效」。馬總統說協議生效後,台灣經濟將是一片榮景;言猶在耳,台灣的經濟成長率已經跌為負值。

亞洲四小龍中,台灣跌得最慘,正是因為台灣對中國貿易的依存度最高。連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克魯曼都說:「中國沒有辦法扮演經濟復甦引擎的角色。」,馬政府卻鍥而不捨地將中國當作解決台灣經濟問題的萬靈丹。

現在馬政府說要跟中國簽個讓經濟關係更密切的協定,台灣經濟才有救。在國人質疑聲中,這項經濟協定的名稱從CEPA到CECA,又從CECA改成ECFA,名稱數變,唯一不變的是沒有一個政府官員說得清楚內容是什麼?而且在社會還沒有共識時,馬英九就說「勢在必行」,完全排除民主程序。我們擔心的是,政府想的是與中國經濟完全結合的一中市場。

對中國過度依賴,真的對台灣經濟有幫助嗎?過去11個月來,馬政府對中國極盡開放之能事,經濟卻每況愈下,就是證明。不久前主計處公布,今年2月份的失業率為5.75%,高達62.4萬人失業,受波及的人口更超過136萬,這些還不包括休無薪假的人;學者的研究顯示,台灣與中國簽署ECFA之後,將有超過400萬的農工生計受到威脅,失業潮會撲天蓋地的席捲而來。想想看,失業對一個人乃至整個家庭的心理與生活將發生如何大的摧殘?只為強推ECFA、讓人民處於風險下的馬總統,你怎麼能心安?這樣的政策又為什麼「勢在必行」?

民主倒退的不安

第三,對民主倒退的不安。陳雲林來台期間,我們發現原來在馬總統心目中,言論自由的重要性,遠不如給陳雲林尊榮的待遇!抗議者遭到警察無理的騷擾和攻擊,打人的警察不需道歉還能升官,向中國官員抗議的民眾卻被司法體系以不可思議的速度起訴。台灣民主遇上中國官員,竟然自動低頭,政府甚至甘於淪為打手!

馬政府施政不及格,卻以高壓手段來抑制反對的聲音。例如為了逃避民間批評,經濟部臨時將ECFA座談會取消,甚至要脅某些智庫,必須讓批評ECFA的學者封口,否則就要取消預算補助。這種以國家機器公然打壓言論自由,在鄭南榕殉難20週年的此時看來,更是顯得可悲又令人心痛!

總統道歉,撤換內閣

一個多月前,在第一階段民間國是會議結束後,我們提出總統道歉、撤換內閣的訴求.現在,我要再一次嚴正地告訴馬總統,請你從人民的角度與立場來思考這個訴求,請反省這一年來給台灣人民帶來的傷害和苦難,並真誠地道歉。這是讓台灣經濟得以好轉、人民得以幸福的必要作為。把錯誤的人放在錯誤的位置上,做出來的事情絕對是錯誤的。這個失敗的內閣團隊必須改組,代表你對全體台灣人民的真正誠意!

為了這場會議,我們從2月下旬開始,在全國各縣市走透透,舉辦了20多場的座談會,與民眾面對面交流,傾聽民意,就是要把人民的苦,人民的痛,人民害怕簽了ECFA之後沒有工作的恐懼,這些真正的民意匯整起來帶到今天的會議中說出來。我們要求馬政府一定要正視這些問題,提出回應。我們知道現在國民黨一黨獨大,但是再大,也大不過人民團結的力量。

與中國要不要簽署ECFA,我們主張必須經過產業參與,社會辯論,國會監督,以及人民公投之後再做決定。馬總統今天又錯失了一個和人民溝通的好機會,如此一意孤行,強行推動ECFA,我們在善盡言責之後,只剩下最後一條路。請他在五月十七日那天豎起耳朵,聆聽街頭傳來的人民的怒吼!






   
 
Copyright © 2012 自立晚報.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禁止擅自轉貼節錄